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二十九章 潘家之难(下)

不过,他似乎做不得主,而是听命于一个年轻人。我能够跑出来通风报信,也是府尊求情。他私下里对我说,广武山的事情已经上达天听,据说连圣人都很生气。”
潘十三郎想了想,摇头道:“二月二那天,他倒是回来过一次,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络。”
潘道清也慌了。
说完,潘十三郎忍不住问道:“九哥,有问题吗?”
潘道源这时候也已经彻底冷静下来,他沉吟片刻后,扭头对潘十三郎道:“十三郎,你现在立刻返回家里,把你和洛阳、长安那边所有的往来书信全部都给销毁。
“啊?”
潘道源闻听,只觉脑袋嗡的一声响。
而潘道源则深吸一口气,看着潘道清,心里冷笑一声。
郑家虽说予以我们制裁,令我们损失惨重,但相信郑家的损失也不会小了。
府尊既然放子山出来,说明这件事并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。现在,我潘家怕是面临着百年来最大的一场危机。各房都立刻回去,尽量把家中事安排妥当,等我消息。”
http://www.hetushu.com道清听罢大吃一惊,忙转身向潘道源看去。
“九郎,我该怎么办?”
广武山刺杀,很可能牵扯到了洛阳的派系争斗!
他猛然抓住了潘道清的胳膊,厉声道:“三哥,你老实告诉我,此前潘道子在广武山袭击,是不是你暗中支持?”
“我又不是傻子,焉能做出这种事?
“九哥是说……”
他叹了口气,突然间好像变得苍老许多,带着潘子山慢慢走出祠堂。
潘道清眼中含着感激之情,看了潘道源一眼。
“我记得,你家二郎如今是在东宫效力?”
“前些日子,坊间流传一个说法,说那天潘道子在广武山袭击杨家父子的时候,使用的全都是带有东宫标记的武器。当时我听说了,也只以为是一个谣言,没有放在心上。当今太子性子柔弱,如今正巴不得和光同尘,怎可能会掺和到这种事情里?
这一点,从先前荥阳刺史放任不管就能看出端倪。可是现在,事情好像变得失去了控hetushu.com制,连朝廷都被惊动了。府尊亲自率兵前来围困,更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“那你最近可有和他联络?”
潘道清一愣,摇摇头露出迷茫之色,“这件事我也一直在奇怪,道子家境一般,一直是靠着族中的月例维持。也就是那个小贼展露才华之后,我才下令给他们增加了月例。但要说那些钱让他们生活无虞是没问题,从外面请人却不太可能。”
潘十三郎的脸色顿时煞白,结结巴巴道。
说穿了,潘道清一直不满他这一支在宗族里占居主导地位,所以有事没事都想要节外生枝。如果是在往常,潘道源说不定早就乘胜追击,狠狠去落一落潘道清的脸面。可是现在,潘家正面临巨大危机,他也需要各房能齐心协力,渡过难关。
潘道清则脸通红,他知道这次要给出去的面子,十有八九会是从他三房这里拿出。
可现在看来,那谣言恐怕未必就是谣言。”
“三哥不用这么紧张,事情可能并不似你我想象的那么麻烦。
看着那些个展和-图-书颜而笑的老东西,潘道清就感觉心里面憋了一股火。
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谁又料想到那郑宏竟然真的敢因为一个外姓人,和潘家开战?
从族老中站出一个五旬老者,“九哥有什么吩咐?”
人在屋檐下,哪能不低头。
潘道源的脸色也变了,他忙走过来,“十六郎,你确定是府尊率领的兵马吗?”
“诸位族老,皆我潘家栋梁。
潘道源的话,立刻得到了潘氏众人的赞同。
他之前之所以敢和郑家开战,也是因为他清楚朝廷对世家大族的态度。
“那他手下的人,是从何而来?”
人常说,灾难能够让所有的分歧都烟消云散。
潘道源虽然没有把话说明白,但是他却听出了那话语中隐藏的意思。
紧跟着,紧闭的祠堂大门被推开,从外面跌跌撞撞跑进来一个人,进门之后便趴在了地上。
“家里,家里出事了。”
道子的事情,我也是后来才知道,我又怎可能给他支持?”
失算,真是失算了……
三房,这次可能真的要有大麻烦了!虽说m.hetushu.com三房子弟中,也有不少在外为官的人,可是在目前的情况下,能够帮衬多少都还是未知数。唯一能够依靠的,就是宗房的力量。
潘道源这时候也安排完了事情,从祠堂里走出来,走到潘道清的身边,拍了怕他的肩膀。
就在他长吁短叹的时候,祠堂外突然间一阵大乱。
这种情况下,潘道清也知道,再纠缠下去,势必会更丢脸面。
可是,他没有理由拒绝。
可关键是,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,这场争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。
如今三房闹出了这场事端,我们同为潘姓,休戚相关,也必须要共进退才行。当务之急,是要尽快把两家冲突平息下来。我以为,我们可以通过府尊出面,邀请郑宏出来商谈解决之道。平心而论,这次冲突源于我潘氏三房和郑氏六房的矛盾。
天空中,飘着星星点点的雨星,落在脸上,冰凉!
“是,的确是府尊领队。
潘道源脑袋里灵光一闪,突然想起了这段时间,流传在坊市中的一些谣言。
“父亲,大事不好了!”
和-图-书道清一眼认出,来人是他的儿子潘子山。
我陪你去……如果真的无法解决,我想这追根朔源,了不起我再去恳求郑家,总会有解决之道。”
顺便,想办法让孩子们都离开,弄不好这次连你五房也要被卷进来。”
潘道源厉声喝道。
潘道清大怒,一把甩开了潘道源的手。
他不甘的坐下来,低着头不在说话。
“十三郎!”
“怎么?”
任哪家豪门,都不可能做到铁板一块。
潘家众人这时候也顾不得再去勾心斗角,也不会再有人去考虑那劳什子的主导地位。
“府尊亲率兵马,把家里团团包围。”
“是啊!”
郑宏未必会愿意这种局面持续下去,只要我们能给他足够的面子,相信此事便可以平息。关键是态度,我们必须要展现出我们的诚意,诸位族老以为道源所言可有道理?”
他连忙起身上前,一把将潘子山拉起来,厉声喝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,如此慌张。”
潘道清那点小心思,他焉能不知?
潘道源点点头,又看了看潘道清,“三哥,我陪你一起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