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二十三章 太子不贤(下)

那场伏击,令他后来大病一场,几乎因此而丧命。
武则天静静看着李显,她想要知道,李显是真的忘记了?亦或者是在她面前做戏?
那个白发如雪,衣袂飘飘若神仙般的老人。
李显的这个回答,让武则天和狄仁杰都沉默了。
“儿臣不知,儿臣真的不知啊。”
“什么?”
半晌后,她轻声道:“太平,你说的那家人,是不是就是从昌平迁来荥阳,此前昌平之战中,曾立下赫赫战功,但最终却没有出现在奏疏里的昌平县尉杨承烈?”
说罢,他转身,声音哽咽道:“母亲,还请原谅儿臣不孝,时隔十四年,儿臣,儿臣,儿臣都忘了这件事情。太平说的没错,十四年前,裹儿出生,儿臣就为她定下了一门亲事。”
武则天一时间沉默了。
这件事他也知道,当时说起杨承烈杨守文父子的名字时,他还觉得有些耳熟来着。
“姓杨,没错,就是姓杨!”李显却突然间疯魔了一般,大声喊道:“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……杨守文!那小仙童就叫杨守文,我想起来!当时那老神仙叫他做阿閦奴。
“哈哈哈,朕当真是老了,以至于谁都想来哄骗朕……朕就说嘛,一个十七岁的孩子,哪里http://m.hetushu.com有这般悲愤的情绪。士甘焚死不公侯,士甘焚死不公侯啊!真是有趣。”
我后来曾派人去找他们,可是他们却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我怎么也找不到。那几年,我每天都在想那位老神仙,想那个小仙童……你不知道,那是一种怎样的滋味。我想要报答他们,可是却不知道他们的下落。没想到,没想到他们都还活着?”
“太子,你明白吗?”
“佳节清明桃李笑,野田荒冢只生愁。
这时候,武则天突然开口,语气阴冷道:“你不会是想告诉朕,你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吧。”
人乞祭余骄妾妇,士甘焚死不公侯。
怀英,你派人去荥阳,把杨家子给朕接来洛阳。朕也想看看,在朕的眼皮子下,谁想要杀他。也许朕真的老了,以至于有些人似乎都忘记了朕的手段。”
可是她却不记得,她派人刺杀过李显。
太平公主嘿嘿冷笑,“太子怕不是忘记了,是不愿意再认那一门亲事吧。”
武则天突然间仰天大笑,眼角更闪烁着一抹泪光。
李显激灵灵一个寒蝉,健步上前,一把就抓住了太平公主的胳膊。
那时候,儿臣身边甚至连一件为裹儿御寒和*图*书的衣物都没有,还是那老神仙身边的小仙童从身上脱下了棉衣,为裹儿包裹御寒。裹儿的名字,也就是因此而得来。”
太平公主看着李显这副模样,心里也有些难受。
“我没有,我没有派人刺杀他们……太平,你说他们在荥阳?”
只是李显却露出茫然之色,轻轻摇头。
朕也想要知道,到底是谁要刺杀那父子……昨日婉儿与我说,一个区区潘道子就调集了五六十个刺客围攻?呵呵,此事若非潘家在后面指使,那就是另有别情。
以她七十五年的阅历,她分辨得出,李显是真是假。
“有这种事?”武则天的脸色,一下子变得很难看。
“太子!”
贤愚千载知谁是,满眼蓬篙共一丘……”
怀英,安乐和高阳郡王的亲事先放一放,朕想要见见这个士甘焚死不公侯的杨兕子。传朕口谕,着荥阳刺史追查杨家父子被刺一案,若有牵涉其中者,严加询问。
“什么意思?”太平公主脸上的冷意越来越浓,冷声道:“太子如果忘记了的话,又何必派人前去刺杀?”
“太平,你接着说。”
“母亲!”
“太平,你知道他们在哪里?”
