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八十四章 持刀的猴子(上)

吉达侧卧在褥子上早已经熟睡,而大玉则落在一旁的树上休息。杨守文拨躺在狼皮褥子上,很快也进入了梦乡。不过他睡得并不踏实,在半梦半醒之间,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向他靠近。耳边,骤然响起大玉凄厉的鹰唳声,扑啦啦从树上窜起。
剑身细窄,刀身上呈现一种如丝绸织纹的花纹脉络,更显示出这口刀的来历不凡。
杨守文一眼认出,这正是计老实那口乌兹钢刀,也叫做乌兹剑。
猴子急了,指着杨守文手里的那口乌兹剑,似乎是在讨要。
吉达也正看着他,目光中带着一丝疑惑,轻轻点头。
杨守文沉吟片刻,扭头对吉达道:“大兄,你那里可有什么瓜果之类的东西?”
“你是说,赵一念被掐死了?”
由于女婴的事情,使得杨守文两人今天并没有赶出多少路程。
“一念,你的主人,矮个子,脸上有疤痕,赵一念。”
他激灵灵一个寒蝉,探手抱起女婴,一和-图-书个就地十八滚。
真是那只猴子!
赵一念是一月的爹!
还有,如果不是赵一念杀了桃花,又是谁杀了桃花?”
赵一念的金丝猴。
这里,依旧属于赵州治下。
猴子看到杨守文,立刻尖叫起来。
可现在看来……
吉达点点头,转身走到突厥马的身边,从包裹里翻出两个果子出来。那果子应该属于浆果一类的东西,反正杨守文叫不出名来。吉达喜欢浆果,有时候在荒野郊外,会摘一些不知名的浆果带在身边充当零食。这,也是吉达的另一个喜好。
仲春的夜晚,很迷人。昨夜一场春雨过后,令夜空格外美丽。只见一条银河横跨天际,繁星璀璨。
杨守文好不容易把苦恼的一月哄睡着了,颇有些疲惫的躺在狼皮褥子上,闭上了眼睛。
过了漳水后,再过去象城,才算是进入邢州地界。
如果一月不是赵一念的孩子,赵一念又怎可能让与他形影不和图书离的猴子去陪伴一月?
他伸出手,大玉扑棱棱飞起,落在了他的胳膊上。
而在刀尖上,还沾着血迹。
猴子停止了叫声,眼中露出疑问。
漳水河北一片荒原中,点燃了一堆篝火。
耳边响起了‘吱吱吱’的叫喊声,他顺着声音看去,就见大玉双爪下死死扣着一只猴子,而阿布思吉达则持枪站在一旁,看着那只猴子,眼中流露出了疑惑之色。
一系列的问题,在杨守文的脑海中此起彼伏。
猴子的反应出乎杨守文的意料。
当夜幕降临时,他们才抵达漳水河畔。然而天已经很晚了,漳水渡口也随之关闭。
“那你知道,赵一念……你的主人,在哪里吗?”
吉达做出手势:放心,没人。
杨守文灵机一动,便蹲下了身子,看着那只蹲在地上,瑟瑟发抖不敢动的小猴子。
等他站起来时,整个人已经完全清醒。
这只脏兮兮的猴子,难道是……
一直以来,杨守和-图-书文都以为计老实才是桃花的丈夫。
它用那双小爪子掐着自己的脖子,然后噗通就倒在地上。
也就是说,桃花死在猴子的手里……而那些把戏人里,也只有赵一念能操纵猴子?”
“吱吱吱!”
他把乌兹剑放在了猴子面前,就见那猴子立刻吱吱呀呀,手舞足蹈的叫喊起来。它指着杨守文怀中的一月,看上去很激动。杨守文这才发现,刚才还因为被吵醒而哭泣的一月,此时竟停止了哭泣,正看着那只猴子,露出了非常可爱的笑容。
柔柔的风,夹带着泥土的芬芳,令人迷醉。
周围不见村落,荒原中寂静无声,只能听闻到河水的流动声。
“吱吱吱!”
杨守文其实很清楚,他说这些话,未必能有用处。你指望一只猴子能回答你的问题?能听得懂你在说什么?反正杨守文不相信,但又忍不住看着猴子,轻声问道。
“大玉,过来。”
“你的?”
夜幕,降临。
它好像和图书一个慈祥的父亲,轻轻拍打一月身上的襁褓,然后便蜷在了一月身边。
杨守文这才放松了警惕,松开了刀柄。
几乎是在杨守文说话的时候,吉达也飞快做出了手势。
而吉达这时候则走过去,从地上捡起那口刀,走道杨守文身边,把刀递给了杨守文。
它怎么会在这里?
猴子手持乌兹剑,而这口乌兹剑的刀口,与桃花胸前的伤口极为相似。
慢着,如果赵一念是桃花的丈夫,为什么要杀桃花?还有,猴子说赵一念被掐死了,是被谁掐死了,什么时候被掐死了?还有,猴子又为什么会在这荒原出没?
杨守文的眼角,闪过一抹寒光。
猴子看上去脏兮兮的,在吉达的威逼下,趴在地上,被大玉按着,一动也不敢动。
“如果赵一念和桃花是夫妻,赵一念就不可能杀死桃花,除非桃花出轨。
谁晓得它到底在说什么?杨守文向左右看去,荒原里空荡荡,不见一个人影……
一月躺在杨和-图-书守文的身边又睡着了,而猴子在吃完了浆果后,便溜到了一月身旁蹲下。
猴子此前已经经常这样陪伴一月,否则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这对于猴子而言,似乎已经成了习惯。杨守文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短刀,又看着蜷缩在一月脚边的猴子。
在距离猴子不远处的地上,则丢着一口二尺短刀。
杨守文想到这里,抬头向吉达看去。
可如果是赵一念杀死了桃花,赵一念呢?他为什么会让与他形影不离的猴子孤单单在荒原中出没?如果赵一念被人掐死了,是谁掐死了他?什么时候掐死了他?
咦?
杨守文把浆果递给猴子,它接过来,就放在口中咀嚼。
没错,只有这样的答案,才能解释猴子这一连串的动作。
杨守文已经能确定,这只猴子就是赵一念的猴子,也是那只可能杀死了桃花的猴子。
杨守文看着猴子好像轻车熟路的动作,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,扭头对吉达道:“计老实不是一月的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