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五十九章 归义(三)

“不过,二郎得天恩宠,虽说是一时冲动,情有可原,但法不容恕。母亲之前已经警告过众人,不得轻举妄动。二郎仗着梁王的宠爱,依旧肆意妄为,全然不把母亲的话放在眼中。这若是传扬出去,母亲的旨意还会有什么人放在心里呢?
可是还请大家谅他年少气盛……大家也知道,二郎深爱公主,故而听闻杨家子入京,一时气愤,所以才做出这莽撞的事情。臣回去之后,一定会对他严加责罚。”
武则天不怕得罪文武群臣,但是对佛门颇为倚重。
只是没想到,他画蛇添足了……
她希望武李联姻,却又不希望外界传出她强迫李显把安乐嫁给武崇训。
处置武崇训?
该怎么处置!
“婉儿不敢妄言。”
霍献可死后不久,家道没落。
你若是好歹说出个章程,朕这里帮你再糊弄两句,那太平也就不会继续追究。可你偏偏这么不清不楚,也就给了太平机会。现在这情况,朕都不好再为二郎开脱。
由于同案的狄仁杰设计上表伸http://www.hetushu.com冤成功,武则天就下令赦免案件里的其他人等。可是来俊臣等人却坚持要杀死狄仁杰、崔宣礼。作为崔宣礼的外甥,霍献可竟然在朝会上突然向武则天表走,要求杀死崔宣礼,否则就殒命在殿前。然后,他以头撞击殿阶,血流满地,展现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架势。可惜,武则天没有理他。
可是现在看来,当他遇到该坚持的时候,会非常坚持,哪怕会因此触怒武则天……
武崇训是他极爱的儿子,他又真可能真的重罚武崇训?再者说了,这件事本来就有他的意思在里面。武三思也是想借用这么一个机会,试探一下武则天的态度。
不过太平你也说了,他是一时冲动,情有可原。看在他年纪还小的份上,传朕旨意,重责八十棍,赶出洛阳,着他即刻返回长安,在家中闭门思过,半年之内不得再临洛阳。梁王教子无方,以至于令佛门净地受污。故而,罚一年俸禄,你可服气?”
和图书亲,须知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。”
现在,太平公主又提出了这件事,更让武则天有些为难。
本来,这件事已经开始安排,没想到那武崇训却自作主张,让武则天有些措手不及。
太平公主展颜一笑,“儿臣以为,武崇训仗着母亲对梁王的宠爱,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梁王刚才说,二郎是年少气盛,一时冲动,女儿觉得也没有说错。”
“梁王,我也知道二郎乖巧。
武三思颤声说道:“二郎不肖,竟然敢忤逆大家旨意,罪不可赦。
武三思期期艾艾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不久之后,他如愿以偿成为侍御史。
杨守文被赶走了,李显也就不会再坚持。
“玄硕,是这样说的吗?”
武三思苦着脸,颤声道:“臣,谨遵圣人旨意。”
武则天敬佛,而玄硕法师,更是玄奘法师的师弟。
可问题是,此事牵扯到母亲的威望,难道二郎就不该担负一些吗?况且,梁王在这件事情上也有不当之处。既然知道母亲传下旨和_图_书意,既然知道二郎莽撞,为什么不严加看管呢?”
他原本在铜马陌的房子被一个胡商买去,但是在一年后,那胡商也离奇死亡,据说也是被冤鬼缠身。总之,那处宅子在短短六年中换了三个主人,没一个人能够善终。于是乎,这铜马陌的宅子就变成了鬼屋,已有整整一年,没人在此居住。
武则天想了想,把皮球踢给了武三思。
这可是一个问题。
“哦?”
他的名声可能比不得阿你真那这样的僧人,也不是十大德那种高僧,但是辈分很高,和那些高僧也有不浅的交情。虽然不知道他当初为什么会四处流浪,不过在他住持香山寺之后,香山寺的香火旺盛不少。而玄硕,更被不少僧人所称赞。
“梁王,此事你怎么说?”
于是,她就想出了这个主意!武则天一声强硬,但是又在私下里笃信鬼神。杨守文住在那鬼屋里,说不定也会遇到怨鬼缠身。那时候,她可以以欺君之罪把杨守文赶出洛阳。了不起不杀杨守文,把他流放到蛮荒之地后和*图*书,再给他一些补偿。
李旦眼中,流露出一抹冷色,双手拢在袖子里,依旧默不作声。
但没过多长时间,霍献可参与了一起核查新都县丞朱待辟阴谋为乱的案子,更用酷刑迫使朱待辟认罪。然而朱待辟死后不久,霍献可就死于家中。据说,他临死的时候,四肢和脖子缩成了一团,如同被鬼抽筋一样,死状极其的凄惨……
武则天不可能杀了武崇训,可问题是她之前说了,不许任何人对杨守文不利。结果现在武崇训就跳出来打了她的脸。如果她不处置武崇训,必然会影响到她的威望。
她看到,李显那张胖胖的脸上,露出一抹笑容。
“不知梁王,打算怎样责罚?”
事后,他用绿色的头巾包裹伤口,还故意露出一角在幞头之外,希望能够引起武则天的重视。
不知道是为什么,她觉得自己这个兄长,突然间好像没那么不堪了!至少他到现在还坚持着杨李婚约,并没有因为武则天的缘故改变主意,也算是一个好汉了。
“二郎今日所为,确是不该。
www•hetushu•com这件事本来已经很丢人了,可霍献可却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
“太平,你什么意思?二郎平日里对你可是非常恭敬,没有过半点失礼之处。”
而在他死前,就有了朱待辟冤鬼报仇的传说。
太平公主立刻追问了一句。
武则天凤目微合,“太平,你接着说。”
太平公主厌恶李显,就是因为他性格软弱。
“太平,你看该怎么责罚?”
这时候,一直默不作声的上官婉儿突然道了一句:“大家,香山寺的玄硕法师也对此事感到不满。他原本以为在大家治下,洛阳乃清平之所。谁料想,昨夜竟血染佛门净地。”
武则天眉头一蹙,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武三思一眼。
武则天对杨守文的出现很头疼。
毕竟,她当年可是宣称,她是弥勒降世。也正因为这个原因,她得了佛门的支持,也算是她登基的一大助力。若是为了一个武崇训得罪了佛门大德,确是不划算。
而外界呢,也不会说她什么,这是一个一箭三雕的好计策。
看起来,这件事不处理恐怕是不成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