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二十四章 东宫(上)

李裹儿今天,却是一身女装。
而这时候,狄仁杰正慢慢走出上阳宫。宫门外有等候他的马车,他看到了李显,犹豫一下之后走上前,沉声道:“太子不必忧心忡忡,荥阳的事情,老臣相信与太子关系不大。只是和梁王的婚事,恐怕会有波折,老臣实在不宜继续参与其中。
言语中,不再似早先那样亲切,透着一种淡淡的疏离感。
韦氏正陪着一个美妇人说笑,看她的模样,颇有些阿谀之色。而在旁边,还坐着两个少女,和两个少年。少女赫然正是李仙蕙和李裹儿,而少年则是皇太孙李重润和李显三子李重俊。
大殿外,内侍高力士高声呼喝,大殿里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“上官舍人慢走。”
李仙蕙峨嵋微蹙,对自家这个好奇心很重的妹妹颇有些无奈。
老臣以为,此事不会再生波折,但太子最好是尽量处理清楚家事,免得再有麻烦。
李裹儿本来已离开了银安殿,可是看到这种状况,顿时来了好奇心,停下脚步。
这次武则天让狄光远前去,说明她已经有了提防之心。
他只要照顾好狄仁杰,比什么都强。而且,自从他辞官之后,身上虽没有什么职事官,可是却挂了一和-图-书个散朝大夫的从五品下的散职。对狄光远而言,这已经足够。
见此情况,上官婉儿立刻明白了李显的意思,他这是在送客呢。
“爱妃,你也留下。”
李显为人糊涂,又胆小懦弱,却不代表他是傻子。
丝丝凉风偶尔夹着几点雨星飘落,落在李显的脸上。
那意思是说:大兄,你完了,老爹肯定没好事。
上官婉儿笑了笑,便起身告辞离去。
而李显却没有回应,只闭着眼睛,仿佛老僧入定。
“好好照顾他父子,我欠他父子良多。”
“老臣明白。”
这时候,从上阳宫中驶出一辆马车,在李显身边停下。
原本只是几点雨星,此刻已变成了靡靡细雨。
而太平公主浑不在意他的这种表现,只淡淡一笑道:“既然如此,太子就多保重。不过太平有一句话,也许不当说,但不吐不快。太子不仅仅是天下的太子,更是东宫的太子。这东宫之中,若太子说话算不得数,母亲一定会觉得很不高兴。”
李显深吸一口气,浑噩噩的大脑慢慢清晰起来。
马车沿着曲折的石径向外驶去,很快便消失在暮色之中。
“这个……”狄仁杰苦笑着摇摇头,“当年的http://m.hetushu•com事情,老臣并不清楚。但想来这其中一定存在什么误会,否则那杨守文也不会作出‘士甘焚死不公侯’的悲烈之语。
太平公主可说是这皇城中,少数几个能够乘坐车驾的人。
狄仁杰不希望再生波折,更不想李显和武则天之间产生误会。
太子仁德,老臣也不相信太子会做出过分的事。但有的时候,并不是太子可以做主。”
高力士,还不去伙上让人煮些姜汤为太子驱寒?来人,给太子那一身干净的衣服来。”
李重润觉得心里有些发毛,但又不敢出声。
但他心细,而且身手不弱。
站在上阳宫外,他显得那样失魂落魄。暮色笼罩皇城,使得皇城内光线非常昏暗。
说来也有趣,李显膝下九个女儿,其中韦氏占了四个。李仙蕙比李裹儿大了一岁,两人的性格完全不同。李仙蕙娴静,喜欢看书,喜欢弹琴,喜欢下棋……颇有些后世文艺女青年的范儿。为人好多愁善感,有时候甚至会为一朵花的凋零而流泪。
说起来也挺有意思,李显长的不怎么地,可是这几个儿女,男的俊俏,女的美丽,好像是只继承了韦氏的容颜。而李重俊呢,则朝http://m•hetushu.com着李重润一歪头,示意你好自为之。
“上官舍人也在啊。”
李显轻轻点头,道:“国老放心,我清楚母亲的苦心……只是我太笨,所以……我会好好处理这件事,以后绝不会再给国老增添麻烦。”
李显扭过头,目光颇有些复杂的看了太平公主一眼,而后强笑道:“我想一个人走走,就不劳太平了。”
她喜欢舞枪弄棒,好穿着男孩子的衣服四处溜达,喜欢抱打不平。本来,应该是作为姐姐的李仙蕙照顾李裹儿。可事实上,在更多时间里,是李裹儿照顾李仙蕙。
可是李裹儿呢,却是个活泼好动,好奇心很重的女孩子。
李显,虽是太子,但位子并不稳固。
李显摆了摆手,便径自走到了大椅上坐下。
“你……”
这时候,有内侍取来了一身干爽的衣服,走上来替李显换下那件半湿的外裳。
半晌后,他结结巴巴问道:“国老,敢问杨家父子为何会流落昌平?”
