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一十四章 朝天阙(四)

想要从正门进入,危险系数很大。于是计老实就找到了杨丑儿,让他潜入铜马陌。
杨守文三步并作两步,跑到了小楼门外。
杨守文把杨存忠喊进来,带杨丑儿下去。
“哼,什么不错,是很机灵好吗?”
“什么?”
“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想清楚,我需要好好想想。”
看到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杨丑儿,李过忍不住问道:“杨青之呢?他去了哪里?”
杨守文扭头问道:“过公子,那杨丑儿是如何发落?”
李过不知道是抽的哪门子风,气呼呼走了。
“把你老娘接过来吧。”
他气色坏败的被带到小楼里,整个人的精神都很萎靡。
听得出来,这个杨丑儿基本上就是个靠走偏门和打把势买艺为生的家伙,根本就不清楚那计老实的用意。换句话说,计老实也没有把他看作同伙,只不过互惠互利而已。
杨丑儿几乎没有做任何考虑,普通就跪在了地上,“阿郎若不嫌弃杨丑儿,小人愿效犬马之劳。”
杨丑儿想了想,开口道:“万岁通天元年,计老实在南市卖艺,我与他合作讨生活。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:有没有兴趣赚些外快。我当然说好喽,他就让我想办法进入这宅子。那时候,苏老大还没有买这宅子,但由于此前连续发生命案,这里被官府查封,几如废置。我溜进来,把这楼里几乎翻了个遍。倒是带了些物品出去,但计老实都没有兴趣,所以我就把那些物品送到西市那边给卖了。”
这杨丑儿挺可怜,日间被杨守文扣押在南市之后,就一直被关在武侯铺中。幸亏杨守文后来想起了他,否则他这时候,说不定还可怜兮兮蹲在笼子里遭罪呢。
“给他点吃的,吃饱了就站在那里,听我吩咐。”
“什么?”
“啊?和_图_书
你这一手缩骨功颇为神奇,也算是有一门技艺在身。与其在外面打把势卖艺,倒不如过来帮我做事。虽不见得能让你大富大贵,但衣食无忧想来不成问题。让你那老娘也能过得几天安稳日子,将来风风光光的把她送走,也算是尽了孝道。
说完,他捧着卷宗就回到了小楼之中。
计老实笑眯眯的没有反驳,但小人可以感觉得出来他没说实话,他和无畏禅师认识。”
“已经结束了,但有些事情我没有想通。”
太平禅寺是太平公主的家庙,李过既然是出自东宫,借宿太平禅寺倒也是再正常不过。
小人至今仍记得,那次我还笑话他说:得无畏禅师指点,你这是要成佛啊。
加上流浪艺人良莠不齐,也使得官府对他们的管控极为严格。那过所之上,只要出现一丁点的疏漏,官府就会将之扣押。运气好的扣押几天,运气不好的,几个月也不是不可能。所以,这些流浪艺人每到一个地方,对过所也是非常重视。
杨守文接过那记录,却没有看。
李过没想到杨守文会突然发问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“为什么?”
没办法,自第三任房主死后,朝廷似乎已经开始留意铜马陌了。
如今的小楼,已经没有老军继续镇守。
李过疑惑看着杨守文,脸上浮现出担心之色。
可惜,他长的矮,又难看,安稳的生活就成了奢望。
那计老实却说,他不认得!只是上香时,无畏禅师见他虔诚,故而对他指点迷津。
“就是这宅子之前的主人,江左豪商,为人很大方,也很豪爽,所以大家都叫他苏老大。可惜他住进来之后没多久,就死在了熊州,然后这宅子也就再次废置。”
现在……
你看你那些仆从和-图-书,一个个都是五大三粗,哪有小高懂事?不过也正常,你那么笨,找来的仆从也都是粗手粗脚。”
他们的社会地位,绝对不会比后世的伶人戏子好多少,甚至可能更低。
他突然扭头,对李过道:“过公子,如果宝珠和计老实他们是一伙的,为什么计老实他们已经走了,宝珠还要留在这里?”
而杨守文则迈步走进了小楼,就见这小楼里被打扫的干干净净,显然已经清理过了。
“来过。”
“有什么不习惯,我就要住在这边……我去和婶娘说,让她帮我安排一间房舍去。”
“公子,小高回来了。”
“阿郎,这是那市监提供的记录。”
武则天,心动了!
杨守文伸出手,一直盘坐在旁边的小金立刻顺着他的胳膊爬上来,尾巴圈在杨守文的脖子上。
“你这小跟班不错嘛。”
怎么样,你可愿意过来吗?”
“小高,小高!”
杨守文笑道:“不用管他,他自己发疯罢了。”
本来,杨氏都已经打算搬进小楼,可杨守文这么一说,她自然不会反对,于是喝止了米娘等人。
杨守文看了李过一眼,却见李过哼了一声,挺起胸,昂着头,好像骄傲的小公鸡。
杨丑儿似乎在努力回忆当年的事情,好半天才说:“小人奉道,不甚信佛,所以也就没有上香。但是小人却记得,看到他和广化寺的无畏禅师在佛殿一旁说话。
“嗯!”
杨守文笑道:“天不早了,你不回去吗?”
计老实他们离开,一定要在官府做出登记。
这一天,对杨丑儿而言绝对是一个噩梦。
“还早呢,你不用管我……实在不行,晚上我就去太平禅寺那边休息。”
听他这么一说,杨守文也就没再多嘴。
说着,他还打了个哆嗦。
日头已http://www.hetushu.com经偏西,斜阳夕照。
那杨丑儿能够从水门进入内宅,说明这铜马陌的防卫还有漏洞……慢着,杨丑儿!
