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八十五章 持刀的猴子(中)

这个解释,似乎就能把猴子杀桃花的原因说清楚。
杨守文说罢,看着吉达。
狄仁杰嘴巴张了张,苦笑着退了回去。
“太子。”
“众卿何以都不说话了?”
吉达歪着头想了想,比划手势道:你可以写信给他,这样就只有你二人知晓了。
怀英,是狄仁杰的表字。
李显闻听,激灵灵一个寒蝉,连忙跪在风案前道:“启禀圣人,儿臣虽为河北道兵马大元帅,但一直留守神都,对前方战事的了解,也多是源自于国老发来的奏疏。
为何这两个名字,听上去有些耳熟呢?
“怀英?”
李显、狄仁杰、李旦、张柬之等一干大臣都在凤案前垂手而立,低着头噤若寒蝉。
杨承烈?杨守文?
算起来,狄仁杰比武则天还要小六岁,所以不管是在私下里,还是在公共场合中,武则天都会称狄仁杰的表字,已证明她对狄仁杰的信任,就如同信任家人一般。
在此之前,儿臣也不清楚,竟有这种事情啊,请http://www.hetushu.com圣人明察。”
吉达伸出了大拇指,而后指了指那只猴子。
这一句话,只吓得其他人纷纷道:“圣人春秋鼎盛,何来年迈之说?”
说完,他向猴子看去,却见那猴子不知何时翻了个身,趴在地上呼呼大睡,却把一个红果果的屁股对准了他。
幽州都督张仁亶,左奉宸卫大将军李元芳均有奏疏,可是朕为什么到今天都没看到?”
“怀英,这件事和你无关,朕知道你是什么秉性,你莫要开口,朕想听听他们的解释。”
后来,李将军倒是写了书信回来,并提到了杨守文此人,只说是颇为有趣。”
国难之时,朕的子民在浴血而战,可是战后,朕却无法论功行赏,又是何道理?
是把戏人里另有凶手?亦或者是凶手就是计老实?
已七十五高龄圣母神皇端坐在龙椅之上。紫辰阁内,灯火通明,照映她满头华发。
武则天凤目圆睁,白皙娇嫩的脸上,浮现出和_图_书一抹青气。
吉达则盘膝坐在他的对面,两人四目相视,半晌后杨守文轻声道:“除非那把戏人之中,还有人知道如何去控制猴子。而猴子当时听到了哨声,以为是赵一念找他来表演,所以持刀进入桃花的房间。但是,桃花身上没有果子,它一刀下去……”
身边还有一只海东青,家里还有四只狗……杨守文突然觉得,自己变成了收容所,动物园了。
杨守文长出一口气,旋即苦笑摇头。
“儿臣在。”
你打算怎么处置它呢?难道,让它跟我们走?亦或者让它自生自灭。
而此时,紫辰阁里也正迎来雷霆,不过这雷霆却是来自一个女人。
狄仁杰知道,眼前这个华发妇人已经怒到了极致,如果再不开口,只怕会引得雷霆之怒。
“圣人容禀……”
“够了!”武则天突然拍案而起,厉声道:“既然知道朕还没老,为何却有人做起了欺上瞒下的勾当?朕问你们,昌平之战时,昌平县尉杨承烈主和_图_书持战局,击退叛军,居功至伟,何以奏折中不见提及?杨承烈之子杨守文少年俊杰,武艺高强,胆大心细,不但数次破坏叛军阴谋,更为救援胞妹,孤身入塞北追杀叛军,为什么朕却不曾知晓?
屋外,电闪雷鸣,大雨瓢泼。
杨守文,顿时无语了!
武则天开口,悠悠然带着些许冷意。
狄仁杰露出愕然之色,显然对此事毫无所知。
李显匍匐在凤案前,所以并没有人看到他表情的变化。
狄仁杰道:“不过老臣对杨守文这个名字有印象,并非是源自昌平之战。
“哦?”
狄仁杰连忙站出来,躬身道:“圣人明鉴,臣对此事也不清楚。
大兄,你说对不对?”
可现在看来……
……
《夏小正》曰:万物出乎震,震为雷,故曰惊蛰。
她知道猴子要玩什么把戏,所以脸上才会流露出那样绝望的表情。
嗯,这也是个办法。
“怀英也没有看过奏疏吗?”
对了,桃花被送去客栈的时候,似乎已经www.hetushu.com失去了言语和行动的能力……如果,如果在他们抵达客栈之前,赵一念就被人杀死了呢?也就是说,桃花在进入客栈之前,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。她在黑暗中等待死亡,知道猴子拿着刀跑进来。
哈,这又是一个问题。
而且,是敬晖放走了计老实他们,若我回去说明情况,敬晖的面子上肯定不好看。
武则天闭着眼睛,紫辰阁内鸦雀无声。
杨守文想到这里,心里一下子豁然开朗。
“老臣实在是没有印象……哦,老臣想起来了,这杨守文,老臣好像有些印象。”
“朕虽年迈,但还没有糊涂。”
但是,她肌肤依旧娇嫩,仍透着几分徐娘风韵。
“想明白了又能怎样?计老实他们现在已下落不明。
事实上,在李将军前往幽州之前,老臣曾拜托李将军,若遇到有趣的风土和人物,可书信与老臣知晓。毕竟,老臣也做过那幽州都督,对幽州也颇有几分眷恋。
你们谁能告诉我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怪不得解http://m.hetushu.com小七嘟囔说,他印象里没有看到赵一念这个人。那样说来,当时在客栈外面,大车旁边宿营的人,不可能是赵一念。不过这个人应该和赵一念很熟悉,甚至和猴子也熟悉,否则猴子也不会乖乖的拿着刀,跑去客房里杀死桃花了。
杨守文点点头,“那我这就写信,等到了象城的时候,就找人把信送给他。”
臣虽年事已高,但记性还算不错。只要是臣看过的奏疏,就决不可能忘记……圣人所言父子两人的名字,臣确实没有印象。想必是幽州到邺县路程遥远,以至于途中出现了什么疏漏,才没有送至老臣手中。此老臣疏忽,还请圣人责罚。”
“你为河北道兵马大元帅,怎么解释?”
事实上,今日圣人召见,狄仁杰也不清楚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,还以为又有什么人触怒了武则天。
二月节,惊蛰。
神都洛阳,紫辰阁中。
“那就带着吧,这家伙现在,恐怕也没有自生的能力了。”
已经有了一个小丫头,如今又跑出来一只猴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