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七十四章 傀儡把戏(下)

杨守文拱了拱手,那青袍男子便带着人离开。
青袍男子那种冷峻的脸上,露出一抹笑容。
“全都是本地的乡亲。”
青袍男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线。
“敬晖,挺厉害嘛。”
这过所,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身份证明。
这个大哥,现在脾气可是越来越大。
“正是。”
杨守文推开房门,笑着对吉达说道。
一个妇人从人群中走出,怀抱一个女婴上前。
“是!”
两人把马匹交给伙计带去马厩,便登上了二楼。
杨守文笑道:“这是自然,它可是我的兄弟。”
比之昌平,平棘大了一倍有余。
“给我盯着那小子,住什么地方,几号房,都给我弄清楚了。”
陆班头冷哼道:“送上门的前程,你看不上,不如就便宜我吧。”
青袍男子没有再去询问计老实,只看了一眼天色,便摆了摆手,示意关卡放行。
“哈哈哈!”青袍男子顿时大笑,又指了指杨守文,不无羡慕道:“好好照顾着,可别亏待了你的‘兄弟’。”http://m•hetushu•com
青袍男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询问,目光从车队里买一个人的脸上扫过。
“回禀府尊,其他一切正常。”
一进坊门,就见整个坊市都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。在洨水畔,有一座酒楼,非常醒目,名为观桥阁。向看守坊门的武侯打听,这观桥阁也是整个平棘最大的客栈。
他一摆手,一个民壮便凑过来。
杨守文在心里嘀咕了一句,也随后走进了房间……
杨守文和吉达连忙把马牵到路旁,给车队让出了一条路。
“都是闽州人吗?”
杨守文就选中了这家客栈,与吉达直奔观桥阁而来。
也是,就算是推迟了夜禁的时间,若是太晚了,怕客栈会没有房间。
“疯子!”
他指了指大玉,轻声道:“这可是神鸟,价值千金,极难抓捕。你这只海东青,好像还是玉爪俊,海东青之中的极品。我以前有一只三年龙,品相也是极好,可惜后来跑了……好好调教,它这么老实,看样子是已经和-图-书臣服与你,这是你的福气。”
车马,隆隆启动,往城里走来。
不过,观桥阁的生意确实不错。
……
“既然安全,那就最好。”
而这时候,那青袍男子从他身前路过,突然停下脚步,看了一眼停在杨守文肩上的大玉。
杨守文知道,这不会是敬晖之意,想来是陆班头自作主张。
陆班头走上前道:“天大的机缘,你却不晓得把握……你可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?”
计老实连忙扭头喊道:“桃花,你这个没面皮的,还不把孩子抱过来给先生看看?”
“回先生的话,我们一共是五十七个人。”
青袍男子走过去,看了两眼,然后就点了点头。
大堂里,此刻是人来人往,无比喧嚣。
“陆班头,其他都没有错吧。”
两人抵达客栈的时候,客栈的独立客房已经满了,根本腾不出房间。整个客栈,只剩下一楼的大通铺和二楼的客房。杨守文和吉达商量了一下,就定了两个房间。
杨守文牵着马,在大道上行hetushu.com走。
“这,好像是海东青?”
青袍男子的目光,落在了计老实的身上。
杨守文一怔,朝青袍男子的背影看去,却见他已经渐行渐远。
“客官放心,咱这观桥阁别的不说,绝对安全。”
初春时节,平棘的夜色极美。
“把马照顾好,要用上等的精料。”
他故意在‘兄弟’二字上加重了语气,但是并无嘲讽之意。
他是敬晖?
安济坊是平棘最大的坊市,也是最繁华的坊市。
傀儡戏吗?
班头连忙接过过所,一摆手,几个民壮就跟了过来。
这平棘,也就是后世的赵县,是河北道南北枢纽所在。
陆班头道:“府尊就任之后,我就没见他笑过。今日他和你笑了这么多次,显然是喜欢这只鸟。你刚才若聪明的话,把这只鸟献给他,少不得有你的荣华富贵。”
杨守文和阿布思吉达也不再犹豫,连忙沿着长街行走,很快来到一个名叫安济坊的坊市里。这安济坊毗邻洨水,也就是后世的洨河。坊市面积很大,出坊hetushu.com门,就可以看到横跨在洨河之上的一座大桥。那座桥,也就是后世鼎鼎大名的赵州桥。
“生了个孩子?”
两人的房间是挨着的,所以也很方便。吉达给了杨守文一个白眼,蓬的就关上了门。
“就是夏官侍郎,咱们赵州的父母官。”
民壮连忙点头,一溜烟就跑了。
青袍男子似乎很懂得海东青,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。
说完,他牵着马离去。
只是杨守文还没有看过这年月的傀儡戏,不免有些好奇。
杨守文好奇的看了一眼那几辆封得严严实实的车子。傀儡戏,早在《列子·汤问》中就有过提及,而且历朝历代的文字记录中,也时常会有傀儡戏的字样出现。
计老实连忙解释道:“先生,是这样子……桃花这傻丫头怀了身子,两个月前在过雁门关的时候生下一女。我们又不可能再返回云州为她重开过所,所以人就多了一个。”
“有没有回到老军客栈的感觉?”
“你们,有多少人?”
那陆班头呆愣愣站在原地,看着杨守文两www.hetushu.com人背影消失在城里,突然吐了一口唾沫。
整个县城共分为十个坊市,四条大道,两条横街,人口达三万余人,算是属于上县。
“谁?”
敬晖上任以后,为了加强平棘的建设,甚至下令推迟了夜禁的时间。这也从某种程度上,增强了赵州的繁华。夜禁的时间推迟了,商铺和酒楼自然能多一些营业的时间。而百姓也不需要担心被抓捕,只要在戌时之前回到家中就没有问题。
“你是从营州来的吗?”
阿布思吉达也点点头,比划了一个手势:天不早了,咱们还是先找个客栈落脚吧。
城里面也非常热闹,更有观音院和赵州桥两处名胜。
过所里会登记持有人所携带的危险物品,比如刀枪弓弩之类,并且有详细的数目。
“嗯?”
就在这时,那班头上前,轻声道:“府尊,过所里共登记了五十六个人,可实际五十七人。”
“哦,我等是从幽州来,往荥阳投亲。”
他笑着摇摇头,“荣华富贵与我如浮云,我要想荣华富贵,唾手可得,何需用它来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