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九十章 欢喜冤家(七)

隋炀帝不喜关陇贵族势大,于是重新营建洛阳后,从长安迁至洛阳,设立为东都。
可十贯月例,能做什么?
“你很缺钱?”
“往年公主也会在这里举办酒宴,但是却没有今天这般守卫森严。
还没走进神都苑,就看到有禁军在周围巡视。
“三千金,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……
“怎么?”
总仙宫,坐落于神都苑。
“青之,你知道你有多幸运吗?”
此次总仙会的请柬,已经被人争破了头。有些人拿着成箱的金子,想要换取一张请柬而不得。可你看看你,公主亲自发了请柬与你,你却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。你知不知道,你这张请柬如果拿到了集市上,少说能买到三千金呢。”
“你倒是可以拿去卖,可问题是,谁敢买?”
李郎,这不是爱人之间的称呼吗?不过呢,在这个时代,‘X郎’还是一个泛指的代号。叫李公子,有些疏远;称呼哥奴,杨守文还不够格。李林甫的年纪在m.hetushu.com唐律中只算是中男,还不到赐字的年纪。于是乎,这李郎君也就成为最合适的称呼。
李林甫犹记得,两日前他到铜马陌杨府送请柬的时候,杨守文那一脸便秘的表情。
李林甫策马缓缓而行,一边走一边向四周观察。
入唐后,西苑更名芳华苑。而武则天登基,又把芳华苑改为如今的神都苑,成为皇家园林。
身在福中不知福,大体上就是说的杨守文这种人。
太平公主作为武则天最宠爱的小女儿,想要使用神都苑,自然不成问题。
就在这时,杨守文突然勒住了马。
他不无羡慕的看了一眼杨守文骑得那匹汗血宝马,心里面却发出一声叹息。如此宝马良驹,就算是御苑中估计也没有多少匹。以他所知道的那些宝马而言,似乎也只有安乐公主的那匹照夜狮子可以相提并论。其他的,即便如武三思家中的狮子骢,恐怕都要逊色几分。可这样一匹宝马良驹,怎会落在这和*图*书混不吝的手中?
“咦?”
“三千金不假,我说的是这个资格。你那张‘纸’上有你的名字!如今这洛阳城里,知道你的人不少,谁敢去冒名顶替?若是被发现了,岂不是得罪了公主吗?”
只是武则天在登基后,却关闭了神都苑。若是没有旨意,谁也无法走进神都苑中。
不过,凡事都会有例外。
“你说的好有道理。”
是啊,住在洛阳,谁不缺钱?都说了洛阳居,大不易……似杨守文现在居住的地方,一个月下来怎地也要二三百贯的支出。如果身家不厚,亦或者无处开源,恐怕也撑不得多久。二三百贯啊!他李林甫如今十八了,一个月也不过十贯月例。
太子李显、相王李旦,那的确是大人物,毋庸置疑。可不知为什么,李林甫有一种预感,也许今天的酒会上,会发生一些有意思的事情,甚至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。
“如今,坊市中都在谈论这次聚会,据说连www.hetushu.com太子和相王也会出席。
“哦,可能是要在总仙会表演的把戏人吧……似这种聚会,少不得会有一些把戏。”
这神都苑原名西苑,也叫会通苑,始建于大业元年。
较之隋炀帝最初营建的西苑,神都苑的面积略有减少,但风光丝毫不逊色于当年。唐高宗在显庆年间更修建了宿羽和高山两宫,花费巨大,也可以看出他对西苑的喜爱。
“有点不对劲。”
李林甫突然间,觉得杨守文非常可怜。
“要早知道这张纸值三千金,我怎地都拿去卖了。”
杨守文两人更被拦截了一次,再检查了二人的请柬之后,那禁军的巡兵才放行通过。
杨守文虽然有些抗拒这个称呼,但也不好去标新立异,最终只得接受了这个名词。
刚才拦截咱们的,是监门卫……连监门卫都出动了,说明今天会有大人物到来。”
不远不近,刚刚好。
而今的神都苑,已经成为洛阳勋贵们聚会的首选场所。
去一趟芳华园,估和图书计就会花的干干净净。
如果能够在总仙会上得到太平公主的青睐,必定可以飞黄腾达。不过又一想,李林甫倒是有些理解了杨守文的想法。杨守文现在身处风头浪尖之上,估计他更希望平平淡淡,而不是大出风头。毕竟,在他身边有一双双眼睛盯着,等着他出错。
“你想干嘛?”
李林甫顺着杨守文手指的方向看去,就见一队车仗正向神都苑驶去。
此次,她在神都苑设宴,几乎邀请了整个洛阳的名士和勋贵,等闲人自然没有资格参与。
看得出来,他似乎并不想参加这次聚会,态度上也显得非常抗拒。
圣人把那鬼宅丢给杨守文居住,恐怕也是想到了这一点,等着杨守文去犯错误吧。
杨守文又垮下来,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,看着手中请柬叹息道:“可惜了三千金呢。”
三千金?
“这个……”
抵达洛阳后,隋炀帝便下旨营建西苑,成为他最为喜爱的一个去处。
原本骑在马上,看上去一副闲散模样的http://www.hetushu•com杨守文顿时直起了腰。
神都苑,坐落在洛阳城城西。
但大多数时候,人们会把那个郎君的‘君’省略掉,于是就变成了X郎。
“太子和相王,算不算大人物?”
隋炀帝初建西苑时,周回达二百多里。其北,抵邙山脚下,其南至伊阙关。西面更一直延伸到后世的新安境内,其规模之宏大,也由此可以看出些许端倪。不过,如今的神都苑周回不过130里,比之当初的西苑小了很多。外围有丘陵屏障,更有涧水、谷水和洛水流经此地。
“你不是说值三千金。”
“李郎,那些人做什么的?”
李林甫竟无言以对,只能是苦笑着摇头。
李林甫有一种跳下马,和杨守文决斗的冲动。若不是知道打不过你,老子今天一定会揍你一顿。
对于‘李郎’这个称呼,杨守文本心是非常抗拒。
杨守文这么一说,李林甫倒是没有反驳。
“开玩笑,在洛阳生活,谁不缺钱?”
李林甫骑着一匹青马,和杨守文并辔而行,走出了徽安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