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五十三章 扫眉才子

薛楚玉毕竟是要入朝为官,也会与武三思成为同僚,又怎可能往死里得罪武家?
说完,杨守文迈步向前,从地上捡起了武崇训那口金背大刀。
但旋即,她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他今日来,就是抱着杀了杨守文的心思。看杨守文不闪不躲,武崇训的心里顿时狂喜。
为首一群人,清一色黑衣打扮,簇拥着一个宫装女子,缓缓走了进来。
这薛太保果然是薛太保,什么事情都敢掺和,胆子更大的惊人。
“猛虎硬爬山。”
“青之,小心。”
杨守文却面色如常,眼看着武崇训的刀劈来,却纹丝不动,负手而立。
如果今天杨守文在这里受到半点伤害,他薛楚玉就会颜面无存。
眼看着那刀就要落在杨守文身上的时候,狄光远忍不住怒道:“高阳郡王,若杨青之今日伤半根毫毛,咱们就在御前相见。”
“这个……”
狄光远见此情况,也是大惊失色,连忙喊道。
只是,没等他反应过来,杨守文突然上前一步,抬手便劈在了武崇训的胸口。
杨守文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身体没有康复,原本是不打算出手。可是薛太保这突然间跑出来,让他下意识捻出两枚铁丸,抬手就打了出去。杨守文这一手铁丸,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。他腿不方便,可是力道却格外惊人。铁丸出手,发出呼的锐啸之声。
刚才,杨守文可是救了薛嵩。不管那武崇训是不是真要砍薛嵩,杨守文都出手了。
“青之,手下留情。”
武崇训见杨守文气冲冲走来,也乱了分寸,厉声喊喝。
武崇训脸上带着狰狞之色,恶狠狠劈向杨守文。
一个魁梧壮硕的身影从杨守文身后窜出,铁槌扬起,铛的便架住了那口金背大刀。
一干家臣忙大声喊喝,“大胆狂徒,赶快放开我家阿郎。”
说时迟,那时快。
可是,杨守文却不会给他逃走的机会。
“想伤我阿郎,都给我死吧。”
就在这时,从杨守文身后传来一声低吼。
只听蓬的一声响,那广场上的青石,顿时被砸的碎石子飞溅。
武崇训倒也不是那种不m.hetushu.com学无术的纨绔子弟。至少从身手而言,也算得上高明。他心里一惊,顾不得从地上捡起大刀,便腾身向后跃出。阿布思吉达此刻已经从重围中杀出,来到武崇训身前,挺枪就刺。被杨守文劈在胸口,武崇训已经受了伤。眼见吉达过来,他手中没有兵器,也不敢和吉达交手,于是扭头就想逃走。
那宫中女子一出现,武崇训顿时来了精神,大声喊道:“上官才子,快来救我……”
杨守文的脸上,笼罩着一层浓浓的杀气。他一把推开狄光远,“我只知道,谁要杀我,我就先杀了他。”
杨茉莉愤怒吼叫,大槌翻飞。
“田舍奴,你敢杀我?”
几个随从眼见武崇训陷入了险境,忙纵身扑上前来。
“青之,他是高阳郡王。”
不过,薛楚玉手下留情,却不代表阿布思吉达会心慈手软。
哪知道,薛楚玉却把头一扭,根本就不看他。
杨守文扭头,盯着狄光远,冷声道:“狄公,我问你,是谁要我来洛阳?”
而这时候,武崇训才狼狈爬起和图书来。
武崇训扑到了杨守文的身前,轮刀就劈过来。
杨守文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就好像吓傻了一样。
“休伤我家阿郎。”
“你不好向圣人交代,便可以给我交代吗?”
就在这时,却听得山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紧跟着一个冷幽的声音传来,“高阳郡王,他就算是杀了你,圣人也说不得什么。毕竟,今天是你自投罗网。”
狄光远的警告,对武崇训而言没有半点用处。
香山寺里,顿时灯火通明。
他刚要从地上捡起大刀,眼角突然闪过一抹冷芒。
那笑容里带着一种慈祥之色,轻声道:“杨大郎,这佛门清静之地,你真要杀人吗?”
“大兄,住手!”
而这时,薛楚玉已经把薛嵩从广场上抱走,惊魂未定的看着那广场上的搏杀。
话音未落,只见一队队锐士冲进了香山寺。
“你的任务,是保护我的安全。
武崇训如果不理不问,势必会铁丸击中。
武崇训蓬的一声摔倒在地上,没等他站起来,杨茉莉已经到他身边,双槌挂着风声,m.hetushu.com呼的便砸向武崇训。吓得武崇训强忍胸口剧痛,在地上忙不迭一个懒驴打滚。
不过,那宫装女子却没有理睬武崇训,而是看着杨守文,显得有些失神。
手中铁丸连珠发出,打得武崇训左躲右闪,一个不小心,被吉达一枪就拍翻在地。
“青之,你若是伤了他,圣人面前当不好交代。”
伴随着杨守文一声沉喝,武崇训的身体顿时被打飞了出去。
别看杨守文的腿不太方便,可是这手上的功夫,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“休伤我家郡王。”
结果现在我是靠着我自己的力量,才擒获了贼人。我管他什么高阳郡王,莫非圣人的旨意便算不得数吗?若圣人说要杀我,只管动手,何必再耍这种小孩子把戏。”
这武崇训,太猖狂了!
不过,他不慌不忙,眼见铁丸袭来,十余斤重的大刀在手里滴溜溜一转,只听铛铛两声脆响。在如此昏暗的光线下,他竟然用大刀准确的劈中了那两枚铁丸。
狄光远这下子是真的急了,连忙向薛楚玉看去,希望薛楚玉出面阻止。
薛嵩的突然和-图-书出现,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
手中枪一振,枪影闪烁,噗的就将一个武崇训的仆从打翻在地。不管怎样,他既然已经知道了武崇训的来历,不管刚才武崇训到底是什么意思,薛楚玉都不可能下毒手。
只见他挥槌崩开了一个扈从手中的钢刀,身体一转,踏步上前,一槌就砸在了那扈从的头上。刹那间,血光崩现。那扈从惨叫一声,便一头倒在地上,气绝身亡。
说完,他就走向了武崇训。
吉达手中的枪,险之又险便抵在了武崇训的胸口。
见武崇训已经冲到了杨守文的身前,吉达怒了,手中的长枪扑棱棱顿时化作一条毒蟒,眨眼间就把几个随从刺倒在血泊之中。只是,那些随从显然是要缠住吉达,虽然有三名同伴被击杀,其他人仍旧把吉达围在中间,令他无法去救援杨守文。
武崇训只觉一股巨力袭来,手中大刀险些脱手。
薛楚玉见此情况,也知道不能再置身事外。
“田舍奴,给我去死吧。”
眼前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
随后,武崇训抬脚便踹倒了薛嵩,狞笑着向杨守文扑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