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一十九章 上达天听(中)

“回话去,就说朕今天不想见他们……让张易之带着张昌宗回去,着张昌宗闭门思过。”
但是却情真意切……没想到他父亲杨承烈,居然还是个痴情男子,也是一段佳话。”
“哦,出这件事的时候,你还在长安,不知道也在情理。”
“荥阳潘氏,自潘岳以来再无人才。如今出了这么一个呕血三升的人,也算出息。”
她的笑声中,一改往日的沉稳,透着无尽的欢快。
“婉儿倒是不知道杨承烈的功劳被贪墨的事情,但是据婉儿在昌平的密探呈报,昌平之战以后,杨承烈之子因为一个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奴婢被贼人掳走,与一个胡儿深入塞北追击叛军。杨承烈后来,则被郑家人接走,因为他是郑家的女婿。”
上官婉儿的眸光,透出迷离。
“什么事?说出来让朕也高兴一下?”
上官婉儿听了武则天这话,却突然笑了。
若不是薛讷后来找到了他,说不定会以为他被人害了……为此和*图*书,他回来之后,先皇还问他,你受那么重的伤,居然还跑去吃酒,难道就不怕一不小心,吃死了过去?
“是!”
搞定!
“六郎有才,难免会任性些。”
宫女连忙退下,而武则天则饶有兴趣道:“你这一说,朕突然间好像也有些印象了。
杨承烈,左奉宸卫备身……朕想起来了,莫不就是娶了郑家才女的杨文宣?”
武则天忍不住笑了,轻轻摇头道:“奉宸卫的杨大胆嘛。
“怎么说?”
那张姿容犹存的脸上,更浮现出一丝怀念之色,喃喃自语道:“那时候,可真是有趣啊。”
“婉儿,这杨承烈和杨守文父子的名字,朕为何有些耳熟呢?”
武则天呼的站起来,也露出惊讶之色。
弥漫着汤池上空的水汽,打湿了她的发梢,贴在那如同羊脂白玉般瘦削的肩头上。
“慢着!”
上官婉儿却一声冷笑,“大家莫抬举了那文贼,婉儿后来才知道,那m.hetushu.com潘家子所作的诗,竟然是盗自他人?”
她轻声道:“按照大家的说法,当时婉儿尚在掖庭,哪里会知道?”
“他也不知道是从何处听来了贺知章的一首诗……而且,那首诗估计是贺知章也没有流传出去。结果呢,他就在和荥阳郑氏的诗会上拿出来,当时就震慑了郑家子弟。”
非但不想见,武则天甚至生出一种厌烦。
上官婉儿把身体浸泡在池中,池水方没过胸口。
想当年这小子可是胆大包天!朕还记得,那年蓝田县发生匪患,薛讷派人向宫中求援。先皇就派了十名备身过去,没想到当夜贼人竟然冲进了蓝田县城。那杨大胆一个人抵住了七八个贼人,身上更中了十几刀,差点就死在那蓝田县城里。
“有这种事?”
不过,她此刻已经被上官婉儿引入毂中,那有兴趣见什么张易之亦或者张昌宗?
“原来是他啊!”
“有才?”
武则天愣了一下,旋即哈哈笑出声hetushu.com来。
“咦?”
上官婉儿的脸上,浮现出一丝微笑。
“是啊,婉儿收到密报之后,还专门调查过这个杨承烈呢。”
“哦?”
半晌后忽然露出恍然之色,“对了,我记得那昌平之战的功臣,不就是杨承烈吗?他好像是昌平县尉,后来却不知怎地,居然没有把他的功劳呈报上来,以至于张仁亶心生不满,临去职之前,还专门写了一份密折呈报上来……对了,朕当时还让人把赏赐送去昌平。他不是该留在幽州,为什么又会出现在了荥阳呢?”
“你笑什么?”
她说完,又问道:“不过朕倒是很想听听,他做得什么呕血诗?”
她终于成功的把武则天的注意力,转移到了杨承烈的身上。
她缓步在池中行走,来到武则天身后,轻轻为她揉捏肩膀。
“奉宸卫备身?”
后来他醒过来,居然偷偷摸摸跑出县衙,在外面的酒肆里吃了个酩酊大醉。
武则天冷笑一声,“他精通乐律,能歌善舞,却只和图书是小道耳,如何与怀英相提并论。”
你猜那小子怎么回答?”
上官婉儿顿时露出了诧异之色。
“嗯?”
“圣人也知道此人?”
“居然是个文贼?”武则天听闻,也不禁面沉似水,“贺季真的诗历来是清丽脱俗,想来郑家子弟很难应对。”
“说来也真是有趣,若不调查,婉儿还不知道,那杨承烈以前居然是左奉宸卫备身呢。”
武则天突然抬手,而后扭头看着上官婉儿。
不过上官婉儿却一副茫然之色,“有这种事?婉儿却不知道。”
“是荥阳小鸾台送来的密折,说有一个叫杨守文的少年,在洞林湖畔的观水阁里与当地豪族潘氏子弟斗诗,结果把那人斗得吐血。他当时也说:诗词,小道耳,似这位老兄赋诗能付出三升血,也当得是天下第一人……刚才大家也说,歌舞小道,与那杨兕子说的话,似有异曲同工之妙,也不知道张六郎听了,会不会呕血呢?”
她伸手,用手掌轻轻拍击额头。
说来也巧,www.hetushu•com杨守文和郑家居然还是亲戚,他是来荥阳寻父,结果在偶然间被卷入其中。他当时作了三首柳枝词,讲述的是他父亲和母亲离别之后的相思之情。
说着话,武则天又笑了起来。
“嗯,本来是要输得……哪知道后来就跳出来了这个杨守文。
若以格调而言,那诗词比不得贺季真。
上官婉儿道:“前些日子,婉儿收到了一份小鸾台密折。”
上官婉儿只差没有说那张昌宗是恃宠而骄。
如果换做以前,武则天一定会乐于接见。
“婉儿只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,故而忍不住发笑。”
“呵呵,那小子居然回答先皇说:他怕万一死了就吃不到酒,倒不如先吃个过瘾。”
就在这时候,外面有宫女禀报:“大家,五郎携六郎前来,在外面求见大家,说是请罪。”
武则天显然也不太高兴,对她而言,张昌宗兄弟虽然俊美,能为她松弛精神,可要是与狄仁杰相比,显然不太可能。自她登基以来,依靠狄仁杰的地方是在太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