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一十三章 朝天阙(三)

说到这里,狄仁杰眼角余光,扫了李旦一眼。
狄仁杰微微欠身,沉声道:“李尽忠孙万荣在幽州叛乱,我奉命前往河北督战,所以这铜马陌的事情,我也就丢在一边,几乎都忘了。可是第二年,也就是神功元年我从幽州返回,却听到了苏之行被杀的消息。我不认识苏之行,也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做什么的。可我本能的感觉到,苏之行的死,好像有很大的玄机。
“你诈他的?”
狄仁杰笑着拱了拱手,算是向武三思道谢。
从杨守文口中呼出的热气,吹在李过耳朵上,痒痒的。
武三思忍不住道:“什么宝藏?”
他本能点头道:“当然可以确定,我认识那计老实少说也有五年之久,又怎可能记错?”
杨守文笑了,在李过耳边低声道:“我哪知道?我那是诈他的,没想到他真的上当了。”
元文都、段达、皇甫无逸和韦津等人为东都留守,次年隋炀帝驾崩,他们又推举了越王杨侗为帝,也就是史书上记载的皇泰主。此时的元文都,为内史令、开府仪同三司、光禄大夫、左骁卫大将军、右翊卫将军、鲁国公,可为权势熏天,备受重用。
他知道李重润,貌似是皇太孙;也听说过李重俊,不过却是从后世的那部李少红导演所执导的《大明宫词》中得知。除了这两个人之外,李显其他儿子的消息,杨守文的记忆都有些模糊。所以,对于李过的身份,杨守文更没有半分怀疑。
“那黄金后来流落何处?”
这元文都,是洛阳人,北魏宗室,汝阴灵王拓跋天赐的玄孙,安昌郡公元则之子,是个个性格直,明辨有器干的人。他曾是北周右侍上士,后来又效忠隋朝,历任内史舍人、尚书左丞、太府卿等职务,其才干和能力在当时,都算得上翘楚。
李过心砰砰直跳,轻轻退了一步,和杨守文拉开了一段距离,然后故作震惊道:“你很聪明嘛。”
米娘带着郑虔和薛嵩,跟在杨守文和李过身后。
“写下来。”
笃—笃—笃—
在他们身后,还有三个护卫紧紧跟随。
“什么事?”
掌柜的吓坏了,连忙点头答应。
计老实?
掌柜连忙回答道:“他们是在二月初住进来,在这里足足住了有两个月。”
窦一郎走上前,低声对杨守文说道。
这两年我身体不好,经常是在家中休养。闲暇时,我也曾翻看了一些洛阳的县志。
则天女皇端坐,一只玉手放在面前http://www.hetushu.com长案之上,手指缓缓叩击桌面。
只是元文都没想到,这计划却遭遇泄露。
武则天点点头,那意思是:还是你来解释吧。
也正是为了这件事情,元文都得罪了王世充。甚至在杨侗准备提拔元文都为御史大夫的时候,王世充也大力阻挠。元文都鉴于王世充手握兵权,日益跋扈,因此谏言诛杀王世充。并且,他联和卢楚等朝中大臣,准备趁王世充入朝时,伏兵杀之。
大殿上,顿时鸦雀无声。
姚崇开口道:“左游仙好像是九龙山散人,据说他精通道术,而且身手高绝。不过,我只知道此人和辅公佑的关系甚好。当年杜伏威和辅公佑发生冲突,杜伏威势大,辅公佑为了避免杜伏威的猜忌,就跟随左游仙学道,后来才迷惑了杜伏威。”
他那张俊美到找不到女朋友的白皙面颊上,顿时飞起两抹绯红。
大约是长寿二年的夏天,差不多快要入秋了,他又回到洛阳,还是住在我这里,并且住了两个月,然后说生意不好,准备去江左走走。之后他再次出现,就是好几年后了!万岁通天元年……嗯,上元节前后,那时候他的排场可大了很多。
“看着他,没有我的命令,不得放走他。”
杨守文有些就不太清楚。
更有狄仁杰和凤阁侍郎姚崇也在一旁侍候。
杨守文当下,把年初他从幽州南下,途经平棘时遇到的事情,和李过详细说了一遍。
似这种市监级别的官员,又怎敢违背杨守文的命令?
