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七十五章 换房

杨守文顺着伙计手指的方向看去,就见柜台外,计老实正连连作揖,苦苦哀求着什么。
“哦?”
“陆班头,看你说的。”
陆班头闻听,不由得笑了。
一个伙计连忙跑过来,一边作揖一边道歉,“平日里也没有这许多的吵闹,只是今晚赶巧了。”
计老实忙上前道谢:“多谢先生,要不然还真不知怎么办才好。”
伙计道:“就是这位客人让的房间。”
“呃?”
随着城中街鼓声敲响,平棘随即变成了一个封闭的世界,与外界一下子隔绝了。
计老实一愣,旋即道:“客人认得她?”
吉达躺在地铺上,眼皮子也不抬,只摆了摆手,做出一个手势:不废话,早点睡吧。
带鹰的那个小子,住丙三号,另一个住丙五。我离开的时候,他们已经吃过了晚饭,看样子不准备出门了。”
说完,杨守文架着鹰,提着枪便进了吉达的房间。在他身后,计老实陪着笑,又是鞠躬,又是道谢,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一副感激的模样。
女人闻听抬起头,睁大眼睛瞪着杨守文。
“不出门了?”
“啊?”
“掌柜的,这大半夜,还让人休息吗?”
“刚来了个把戏团,里面有人患了重病,想讨要一个单间。”
“客人,非是我们不给,实在是没有客房了。”
他打着手势问道:怎么这么吵,发生了什么事?
吉达和他一同进了屋子,把行李收拾了一下,交给吉达拿到他的屋子里。杨守文一手抄起鹿皮枪囊,一手把大玉接过来,安放在肩膀上,便大步流星走出房门。
“那两个小子今晚就住在观桥阁里。
陆班头连忙示意青年闭嘴,向左右看了两眼后道:“今天你也看到了,府尊对那只鸟非常喜欢。自从府尊到任之后,难得露出笑容。可是他今天对着那只鸟,却笑了三次。如果咱们能把那只鸟弄过来,回头献给府尊的话,一定会有好处。”
“拿去给他和_图_书……告诉他,这只是一半。事成之后,我再给他另一半。”
洪九顿时露出心动之色,半晌后他说道:“我认得一个人,最擅长溜门撬锁,爬墙上梁。只是要他出手的话,怕是要有些花销。你也知道,小人这身上从来都是没有闲钱。”
“不出门,可就不好办了啊。”
两个男子抬着一个女人,外面还隐隐传来婴儿的啼哭声。
杨守文就着灯光,认出了女人正是那个桃花,于是说道:“她是不是因为生了孩子,没有好好调养,才犯了病?”
他再也忍耐不住,翻身下床,打开房门。
“班头,你莫不是想要……”
计老实连忙道:“客人放心,等她安顿下来,就把孩子送来。”
“那我走了,别再闹腾了。”
他也打了个哈欠,轻声道:“兄长,睡了。”
“陆班头放心吧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那伙计闻听先是一愣,旋即大喜,连忙道:“客人可真是菩萨心肠。”
杨守文见此情m.hetushu.com况,眉头一蹙,对吉达道:“大兄,要不咱们今晚挤一挤?”
“我道是什么事,不就是钱吗?”
夜禁虽然已经推迟,但城门还是要按时关闭。
杨守文说完,便走进了房间。
杨守文顿时笑了,吹灭了灯,然后躺在床上,把被子盖好。
“咱们进城时遇到的那个把戏车队,好像有人病了,想要一个房间。”
“啊?客人愿意让出房间?”
杨守文说着,扭头对那伙计道:“既然要房间,给他就是,这要吵闹到什么时候?”
不过,杨守文却背对着她,并没有留意到她的动作。
哪知道楼下人声鼎沸,吵闹声很大,一直持续到将近戌时。客栈终于安静下来,杨守文打了个哈欠,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。可刚睡着没一会儿,就听到一阵人喊马嘶声。
“打住,打住,快点去吧。”
那女人看上去病怏怏的,有气无力。
“洪九,此事你知我知。
就在这时,一个民壮打扮的瘦小青年走进来http://www.hetushu.com,在他对面坐下,气喘吁吁道:“班头,查清楚了。”
他说完,起身就走。
“客人包涵,客人包涵。”
“下面还有一个通铺,满打满算他们这么多人住进去还有些拥挤,哪儿来的客房?”
杨守文洗漱完毕,换了一身衣服上床休息。
陆班头眉头一蹙,露出为难之色。
重要的是赶快安静下来,明天还要赶路呢!
这时候,隔壁吉达也打开了房门。
你要明白,若我能被府尊赏识了,这班头就会空出来。到时候,我在府尊面前给你说两句,整个民壮五百人,就归你管辖。这可是一个折冲府的人马,几乎相当于折冲校尉。小子,你要是不同意,就当我没说,反正我好歹也是个班头。”
“怎么回事?”
杨守文揉了揉面颊,扭头对伙计道:“你去下面说一声,就说把我的房间让出来。让他们早点安顿好,别再闹腾了。这都马上过戌时了,明天我们还要起早呢。”
谁睡床,谁睡地铺,并不重要。
和_图_书这时候,又有客人从房间里走出,站在走廊上破口大骂。
他打了个哈欠,指了指床铺,便径自在地铺上倒下,被子一拉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杨守文也不和他客气,把枪囊靠着床头放好。
“城门口你不是说她叫桃花吗?她闺女呢?小孩子金贵,还是和母亲一起比较好。”
“嘘!”
“可是……”
吉达已经把地铺铺好,然后示意杨守文把大玉放在窗口的架子上。
计老实带着两个男子,搀扶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。
洪九二话不说,伸手就把钱袋子拿走。
随即,杨守文关上了房门。
吉达立刻做出手势:我不习惯和人睡在一起……你睡床上,我在地上打个地铺。
这丙三客房,还真是够吵闹,完全比不得之前那种独门独院的客房。
陆班头坐在洨水旁边的一个酒肆里,悠哉的抿了一口酒。
他从腰里去了一个钱袋子,丢在了桌上。
而陆班头则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,嘿嘿了两声,端起面前的酒杯,而后一饮而尽。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