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六十七章 女将(中)

“嗯?”
“娘!”
脚下在地面上顿了一下,只听砰的一声响,大汉甚至感到地面在微微颤抖。
话音未落,十几个黑衣武士冲了出来。
“窦一郎,你要点脸行吗?”
他二话不说,抡锤就上,“小妹,这厮枪法诡谲狠辣,咱兄妹必须要联手方可。”
如今,大家是一家人了,她已经忘了以往的事情。
话音未落,年幼女子已经拦住了吉达。
那黑衣武士人数虽多,却丝毫不占便宜。
这叫做七星连珠!
凡阻拦他去路者,皆为敌人。
那十几个黑衣武士冲过来,二话不说就把杨守文围在中间。院墙上人影一闪,原来是阿布思吉达来了。
只是趁着功夫,杨守文已经抢身到他跟前。
为首是两个女人,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的模样,未施粉黛,素面朝天。
他连忙跑过来,一头扎进那年长妇人的怀中,“这两个凶徒闯进院子里,差点打伤了孩儿。”
大汉这时候也缓过了劲,感到颜面全无。
他连忙舞动大刀,那口刀的份量应该不和-图-书轻,当在十斤左右。但在他手中,却如同灯草,上下翻飞。只听叮当声不绝于耳,七枚铁丸被他准确的劈落在了地上。
女人头也不回,大声喊道。
“猛虎硬爬山。”
妇人正要再问,却忽听一声鹰唳。
“子玉,说实话。”
杨守文的身手已经超乎他想象,没想到居然还有帮手?
毕竟,他清醒时间也不长,更没有时间学习射术。
大汉本来想开口解释,可没想到杨守文二话不说就打出了铁丸。
可窦一郎好死不死,却唤醒了她的记忆。
年长的女子看上去气度雍容,而年幼的女子,则透着几分娇憨之气。
杨守文虽然占居了上风,但要想突破对方的重围,一时间也没有办法。
倒是一旁的大汉,被阿布思吉达那杆取名为狼爪的大枪逼得连连后退,大汗淋漓。
在草原上的时候,倒是跟随阿布思吉达学过一段时间。只是,阿布思吉达是个哑巴,无法用言语准确说出射术的精髓,杨守文的进步也不算太大。不过,和图书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,他练成了这一手七星连珠的铁丸功夫,一发七枚,十步之内例无虚发。
虎吞带着一股风雷声,化作一抹残影刺出。
大汉则道:“獠子,别说我们人多欺负人少,我兄妹向来如此,你一个人我兄妹联手,你一群人还是我兄妹联手。”
两人本来在后院聊天,忽听得外面大乱,于是就出来查看。哪知道,她们才一出来,就看到大汉被吉达逼得连连后退。那年幼的女子……说年幼,也三十出头。她顿时柳眉倒竖,脸上露出一股怒意,反手从身后健妇手中抢过一杆枪,便猱身扑上。
她看到一只色泽纯白的海东青凌空俯冲,一双玉爪探出,狠狠抓向一名黑衣武士。
就在这时,从后院走出一群人。
首当其冲的黑衣武士顿时脸色大变,举盾牌相迎。铛铛铛……大枪凶狠的刺在盾牌上,只三声响,那盾牌顿时碎裂。杨守文正要探步跟进,另外两名武士已挥刀而上。
“是两箭。”
他连忙上前,大声道:“和*图*书朋友,别动手,这都是误会。”
吉达哼了一声,枪法一变,却毫不退后。
他连忙举刀相迎,拦住了阿布思吉达。
“有刺客!”
她突然想起了十数年前,自己初遇这兄妹二人的时候,窦一郎也说过这种无耻的话。
但如果他的刀没有被杨守文打弯,说不定还能撑上十几个回合。
吉达,可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!
他轻声道:“孩儿刚才在这里戏耍,看到一只鹰飞下来,所以就射了它一箭……”
她轻呼一声,人随枪走,后退两边之后横枪一式铁索拦江,便崩开了吉达的大枪。
“海东青?”
杨守文虽精通弹弓,却不擅射。
“大兄,你闪开。”
少年在大汉身后尖叫起来。
少年身子一哆嗦,声音顿时变得小了。
只可惜,若他对杨守文说这些话,效果可能会好一些,至少杨守文会给他一个回答。
论身手,他不是阿布思吉达的对手。
年长的妇人,目光落在了杨守文的身上。
“三郎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和_图_书是阿布思吉达,却眼睛一眯,长枪唰的探出。
“孩儿正在院子里戏耍,这两人冲进来,还踹坏了门。他们二话不说就动手,差点伤了孩儿。若非舅舅来的及时,孩儿就要吃亏了!娘亲,你可要帮孩儿报仇啊。”
她手中抢扑棱棱一颤,啪的压在吉达的枪杆上,正要借力反击,却见吉达的枪呼的把她的枪挑开,而后分心就刺。
他把手中刀往旁边一扔,厉声喝道:“锤来。”
他手持两杆枪,见杨守文被围住,二话不说就把虎吞大枪掷出。
不过,这些人显然是配合默契,进退之间颇有章法。
这庭院很大,比杨守文所住的客房院落至少要大很多倍,分为前后两个院子。
“你再不说实话,娘就把你家法伺候。”
所以他一枪探出,凶狠至极。那女人脸色一变,“咦?”
他也不赘言,劈手就是一拳。
他连忙横刀身前,想要往外封挡。蓬!杨守文的拳头打在刀面上,一股巨力袭来,令大汉顿时脸色大变,脚下随即后退三步。那口大刀,http://www.hetushu.com被杨守文一拳打弯了。
历经草原上四个月的历练,吉达的枪法变得更加狠辣,出招也越发诡谲。他这一枪探出,如同毒蛇吐信,快如闪电一般。大汉没想到这位比杨守文更干脆!杨守文至少还说了两句,可是吉达却一句话也不说,上来便是杀招,招数格外狠毒。
“孩儿!”
与此同时,他纵身从院墙上跳下来,健步如飞就要过来帮助杨守文。
而年长的妇人听了大汉的话,不由得用手捂住了脸。
“废话,还不过来帮忙?”
对手虽然多,但杨守文却毫无惧色。
少年看到两个女人出来,心中顿时大定。
而另一边,杨守文拿到了虎吞大枪,口中暴喝一声“连环九击!”
大汉见这种情况,也有些懵了!
少年闻听,激灵灵一个寒蝉,小脸顿时发白。
两个仆从忙上前,递给他两柄铁锤。
虎吞大枪的刺击速度越来越快,他的身形更如同一抹幽灵,枪随人走,人随枪进。
可现在,身手不行,刀又变得不趁手,如何抵得住吉达那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