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九十一章 欢喜冤家(八)

“你不知道仙宗七友吗?”
杨守文扭头看去,就见官道上又行来一队车仗。
“难道是……”
杨守文说完,忍不住仰天一阵大笑。
“你真不知道他是谁?”
“我有必要知道吗?”
你不就是帮过我一次吗?至于用这种目光看我吗?就好像我欠了你一百铤金子似地。
没错,就是土包子,连把戏都不知道!
“李郎,这李过什么来历?”
“我……”
不过,他却一脸困惑之色问道:“李郎,那仙宗七友,都是什么人?”
杨阿痴,还真是杨阿痴……不过,李林甫却不能说破,只好强笑一声道:“青之果然聪明。”
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。
李过也说不清楚为什么,本打算提醒杨守文,可这话一出口,却好像变了味。
杨守文也觉得怪怪的,总觉得被这个娘娘腔看轻,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情……我会怕吗?开玩笑!我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赋诗也会偷,我有什么可害怕的?”
李林甫闻听,顿时咧和图书嘴笑了,“那你麻烦了,这仙宗七友便是司马承祯、陈子昂、卢藏用、宋之问、王适、毕构、贺知章七人。其中那司马承祯是上清宗师,而其他几人也都名气不小。若他七人寻你的麻烦,青之你最好想想,该怎么应对。”
没错,我虽然是靠着你才得了请柬,但我却是实实在在的勋贵,而不像你这个土包子。
只是他的笑点,李林甫完全听不懂,只是用一种颇有些怜悯的目光,看着杨守文。
李林甫眼角一抽,心里顿时紧张。
“裹儿,快点走吧,不然可就要迟到了。”
倒是青之老兄,你文采过人,一部《西游》扬佛抑道,已经使得不少人感到不快。此次仙宗七友之所以会齐聚总仙会,恐怕也就是想要领略一下你这位青之先生的风采。”
对了,他是哪家的公子?我看他排场可是不小呢……
安乐公主……应该就是她吧。
原本一副懒散模样的杨守文,呼的直起了腰。
不知为什么,杨守文心里突然http://m•hetushu•com有些不高兴。
杨守文有些不太想去了!
“哼,你去聚会吗?”
“我知道啊。”
杨守文眼珠一转,轻声道:“那车里的,莫非是公主?”
“怎地?”
李林甫顺着杨守文手指的方向看去,就见一队车仗正向神都苑驶去。
“皇子的姐姐?”
“仙宗七友?”
一辆装饰华丽,美仑美奂的马车,在一队玄甲卫士的簇拥下,正飞快行驶过来。那为首的,是一个一身白袍,头戴纶巾,腰系玉带,胯下一匹照夜狮子,长得美艳绝伦的少年。那少年手持一杆短戈,一催胯下马,眨眼间就到了杨守文近前。
杨守文立刻想起了李过临走时的提醒。
说完,他笑嘻嘻看着杨守文道:“总之,青之先生你多保重。”
倒是李林甫,在一旁忍不住道:“青之,我觉得你与其纠结这件事,倒不如考虑一下,待会儿怎么面对仙宗七友的责难。那些人,都不好对付,你最好要小心。”
那车里坐的就是安乐公主,那岂不是和*图*书说,待会儿在神都苑里,我还要和她有交集?
杨守文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,就是当日在北市,曾帮过他的李过。
少年脸上带着一抹倨傲之色,挺胸昂头,看着杨守文问道。
潜意识里,他对安乐公主的抗拒不是一星半点。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而言,他就不愿意和安乐公主照面。可谁想到,还是要和对方打交道。而且从刚才的情况来看,那安乐公主对他,似乎根本没放在心上,也使得杨守文,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“如此说来,那今日聚会,过公子也要一展文采吗?”
不过,临走之前,他狠狠瞪了一旁目瞪口呆的李林甫一眼。
或者说,他一开始就不太想参加这个聚会。
不过今日的李过,看上去风采更盛当日。他脸上带着一抹古怪的笑容,打量杨守文。
杨守文眉头紧蹙,心里面隐隐感到不快。
“别说我没提醒过你,那总仙会上才人无数。姑姑……姑姑这次开设总仙会,邀请了不少文采过人的名士。听说,连仙宗七友都m.hetushu.com会参加,你去了可不要丢人才好。”
就在杨守文和李林甫相视无语,准备启程的时候,身后突然间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。
李过这一笑,如百花绽放,煞是动人。
李过脸色一变,眼珠子更滴溜溜一转,扬声道:“姐姐莫要催促,咱们这就出发。”
杨守文的脸色微微一变,下意识咬着嘴唇,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。
李林甫愣了一下,点点头道:“算是吧。”
李林甫说完,顿时找到了一种优越感。
“好吧,他来自东宫。”
他的思维逻辑已经完全走偏,或者说从一开始,他就想错了方向。
“你不知道他是谁?”
“我真不知道。”
“哦,可能是要在总仙会表演的把戏人吧……似这种聚会,少不得会有一些把戏。”
李林甫的脸都黑了,见过蠢的,没见过你这么蠢的。
“东宫?他姓李……我知道了,难道是皇太孙吗?
不过,换做谁都不能容忍‘未婚妻’对自己的无视。
哪知道,杨守文紧跟着说道:“他不就是李过嘛,那天若不是和*图*书他帮忙,你我都要倒霉呢。
李过脸色一变,心中顿时有一股火气往上冲。
“前面,可是杨青之?”
“哈,我就算是想要展示,只怕也没有人会在意。
“杨青之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李林甫只觉头顶上飞过了一只乌鸦,并且大叫着:傻瓜,傻瓜!
杨守文只觉神智一恍惚,再看时,却发现李过已经纵马到了马车旁边,低声和车里人说了两句,就听到从马车里传来一阵银玲般的笑声。他冲着杨守文挥挥手,便随着车队离去。
李过话音方落,就听从一旁马车里传来了一个娇柔的声音。
不对,皇太孙好像和我差不多大,他年纪明显不符合。他刚才叫车里的人姐姐,嗯,莫非也是一位皇子吗?”
“哦,我知道了,咱们这就走。”
那车里的人是谁?还‘过儿’,也不知道姑姑在什么地方,哈哈哈。”
他嘴角微微一翘,勾勒出一道非常好看的弧线,“听说太平公主开设总仙会,我是受她的邀请,前去聚会。”
杨守文搔搔头,没有再去追问。
“原来是过公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