“太平,若你不提此事,我真的都要忘记了。”
和*图*书显深吸一口气,苦笑道:“那次遇到刺杀后,儿臣一病大半年,到了房陵之后,更担心因此而惹来母亲的怒火,所以就没有禀报。之后,儿臣也都在尽力遗忘此事。”
可是,她也知道,自己不能心软。李显绝不是一个合适的帝王,如果他和武家结亲,日后势必会被武三思所控制。这,绝不是太平公主想要看到的结果。所以……
而在那之后,李显更努力的想要把那段经历忘却,一晃十五年,整整十五年了……
“忘记了?”
太平公主这心里,没有来得咯噔一下,强笑道:“太平当然知道,这就是那杨守文所作。”
李显是她的儿子,他没有做好皇帝,她把他罢黜,赶去了均州,后来又欠房陵,那都是她的主意。她是母亲,同时又执掌天下,她有权力决断李显的任何事情。
武则天又看向了李显。
蓦地,他向狄仁杰看去。
他说完,又转向了太平公主。
太平公主深吸一口气,冷冷道:“太子说不知道他们的下落,可是太平却听说,太子派人前往荥阳刺杀他父子。”
武则天听到这里,眉头一蹙。
“朕就知道你不明白,不过朕也是方才才弄清楚了!
太平眼中,闪过一抹冷色。
谁,是www•hetushu•com谁要刺杀李显?
“太平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“太平,你说的那家人,不会是姓杨吧。”
“啊?”
“太平,你可知道这首诗吗?”
李显很激动,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激动口吻吼道:“母亲,当日儿臣接到母亲的旨意,命儿臣从均州前往房陵闭门思过。在路过武当山的时候,儿臣突然遭遇一队刺客的袭击,儿臣的卫队死伤惨重。当时正好有一位老神仙从武当山上下来,看到儿臣遇险,便仗义出手,赶走了那些刺客。裹儿也就是那天,降生在路边的车上。
武则天犹豫了一下,起身绕过书案,走到了李显的身边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那个坐在老人背上背篓里,若粉雕玉琢的小娃娃……那天,裹儿在车中降生。当时连个接生的稳婆都没有,裹儿出生的时候,甚至连襁褓也找不到。那个小娃娃把身上的棉衣脱下来,将裹儿包裹住……一晃十四年,整整有十四年了啊……
武则天没有理睬李显,而是看着太平公主。
武则天的脸色非常难看,不过内心里对李显,已经有所原谅。
他抬起头,眼中泪光涟涟。
一段几乎已经遗忘了的往事,蓦地浮现在李显的脑海中。
太平公主那冷幽的声音,在http://m.hetushu.com李显耳边响起。
李显脑袋嗡的一声,闪过了一道灵光。
却见狄仁杰脸上,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。
不管怎样,他是自己的兄长啊……
太平公主一愣,扭头向武则天看去,“大家也知道此事?”
“太子,想起来了?”
“母亲,你在说什么?”
“太平,你告诉我,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?
而且她若要李显死的话,何需刺杀,只要一道诏书即可。
“太子,为何没有听你说过此事?”
李显双手捂面,用力搓揉了一下,眼中尽是迷茫之色。
雷惊天地龙蛇蛰,雨足郊原草木柔。
而武则天那双凤目更眯成了一条细线,若仔细看时,会发现那眸中冷芒闪闪……
说着说着,李显声泪俱下,竟忍不住蹲下来。
果然是他!
那一年,他被贬均州,不久之后又被贬去了房陵。当时的他,惶惶如丧家之犬,身边甚至没有多少家臣护卫。在去房陵的路上,他途经武当山下,遭遇了一场伏击。
“太子,太平再与你提个醒,嗣圣元年,均州武当山下,不知太子是否还记得呢?”
母亲,儿臣都想起来了!”
“可是太平却听说,裹儿出生时,就有了婚约。”
一个名字,在她脑海中浮现,那瘦弱的身影,好像在她眼前晃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