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七十三章 傀儡把戏(上)

唯有卫州,却因为保住了秋粮,不但本州百姓无一饿死,还给予了别的州府援助。
而敬晖到赵州以后,只用了一个冬天,就把赵州安抚下来,甚至没有出现盗匪横行的局面。
杨守文回头看去,就见守城民壮拦住了一队车马。
薛讷此去幽州,将都督六州军事,较之张仁亶而言,可谓是权力倍增。不过,他肩头的压力也会比张仁亶大很多,因为在去年底,祚荣正式宣布建立震国,彻底和朝廷决裂。如果薛讷不能够在短期之内做出成绩,也势必会遭受到女皇责难。
过了滹沱河,情况似乎渐趋好转。
从品级上而言,虽然两个都是都督,但实际上张仁亶的级别还是得到了升迁。
高睿升任国子监祭酒之后,向武则天举荐了敬晖。
两人验了过所之后,牵马往城里走。
两天后,滹沱河渡口恢复通行,杨守文两人也就离开了客栈,再次踏上南下旅程。
就在这时候,从旁边走来了一个壮年男子。
“敬刺hetushu•com史的确是个好官,上任之后,就下令重修城池,开挖沟渠。
去年,突厥人入寇河北道,各地正值秋收。但为了抵御突厥人,各州下令征调百姓修筑城池,唯有卫州没有这样做。按照敬晖的说法:城池再坚固,没有粮食也守不住。怎可以为修缮城池而延误秋收?
却在这时,身后传来一阵喧哗声。
靡靡细雨,在黎明时止住。
杨守文收了大玉,便牵着马往城里走。
那是一口弯刀,不算太长,只有两尺左右,应该是随身所用。不过刀的形状很奇特,让杨守文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他正想要仔细观察,青袍男子已经把刀入鞘。
青袍男子把过所递给了班头,沉声道:“查验一下,看看数目是否能够对得上。”
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
青袍男子点了点头,拿起一口刀,沉声道:“这刀,似乎不是中原打造出来的兵器啊。”
……
“既然是闽州人,何以有这种刀呢?和图书我记得,这种刀似乎在塞外比较常见。”
“就是小人。”
日暮时分,两人抵达平棘城外。
“啊,先生好见识,我们正是闽州来的把戏人。”
此人以明经入仕,累至卫州刺史。
领头人忙道:“先生好眼力,这正是乌兹钢刀。”
班头一愣,摆手示意民壮收起刀枪。
阿布思吉达闻听咧嘴笑了,比划手势道:总不可能是兄弟吧,那未免太巧了。
“你们这是什么?”
“听你们的口音,似是闽州一带的人?”
杨守文送走了薛讷一家之后,也变得轻松不少。
杨守文突然看着阿布思吉达道:“大兄,若我没有记错的话,敬虎好像也是太平人。”
不晓得这算不算是世界上最早的以工代赈!这位敬刺史居然能想出如此主意,倒是让杨守文感到敬佩。所以,他向伙计打听了一下,才了解了这个敬刺史的过往。
可先生也知道,这一路上不太平。
杨守文也就是随意那么一想,其实并没有放在和图书心里。
也正是因为这样,当突厥退兵之后,各地都出现了程度不同的粮荒。
绛州太平人?
他们从车马中搜出了许多刀枪,顿时警惕起来。所有人都剑拔弩张,一副紧张之色。
清晨,天刚蒙蒙亮,薛讷一家便收拾好了行囊,踏上了北去的征程。
他一身青袍便装,披着火狐狸皮领子的黑色大氅,来到马车边上。
坐在路边的酒肆里,杨守文听着旅人的谈论,不禁对这个敬刺史来了兴趣。
而张仁亶,将调往并州,出任并州都督。
是啊,太巧了!
我们路上听说,今年秋天洛阳要开武科,想必一定会很热闹,就琢磨着碰碰运气。
不管是薛讷也好,张仁亶也罢,面临的困难都不会太小。
这领头人不愧是走南闯北,看出眼前这青袍男子的身份不一般。
“你说,敬虎和敬晖,会是什么关系?”
他说着话,把过所递了过来。
不过所有的工程,都不算徭役。只要是上工,就能分到粮食,很多人因此而获和-图-书救。”
“耍傀儡?”
并州属大都督府,而幽州不过是中都督府而已。
那车马队的领头人连忙道:“莫误会,莫要误会,我等是耍傀儡的。”
“天色不早,咱们还是快点赶路,若是耽搁了时辰,今晚咱们可就要露宿荒野了。”
乌兹钢刀,也就是后世俗称的大马士革刀,也让杨守文不由得多看了两眼。
阿布思吉达一愣,旋即点了点头。
以工代赈?
说起来我们这次也倒霉!去年,我们听说淮阳王去黑沙城和亲,想着会热闹一些,就一起北上讨生活。哪知道才到了云州,就听说死獠子造反,害得我们在云州被困了半年之久。一直到去年底,云州那边才通关放行,可我们已经是身无分文。
班头一看来人,立刻退到一边,露出恭敬之色。
突厥人未能攻破赵州,所以对赵州的破坏相对要小很多。所以,赵州恢复的很快,在经过一个冬天的休养生息之后,春暖花开,便有破土重生,显得生机盎然。
敬刺史,和_图_书名叫敬晖,字仲晔,绛州太平人。
我们这些把戏人也要防备盗匪,所以就带了些兵器……我们这里有云州开具的过所,请先生查看。先生,我们都是本份人,可不是什么坏人,还请先生为我等证明。”
这两个任命很难说谁占了便宜,张仁亶出任并州都督,将直面东突厥的威胁;而薛讷担任幽州都督,则面临着河北之战以后,整个东北地区日趋败坏的混乱局面。
“先生,把戏人,四海为家,哪里有热闹,就往哪里去。
这一路上耍把戏讨生活,才得以来到赵州。
吉达笑着点头,两人当下会账,便走出酒肆,上马离去。
他把刀还给那领头人,又朝车队里的人看了几眼。
平棘城外的盘查很严格,两人递交了过所之后,还被盘问了两句。这在之前的关卡都是不常有的事情。不过杨守文倒是可以理解,俗话说得好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突厥人虽然已经退走,但是对平棘而言,还是留下了一定程度的创伤。
“计老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