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八十六章 持刀的猴子(下)

“前几日,梁王找到朕,说是想要与太子结亲。
他欲以继魏王迎娶永泰郡主,以其子高阳郡王迎娶安乐郡主,不知怀英怎么看呢?”
“开春以来,怀英身体多次抱病,朕心中非常挂念。
武则天的声音,柔和许多。
“朕何尝不知道这些,只是……”
外面谣言,朕是牝鸡司晨,根本不足以重现太宗之雄武之姿。可怀英应该明白,非是朕不愿,实文武不愿配合。如去年河北道之战,若无有人暗中之势,突厥焉能势如破竹,攻城略地?还有万岁通天元年,朕不相信百万雄兵陈于河北,却被区区十数万契丹人打得丢盔弃甲?呵呵,朕不傻,朕这心里面,都清楚的很。”
相比之下,相王李旦也很宽厚,但是在武则天眼中,李旦的宽厚背后,确是心机颇深。
她说完,迈步向前走。
一般而言,得散位者,大都是凭借门荫结品。杨守文原本只是个白身,却一跃成为从八品上的武散官。换做普通人的话,说不得会为这么m.hetushu.com一个职务而感到雀跃。
这也是李旦乃至改姓留在神都,陪伴武则天八年,到最后仍旧是选择了李显的原因。
所以,职事官必有散位,而散位却未必会有职事,说穿了这就是一个头衔和荣耀。
武则天倒是没有忘了狄仁杰,只是她此刻,心已经不在这里。
他一愣,忙转身过来。
这御悔校尉就是个武散官,若入军中,与折冲府旅帅相当。
她迈步走下台阶,来到了门口。
狄仁杰笑了,“此事,老臣责无旁贷。”
“嗯,朕也问过太子,他对此也没有反对。所以朕觉得,等春暖花开之后,请怀英你代为做媒,成全这两桩婚事,你看如何?”
说到这里,武则天不由得咬牙切齿。
这种模样,又怎说得帝王气概?她不喜欢李显的这个样子,但同时心里又很清楚,也唯有这样的李显,才是最佳的继承者。李显或许没有雄才大略,或许算不上什么明主,但他有一样是武则天看重的,那就是委和-图-书任宽和,性子非常的柔和。
众人或许有人心怀不满,但是又无可奈何。
他沉吟一下,轻声道:“老臣以为,这两桩亲事极好。”
不知不觉中,武则天和狄仁杰已经拉开了距离。
李显战战兢兢起身,那懦弱的模样,却让武则天微微蹙眉。
李显虽然是河北道大元帅,但实际上只是个挂名,并未参与其中。李显大部分时间,都是在洛阳,在她的眼皮子底下。而他想要了解河北战局的唯一途径,就只有从狄仁杰那边递来的奏疏。如果狄仁杰都没看过这份奏疏的话,李显也不可能。
在唐代,本品和职事官是两分另立。
看着武则天渐行渐远的身影,狄仁杰轻叹一声,脸上更随之浮现出了落寞之色……
另,传朕旨意,昌平县尉杨承烈忠勇刚直,迁幽州司马之职,为正七品上;其子杨守文文采出众,武艺高强,更兼秉性忠厚。朕特封为御悔校尉,为从八品上。”
“圣人明鉴。”
继魏王名叫武延基,是武http://m•hetushu.com承嗣的儿子。武承嗣原本是魏王,他死后,武延基袭承。只是,武则天很不喜欢他的名字,于是就让他改为继魏王;而高阳郡王名叫武崇训,是武三思的次子。
武则天的声音里,透着悲凉。
职事官随才录用,迁徙不定;本品则依靠‘劳考’而稳步上升。
狄仁杰感到了一丝寒意,连忙道:“圣人所言不过揣测,以老臣所见,文武百官都还算尽心。”
她不敢保证,她死之后,李旦登基会饶过武家。
那两个青年分立左右,更阻绝了狄仁杰和武则天之间的交谈。
“据细作回报,斩啜返回黑沙城后,接连吞并数个部落,实力大增。圣人此前调张仁亶前往并州,是一个很好的对策。张仁亶才干出众,而且性情刚毅,必能在并州做出一番事来。只是,斩啜在塞北实力日间增长,还需早些有应对之策。”
“如此说来,众卿都不知此事?”
武则天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怀英随朕多年,当知朕所忧虑何事。
“朕http://m.hetushu.com有些累了,众卿退下吧。”
武则天的脸色顿时好了很多,她扭头笑道:“朕就知道,怀英你一定明白朕的心意。”
“圣人所请,老臣之幸也。”
武则天的脸色,渐渐缓和下来。
这时候,武则天已经转过了凤案。
“太子,你起来吧。”
那件事就拜托你,有所决定之时,告诉朕就好。”
“怀英,朕只是想与你拉拉家常话,你何必如此拘谨?”
散官有文武散官构成,被称之为散位从属于个人的结位,故而也称之为‘本品’。
“还算吗?”
有几次准备去探望怀英,可却因种种缘故,最后不得成行。今日惊蛰,御花园里的桃花,想必也发芽了,怀英陪朕走走,说说话,让朕这心里也能够轻松一些。”
这样的李显,在武则天有朝一日还政后,武家才可以得以保存。
两人一前一后,沿着紫辰阁的长廊缓步而行。
武则天摆摆手,停下脚步。
“既然如此,那就责太子彻查此事。
前方的侍卫和太监对这两人并未阻拦,和-图-书甚至还让开了道路。两个青年来到武则天面前,便一脸关切之色道:“圣人,这么大的风雨,怎么还在外面走动?若生了病,岂不是让我们心疼死?方才五哥还说谱了新曲,要为圣人吹奏一番,请圣人评鉴。”
“那朕定要好生欣赏。”
有宫娥取来一件斗篷劈在她身上,她这才迈步走出紫辰阁。
唐代的官制,分为职事官和散官两种。
武则天治下,素来一言九鼎。
狄仁杰等人连忙躬身往外走,可就在狄仁杰要迈出紫辰阁的门槛时,却听得身后传来武则天的声音道:“怀英,你留下。”
“怀英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
“那斩啜,近来可有动静?”
狄仁杰怎不知道武则天心里在担心什么?
武则天轻轻点头,脸色稍霁。
“怀英,连你都不愿与朕说实话了?”
“呵呵,六郎还为此专门编了舞呢。”
“这,此乃圣人家事,老臣不敢多言。”
“老臣……”
“五郎,又谱了曲子吗?”
就在这时候,就见从远处急匆匆跑来两个样貌极为俊美的青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