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路向西(下)

周利贞微微一笑,伏在武崇训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,就见武崇训顿时脸色大变。
武三思相信,李显绝不是糊弄他。因为从最初的商谈可以看出,李显对和自家联姻这件事,很是上心。可现在的问题是,事情闹大了!不但姑母武则天知晓了这件事情,朝堂上,坊市间,也都在传这件事,甚至还有人说,杨守文父子是被武家袭击。
“怎么试探?”
一连几日,他都是大醉酩酊,甚至连家都不会。
“圣人若是真的想要成全公主和那田舍奴的一段姻缘,大可以命太子派人前去,何以让狄国老之子前往?我们现在所忧虑者,不是那田舍奴,而是圣人的态度。”
武崇训原本就不痛快,如今有人来打搅他,更让他心神不满,于是破口大骂:“谁在外面呱噪?”
眼见着马上就要到嘴的天鹅肉,却被那个劳什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杨守文给放走了。
“哈哈哈,依我看,不然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武崇训瞪大http://www•hetushu.com了眼睛,瞪着周利贞。
武崇训精神一振,抬头看向了周利贞,“此话怎讲?”
“我不是糟蹋自己,只是觉得心里憋屈……周三郎,你见过裹儿的,你也知道,我有多喜欢她。最近一段时间,我每天做梦都会梦到她,为了她我甚至不再去找女人了。你看,我长的英俊魁梧,她又是花容月貌,此天作之合,是不是?”
武崇训醉眼朦胧,招手示意道:“快来,陪我吃酒。”
“怎么排忧解难。”武崇训苦笑道:“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那田舍奴要来洛阳,圣人更派人前去保护。我能做什么?我敢做什么?我现在乱来,岂不是给父亲添忧吗?”
你说,我要是能够和裹儿结为夫妻,该是何等的好事?可偏偏……周三郎,你评评理,也不知道哪儿蹦出来那么一个田舍奴,居然要和我抢裹儿。他有何德何能,不就是做了两首诗嘛。一个乞索儿罢了,凭什么要和我抢裹儿,和图书而且,而且……”
武三思不敢轻举妄动,却难受坏了武崇训。
从门外走进来一人,灯光下,武崇训认出来人是府中的门客,名叫周利贞。此人是京兆人氏,家境贫寒,但是却颇有才干。一开始,他在长安贫困交加,属于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主儿。后来得时任崇文馆充学士的宋之问推荐,投靠武三思。
“呵呵,这个要二郎自己去试探。”
“哦?”
“我讨厌荥阳酒。”
你以为圣人会因此而不满吗?别忘了,圣人可是弥勒转世,天生的菩萨心肠。见你如此,说不定还会成全与你。就算圣人不肯成全,也没关系……少年意气,谁又会责怪你?但这样一来,阿郎就能揣测出圣人的心思,对你岂不是有天大好处?”
武崇训颓然道:“父亲最近,也是闷闷不乐。”
他不但不敢轻举妄动,甚至还主动向武则天请求,停止这件婚事。
这更让武三思不敢乱来……他太了解自己的姑母。别看他和武则天都是http://m.hetushu.com武家的人,可事实上,武则天和其他诸多兄弟,没太多的感情。只不过登基后,她需要武家巩固她的地位。但如果真的触怒了她,就算自己是她的侄儿,她也不会放过。
周利贞抿了口酒,轻轻点头,表示赞同。
这让武崇训如何能够接受?
“二郎,我害你,可有好处?”
“这……”
“荥阳酒?”
“圣人什么态度?”
以往的那些美人,如今在他眼中已变成了庸脂俗粉。他想要找人倾诉,可是又不知道该找谁。
“你看,你爱慕公主,借酒浇愁,几乎洛阳人都知道,圣人也清楚。
这个时候,不管你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,都不会有人责怪,反而会说你二郎痴情。
不过,武则天不置可否,到目前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复。
他一拍桌子,怒声道:“对嘛,你也赞同我这说法。
而且,这种事说出去也不算光彩,本来已经是流言蜚语满城飞,若在从他口中说出来,岂不是洛人话柄,到时候被人耻笑m.hetushu.com?武崇训虽莽撞,但也算不得是傻子。
“周三郎,你想害死我不成?”
这一来,武三思不敢在乱动了。
“呵呵,二郎讨厌荥阳酒,怕不是酒,而是荥阳人吧。”
有了倾诉的对象,武崇训顿时来了精神。
“我知二郎烦闷,但也不要如此糟蹋自己嘛。”
就在这时,水榭门突然被敲响。
许久,待武崇训说完,他才放下了酒杯,轻声道:“本来,此阿郎家事,我本不该多嘴。可二郎现在这副模样,若我是公主,恐怕是看不上二郎,反而会选那田舍奴。”
武崇训越说越老气,说到最后,竟说不出话来。
瘦削的面颊,一双细长凸目,犹如蛇眸。他的鼻子高挺,却呈现出鹰钩形状,再加上薄薄的嘴唇,给人一种阴鸷冷酷的感受。但这个人,却极为武三思所看重。
“二郎好兴致,这土窖春可是荥阳名酒,若非二郎,我怕是吃不得这好酒。”
“嗯?”
“既然知道阿郎不高兴,二郎为何不去为阿郎排忧解难,反而一个人在这和-图-书里吃酒?”
水榭外传来若隐若现的丝竹声,却让武崇训越发的烦躁。
周利贞在一旁只默默听着,没有再发表意见。
“你说什么?”
声音未落,水榭门却被拉开。
武崇训勃然大怒,一把揪住了周利贞的领子。
但周利贞却不慌不忙,伸手把他的手拨开,“二郎,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,哪还有半点武家二郎的风采,简直就是个酒鬼。田舍奴再不济,也能作几首诗,不会似你这样,一个人吃闷酒。二郎,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,可阿郎心里更不舒服。”
虽已年近四旬,但看上去却好像才三十出头。
武崇训闻听,脸色大变。
周利贞也不客气,便直奔他身旁坐下,而后也不用武崇训劝说,伸手就拿起酒壶,给自己斟满一杯。
周利贞相貌堂堂,仪表不凡。
“周三郎,你怎么来了?”
武崇训闻听,酒意全消,更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……
武家在朝堂上的名声并不好,更不要说可以倾诉的朋友。
于是乎,他只能借酒浇愁,却不想越发惆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