上阳宫,观风殿。
狄仁杰说到这里,停顿了一下。
“李密是否把黄金交给左游仙老臣不很清楚,但老臣却知道,李密和左游仙可算得上是生死之交。只是左游仙常年混迹江南,所以知道左游仙存在的人并不多。
五十万铤黄金……如果按照隋末那段时间的兑换率,一铤黄金就是一百二十贯。而现在,黄金可能没有那么值钱,但一铤黄金也差不多加之八十贯。五十万铤黄金是多少钱?整整四千万贯开元通宝。这对于在座所有人而言,都是一笔天文数字。
而另一边,李过也对护卫吩咐道:“快点过去帮忙。”
她敲击桌面的节奏很慢,可是却带着一种奇异的魔力,令丹陛下的众人感到一种难以的威压。
若是能招抚李密,则可以压制王世充。
然则,皇泰主时期,天下已经大乱,各路义军更是层出不穷。
狄仁杰接和*图*书着道:“不过我虽拒绝了铜马陌那处宅子,却听到了一些关于铜马陌的故事。从霍献可开始,一直到后来苏之行买下宅子。我当时就觉得,霍献可有可能是死于仇杀,但之后两个房主,却死得颇有些诡异,里面好像有什么玄机。
杨守文闭上眼,在心里默默计算。
杨守文扭头向窦一郎看去,就见窦一郎二话不说,大声喊道:“傻大个,跟我走。”
狄仁杰说着,向武则天看去。
杨守文蹲下身子,抱起青奴往外走。
当杨守文听到这略显陌生的名字时,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震,脸上更露出了惊讶之色。
武则天更站起身,从丹陛上走到了狄仁杰面前,“怀英,你只需要告诉朕,该怎么做?”
“嘻嘻,那是我三哥。”
然而在元文都死后,这五十万铤黄金也随之消失不见。”
“怀英,可看出什么没有?”
一旁李过开口道:“把你刚才说的写下来,听明白没有?”
“我知道。”
洛阳的物价很高,不过这种大车店的费用却很低。
李显、李旦、武三思都奉命前来。
狄仁杰这句话说完,在座众人神色各异。
“我虽然不敢肯定,但想必应该不会有错。
他这动作,也让武则天心里很高兴。这说明,狄仁杰对武家的态度,还算是不错。
杨丑儿哪料想到杨守文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,会是这么大的反应。
“已经走了!”
杨守文抱着杨青奴,一边走一边打量李过。
武则天突然道:“朕也听说过。
“他们经常来洛阳?”
一时间,大殿里鸦雀无声。
他说的情况,也很正常,就连武三思也忍不住笑了。
……
杨丑儿大声叫喊,蹲在地上抱着头。
“难道说,李密把黄金交给了左游仙?”
说着话,他哼了一声,两个壮汉立刻凑了上来。
“早知国老喜欢铜马陌,便买了赠与国老。”
老臣是从贾闰甫的一篇笔记中才发现了此时……大业十四年,李密和宇文化及在武牢关激战正酣,却安排贾闰甫护送一批粮食送往九龙山,交给左游仙。贾闰甫当时也有疑惑,但是却没有想太多。他把粮食送到了九龙山之后就返回洛阳,然后与李密发生了争执,投奔了太宗皇帝。他在笔记中曾记载,那些粮食很沉重。”
出南市北门,隔着一条街道,对面就是通利坊。
“我不知道……之前他的那个把戏班子就住在通利坊的通宝客栈。不过几天前他说要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回老家,我就没有再联系过他。公子当知道,这些江湖人都是这样,四处游荡,居无定所。我只是和计老实合作,他给钱,我办事,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“啊?”
隋唐之交,距离现在已过去了七十年之久,很多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,而慢慢被掩盖。
李过则好奇问道:“杨青之,你认得这个计老实吗?”
刚才,我看杨丑儿表演,一开始还没有想太多。可是当我看到他会缩骨功的时候,我就突然想,以杨丑儿这手功夫,如果在精通水性的话,倒是可能穿过水门。
狄仁杰抬起头,沉声道:“这上面的字迹虽然模糊,但可以肯定,是元文都所书。老臣曾见过他写的文章,所以对他的字迹并不陌生。而这笔记所书写的日期,应该是在大业十三年末至大业十四年初之间,与老臣所猜测的时间比较吻合。”
市监立刻回答,他们虽然不知道杨守文是谁,可看他跟着李过,就知道身份不一般。
掌柜想了想道:“公子你也知道这些江湖人,大都是四处流浪,很少在一个地方久留。不过这个计老实我之所以印象深刻,是因为他非常豪爽。我想想啊……长寿元年!没错,就是长寿元年!他大概是在那年年底到的洛阳,在这里住了有三个月,一直到第二年惊蛰之后才离开。嗯,那时候他的团队还没那么多人。
这元文都是什么人,我不赘言,想必大家都知道。
不过,我听到了一个传说,说的是关于前朝的一个宝藏。”
武则天露出恍然之色,扭头向狄仁杰看去。
唐中宗李显有几个儿子?
为了制衡王世充,同时也是为了对抗义军,强大自身力量,元文都向皇泰主杨侗献策,招抚李密前来。那时候,瓦岗虽然已经分崩离析,但李密自身实力犹存。
我就在想,如果不是小孩子,那就应该是个个头很小的家伙。
大业十三年,隋炀帝出走江都。
“熟,计老实他们每次来洛阳,都会住在我这里……算起来,我认识他少说有七年之久。”
他看看观风殿上众人,而后道:“可是,当初为了招揽李密,并且配合李密招兵买马,皇泰主杨侗倾国库所有,秘密筹集五十万铤,准备等李密到来后交给他使用。
狄仁杰慢慢站起身来,一旁凤阁侍郎姚崇连忙上前,把他搀扶住。
所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露出了骇然之色。
但他旋即把目光收回道:“好和_图_书了,咱们就说说这元文都的事情。
不过,与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在于,狄仁杰是坐着,而其他人都是站着。狄仁杰不单单是坐着,面前还放着一条长案,长案上摆放的赫然是上官婉儿带来的笔记。
“此事,不假!”
