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八十三章 女婴(下)

这特么的比杀人还累!
女婴,止住了哭声,抱着杨守文的指头含在嘴里,吧唧吧唧好像在吸吮着什么。
杨守文苦笑道:“兄台你弄错了,那不是我的孩子,是我在路边捡来的弃婴。”
杨守文在妇人手把手的指点下,终于学会了怎么做尿垫,怎么抱孩子。临走的时候,那妇人还教他找了两根带在,把女婴绑在胸前,这样也能让杨守文方便一些。
此时,路上的行人倒是不多,所以汤饼摊子里也是冷冷清清。
……
杨守文哭笑不得,把女婴抱在了怀中,然后把手指头放在女婴嘴边。
杨守文依稀记得,昨日在入城的时候,他曾看到桃花怀抱的婴儿,就是这种襁褓。
杨守文快哭了,看着仍哭个不停的女婴,很无助的看着吉达。
那喂她啊!
他翻身上马,扬鞭催马而去。
“一月,你说我要不要写呢?”
婴儿在啼哭不停时,或是因为饿了,或是因为尿了。
女婴的襁褓里,没有留下任何信息。
正是一月末,倒也算是应了景。
看到那张红扑扑的和图书小脸上露出笑容,并且发出咯咯笑声,杨守文也忍不住笑了。
女婴!
依稀记得,前世看过别人育儿。
怀抱着已经停止哭啼的女婴,边走边说:“这孩子的父母未免太狠心,也幸亏遇到了公子这样的好心人。带孩子的确是一桩麻烦事,若公子不弃,奴愿教一教公子,该如何带孩子。”
“大兄,追一程,看看能否追到那些把戏人。”
只不过,杨守文现在还不清楚,他如果写出《三国》来,能否适应这时代人的口味呢?
这真是,真是太狠心了……
这计老实未免也太狠心了!
没错,是个女婴!
就在这时,那女婴醒了,发出一阵响亮的啼哭声。
女人的丈夫接过了勺子,一边下汤饼,一边问道。
从饶乐回来,杨守文一直在想一个问题。
两个男人,其中一个只能说是个半大小子,竟在这大路上都傻了。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谁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。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他们不能再把这孩子丢弃在路旁。可是带在身边,又http://m•hetushu•com该如何带呢?
“公子的千金吗?”
那卖汤饼的,赫然是个女人,身上还背着个婴儿。
他抱着孩子慢慢行进,那女婴渐渐的,竟睡着了。
杨守文连忙一扭脸,实在是不忍心看下去。
他有种预感,幼娘可能无法那么快找到……我找不到她,但如果我能名扬四海,幼娘会不会能找到我呢?
“怎么还哭啊。”
女婴哭闹越来越离开,杨守文两人没办法,只好在路边下马,从包裹里取了一张兽皮做垫子,把她放在垫子上。两人你眼对眼的看着,好半天杨守文才道:“会不会是尿了?”
杨守文转念再一想,似乎又有些理解计老实他们的想法。
杀几个人,杨守文都不见得会出汗,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他已经满头大汗了。
咦,这年月似乎还没有《三国演义》这本书呢!如果我写出来的话,会不会有效果呢?
吉达眉毛一样,那意思是在问:赵子龙是谁?
杨守文突然间感到一阵头疼,他看看怀里的女婴,又看了看吉达m.hetushu.com,苦笑道:“怎么办?”
杨守文苦笑道:“可能吧。”
一帮苦哈哈的把戏人,以前孩子的母亲在,自然一切都好说。现在,桃花不在了,其他人和女婴有没有什么血缘关系。带着个婴儿,对这帮四处流浪,有一顿没一顿的把戏人而言,绝对是累赘。要知道,这个年月的流浪把戏人,可是良莠不齐。
“我没带过孩子啊……你带过吗?”
吉达二话不说,把突厥马的缰绳从斧头的马鞍上接下来,系在金子的马鞍桥上。
杨守文则手忙脚乱的抱着婴儿一边催马缓行,一边吹着口哨,那婴儿竟渐渐停止了啼哭。
他手忙脚乱打开了襁褓,一股恶臭扑面而来。
杨守文连忙下马,苦苦恳求。
把这一系列的事情做完,杨守文就一屁股坐在了毯子上。
吉达摇了摇头,露出茫然之色。
杨守文说着话,便在吉达的帮助下翻身上马。
两人打马扬鞭一路南行,正如杨守文猜测的那样,当女婴发现杨守文的手指头吸吮不出什么之后,便哇哇大哭起来,而且哭的比之和*图*书前还要凶狠,杨守文快疯了。
怀中的女婴睁开眼,咯咯笑了,还伸出手,揪住了杨守文的脸颊……
但不管怎么说,这都是一个出路。
最后,又翻出自己两件内衣汗衫,撕开来当作尿垫,还找来一张兽皮褥子,当作襁褓。
杨守文骑在马上,看着胸前熟睡的女婴,苦笑着对吉达说道。
这时候,妇人从屋后走出来。
“大兄,你来?”
妇人家中已有三个孩子,也无力收养。
我的个天啊,还真让我遇到了这种事?
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……杨守文只得咬着牙,强忍着恶臭,把女婴身下的尿垫取出来,然后又从马背上取来皮囊。幸好离店时,他打了一囊温水,这时候水还没凉。从行李中又翻出一块布巾,吉达拿着水囊,他拿着布巾把女婴擦拭干净。
他眼珠子一转,连忙扒开襁褓。
大约走了四五里路,前方马蹄声传来,原来是吉达回来了。
她在襁褓里挣扎,令杨守文顿时着了慌。忙换了一个姿势抱她,可是哭声却越来越大。
不过,理解归理解,杨守文却无法原谅。http://www.hetushu.com
“我突然觉得,我好像变成赵子龙了。”
吉达可是个有洁癖的人,闻听之下立刻连连摆手,露出了惊恐之色。
如果没猜错的话,这应该就是桃花的孩子。
饿了?
“大兄,我是男的,我怎么喂她?”
这年头,大家日子都不好过。
婴儿身上的襁褓很眼熟,用大红碎花棉布制成。
杨守文更不是一个擅长起名字的人,抓耳挠腮想了半天,起了一个‘一月’的名字。
敬晖让他养着孩子,他居然把孩子丢弃在路边?
好在没过多久,两人在路边看到了一个汤饼棚子。
“大兄,咱们还是快点找个人家,想办法给她找点吃的,这撑不得多久。”
带着嘛!
他朝着杨守文打着手势,意思是说:前面有一个岔道,我不知道该怎么追。
他把捡到女婴的过程详细解释了一遍,最后很无奈道:“这孩子已经够可怜了,总不成我再把她丢弃路边,所以就带在了身旁。只是,我与大兄都没有带过孩子。”
她对我笑了?
女人也是看那女婴哭着可怜,总算是答应帮忙,抱着孩子到后面喂奶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