太平公主说完,车帘落下。
狄光远就是狄仁杰的次子,天授二年曾是光州司马,不过从万岁通天元年后,便辞去了官职,跟随狄仁杰左右。毕竟,狄仁杰年纪大了,身边也需要有一个人照顾。狄光远的m.hetushu.com才干算不得出众,如果和狄光嗣,也就是狄仁杰的长子相比,相差甚多。
他是从上阳宫一路走过来,虽然有随从要为他打伞遮雨,却被他给赶走了。
“传我旨意,银安殿百步之内不得有人靠近。”
他说到这里,停顿了一下。
东宫大殿里,灯火通明。
韦氏也觉察到,李显的状态不太正常,连忙答应道。
从大殿里传来了一阵阵欢笑声,却让李显的心情变得更加复杂。
狄仁杰笑着摇摇头,“此事自有圣人决断,恕老臣也不太清楚。”
那美妇人,正是上官婉儿。
“三姐,这是怎么回事?父亲怎么封锁了银安殿?”
“喏!”
她这一走,李重润几个孩子也想要离开,却听李显道:“大朗留下,其他人都退下吧。”
“太子到!”
“太子如此疲惫,婉儿就不打搅太子休息了,先行告辞。”
“太子,可要我送你一程?”
回到东宫时,天已经彻底黑了。
“太子何以如此狼狈?那奴婢们便是死人吗?怎地就不知道为太子遮雨?
李显拖着疲惫的身子,从外面走进来,衣服湿漉漉的。
李显睁开眼,朝上官婉儿微微一笑,“上官舍人慢走,外面下雨,路上还请小心。”
而李仙蕙在一和*图*书旁看到,则不禁虚掩朱唇,露出了笑容。
如今,狄家外有狄光嗣支撑局面,也不需要狄光远去奋斗。
你要知道,圣人睿智,并不是那种容易被糊弄的人。有些事她不是不明白,只是不想说出来罢了。今天的事情,圣人已经给太子留了颜面,还请太子勿怪圣人。”
她看到李显走进来,忙站起身,欠身一福。
“那……”李显吞了口唾沫,轻声问道:“他们来了之后,会安排何处?”
车帘挑起,露出太平公主那张妩媚娇靥,她看了一眼李显,眼中闪过一丝不忍,但旋即又恢复了平静。
她身着一件白色的袄裙,外面是一件杏黄色的半臂,头上戴着一个束发金环,看上去颇有几分异域风情。听到李显的话,她立刻扭头看向了李重润,而后一吐小香舌。
“父亲这是怎地了?”
“裹儿,走啊。”
大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东宫侍卫很快就把银安殿包围起来,一时间戒备森严。
“婉儿参见太子。”
“有劳太子牵挂。”
方才圣人已经下旨,命狄光远领右监门卫一折冲前往荥阳,接杨家父子前来。
“言尽于此,太子保重。”
李显又拜托了几句,送狄仁杰上车,目送马车离去之后,才长叹一声,返回东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