李过点头,片刻后又问道:“那你刚才怎么会肯定,是那个杨丑儿?”
此时,通利坊内所有的武侯都出来了,不等杨守文表明身份,一个护卫便抢身而出,和那武侯说了两句之后,武侯就在前面带路,直奔坊内的通报客栈而去。
早年太宗皇帝在世的时候,曾经命侯君集秘密调查此事。后来太子造反,侯君集也牵连其中,被赐死身亡。他死之后,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,知者并不是很多。”
他沉默片刻,然后走到这大车店掌柜的面前,“我问你,那闽州把戏团在这里住了多久?”
当时的洛阳兵权,是被王世充所把持,又有宇文化及另立秦王杨浩为帝。
杨守文阴沉着脸,一言不发。
狄仁杰道:“我一直觉得,铜马陌命案频发,很可能和这笔黄金有关联。
一个建在贫民坊市的客栈,规模可想而知。
那王世充旋即杀进含嘉城,不但杀死了元文都,包括元文都满门老小全部遇害。
之后没多久,他又走了。
所有人都知道,狄仁杰算不上富有。
武则天闻听一愣,露出愕然之色,轻轻摇头。
“他,应该就是杀死一月父母的凶手。”
“大约六天前。”
这个人,手段可高明的很,而且也非常狡猾。”
同为东都留守的段达背弃了皇泰主和元文都,投靠了王世充。
“万岁通天元年,我自彭泽返回神都的时候,本想在神都择一住宅。不瞒诸君,当时曾有人向我推荐了铜马陌那处宅子,可是那宅子虽说废弃经年,可是却价格不菲。我倒是很喜欢那宅子的环境,可惜囊中羞涩,所以也只能忍痛拒绝了。”
这次杨青之找到了元文都的笔记,从这份笔记之中,也证实了我的猜测……元文都说,李密在接受了皇泰主的招抚之后,曾与他说,他手下兵马连番血战,实力大损,希望朝廷能够给予更多的支持。当时皇泰主急于命他前往武牢关抵御宇文化及,于是就密令元文都把黄金送出洛阳,交到李密手中。这也是元文都死后,黄金下落不明的原因。”
再之后,铜马陌怨鬼索命的故事,就开始在洛阳流传开来,并且弄的人尽皆知……”
狄仁杰则笑道:“梁王莫急hetushu.com……自古雄兵出丹阳,当时杜伏威凭借手中丹阳兵马,横行两淮,李密早就羡慕不已。元文都只说把黄金交给了李密,但李密是如何使用,他也不太清楚。不过,我这两年秘密调查,却意外发现了一件事情。”
那就是说,确有其事?
“我记得,义兴郡王好像是叫李重俊啊。”
狄仁杰微微一笑,扭头向武则天看去。
“也不算经常吧。”
那目光中,流露出一种奇异的神采……
“什么?”
话音未落,十几个壮汉从街头窜出,直奔通利坊而去。
“你和他们熟吗?”
“计老实,你确定那个人,叫计老实?”
杨守文解释的时候,李过一言不发,在一旁静静看着他。
李过浑不在意,笑嘻嘻解释道:“我一共三个兄长,大兄的腰牌我不能用,二兄和我关系不是很好。所以,我只好用三哥的腰牌……嘻嘻,这样就不怕被欺负了。”
其实就是大车店,分为两层,一楼是六间通铺,二楼几间客房,面积小的可怜。
通利坊,位于南市北面的方式,面积只有普通坊市一半大小,也是洛阳的贫民坊市。
“还有这种事?”
武则天一摆手,“怀英有话但说无妨,你这样好像让朕觉得,朕好像很小气似地。”
凤阁侍郎姚崇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强笑道:“国老,真有这么多吗?为何下官从未听说过此事。”
“义兴郡王?”
“什么时候走的?”
“你才知道啊!”杨守文没有留意到李过的动作,笑道:“之前在铜马陌的时候,哥奴说过一句话:只有小孩子才能钻进我那水池里。我就在想,普通的小孩子,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。当时天气还有点冷,没什么人会让自己家的孩子做这种事。
“他住在哪里?”
武三思再也忍耐不住,跳出来大声问道。
但是洛阳虽大,似他这种身材,而且又有他这手本领的人并不多。特别是当他看到我的一刹那,我觉察到他的目光中流露出惶恐之色。如果没做过亏心事,不可能是这种反应……所以我就大喊了一声,没想到他真上当了!不过,还要多谢你的人才是,若不然以这小子的本领,说不定真会跑了,他可是这洛阳的地头蛇。”
我原打算好好调查一番,可是……”
隋炀帝登基之后,元文都拜御史大夫,深受隋炀帝的信任。
李显一头雾水,忍不住问道:“国老,你在说什么?”
这是他第四次到洛阳,小人不会记错。”
“陛下可知道左游仙其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