“好啊,你和婶娘说一声,让她安排就是。”
可是,在杨丑儿出门的一刹那,他突然停下了脚步,“阿郎,小人想起来一件事。”
通宝客栈一无所获,计老实早就带着人离开洛阳。他们去了何处?客栈的掌柜也说不清楚。好在杨守文现在和沈佺期也算是有些交情,于是拜托窦一郎去县衙打探。
“好了,你让存忠带你过去吧。”
“带来这里?”
杨氏没有再问下去,带着米娘等人走了。
又过了一会儿,李过和窦一郎也进来了。
“那人是你要抓的,我哪知道?”
就好像这客厅里没有他这个人一样,不一会儿还站起来,走到密室之中。
李过恶狠狠瞪了小太监一眼,大声道:“你快去南市看看,那个杨丑儿是不是还在那里。”
是送去县衙发落,还是放了?”
“喏!”
杨存忠从南市市监那边得来一份记录,登记有计老实一行人在南市出摊的记录。
李过气呼呼道:“凭什么别人都可以住在你家,偏我不可以?”
就在这时,郑虔捧着一摞卷宗从庭院走来,递给了杨守文。
杨存忠答应一声,躬身退下。
李过一怔,一脸茫然。
“阿兄,这李家哥哥是怎么了?”
杨存忠送来了一碗稻米饭,还有一碗炖菜。那杨丑儿饿坏了,捧着碗狼吞虎咽。
杨茉莉和杨存忠,如同两尊门神一样守在外面,悟空匍匐在杨守文的脚边,小金则蹲在桌上。
当然愿意!
杨守文站起来,沉声道:“你姓杨,我也姓杨,一笔写不出两个杨!
“嗯。”
“小人依稀记得,万岁通天元年,那计老实曾让小人带他去过http://m.hetushu.com一遭广化寺上香。”
“苏老大?”
这些流浪艺人看上去似乎是自由自在,四海漂泊,四处为家,是一个极其浪漫的职业。
他的护卫大都在前院,后宅里只跟了一个小太监。
“他把那杨丑儿也带来了,怎么发落?”
“阿兄,太保说今晚不打算回去了,准备住在这边。”
李过站起来,走到门口大声喊道。
杨守文却眉头微微一蹙,想了想道:“把他带来。”
郑虔一脸茫然,疑惑看着杨守文问道。
吃饱肚子之后,杨守文依旧没有理他。
这小子简直是不损我两句就不舒服,只要逮着机会,就会拼命作对。
“我也要住在这里。”
“哦?”
杨守文询问了半天,没有问出什么东西出来。
“这里,来过没有?”
他继续翻看卷宗文档,并不时在纸上写写画画。
“存忠,你去把宝珠遗留下来的东西都拿过来。”
小人当时还问他,莫非认得无畏禅师?
……
李过不明白杨守文的意思,但还是吩咐了小高去南市。
不过,这杨丑儿的本事倒是不差。
他走到门口,招手示意一个老军过来,在他耳边低声细语几句后,那老军便匆匆离开。
杨守文顿时来了兴趣,看着杨丑儿。
那模样,引得杨守文心里忍不住一阵好笑。
杨守文头也不抬,沉声说道。
他先是朝李过和窦一郎点点头,而后坐下来,目光就落在了杨丑儿的身上。那双眸光,如同两把利剑,在杨丑儿身上扫过来扫过去,让杨丑儿感到很不自在。
否则他的过所上如果出现了偏差,很可能会被官府扣押。
晚饭,杨守文是在小楼里吃的,李过则是和大家一起用饭。
归义坊,铜马陌。
“那好吧!”
在街上打把势卖艺,吃了上顿没下顿,还要受人嘲笑。若是能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有个安稳的生活,老娘也能体体面面。住进这归义坊,对于从小受尽白眼的杨丑儿来说,绝对是一个奢望。
那小太监一路小跑过来,“公……子,什么吩咐?”
杨守文走到李过的身边,笑呵呵看着小高的背影道:“上次在北市,好像也是他吧。”
一种莫名的幸福感,顿时充斥在杨丑儿的心中。
……
不过,在小楼外还是会有人看着,以防止发生意外。
杨守文打量杨丑儿半晌,突然道:“杨丑儿,你家中还有什么人?”
“什么时候?”
“啊?”杨丑儿愣了一下,开口道:“我家中没什么人,只有一个年迈的老娘,平日里靠着我在外面赚钱养活。”
打住,那都是狗屎!
李过一脸不满的表情道:“小高很聪明的,依我看比你那些仆从强百倍。
四千万贯,哪怕对朝廷而言,都是一笔难以拒绝的财富。
“兕子,难道事情还没有结束吗?”
李过则坐在桌子旁边,看着杨守文道:“到底是什么状况,你倒是说说看啊?这么神神道道,感觉好吓人。”
说完,两人不禁面面相觑:那家伙不会还被押在南市街头吧。
这些年以来,朝中多事之秋。先不说外族的入侵,但只是内部也不甚安稳。河北道自万岁通天元年以来,就一直处于战乱之中。要知道,河北道历来都是朝廷税赋的重要来源。可是现在,朝廷每年都要有巨额投入,来恢复河北道的元气。
“这个……”
“好像下去了。”
杨丑儿指了指暗门,正说着话,杨守文从里面走出来。
说着话,他扭头向杨守文道:“杨青之,如果杨丑儿还在的话,怎么处置?
“让小高去吃饭,把杨丑儿带过来。”
“婶娘,今晚大家先不要搬进去。”
“呵呵,你锦衣玉食的,我家又简陋,我怕你不习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