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一十六章 朝天阙(六)

他突然停下脚步,扭头看着若那跋陀罗,“法师,这旗幡动了,可是小子却不知道,究竟是旗幡在动,还是风在动呢?”
说句难听一点的,他就是在倚老卖老。
他微微走到大殿门前,看着在风中舞动的旗幡,半晌后沉声道:“自然是风拂幡动。”
上官婉儿嘴角微微翘起,轻声道:“十九年,算来明年就是二十年一次的龙门水陆法会,到时候八大德必会有一场龙争虎斗。妾身听说大福先寺复礼僧义净法师佛法高深,曾游学烂陀寺,师承宝师子,得达摩鞠多圣僧灌顶授中观、俱舍、瑜伽、因明秘法,更与道琳法师交好。妾身非常希望看到两位高僧之间的论法。”
“法师,你真不愿意告诉我,无畏去了何处?”
循三十多米长的斜坡石阶而上,就见一座高大山门,巍峨耸立。
看得出,他一直在维护无畏禅师。毕竟二十多年师徒情分,让老和尚也无法免俗。
杨守文眼见上官婉儿m.hetushu.com似乎有些压不住火气,连忙伸手拍了她胳膊一下,低声说道。
杨守文随着上官婉儿走出了天王殿,就看到天王殿广场上一面旗幡在风中抖动。
上官婉儿的脸色铁青,嘴角微微一翘。
上官婉儿得知消息后,一大早就带着杨守文等人来到广化寺,却不想面对的是一个油盐不进的老和尚。
这老和尚是洛阳大德,令上官婉儿颇为忌惮。
上官婉儿心里的火气有点大,言语中更带着隐隐威胁之意。
若那跋陀罗睁开眼,用嘶哑声音说道:“无畏去无畏处,老衲焉能知晓?”
“姑姑,我们走吧。”
若那跋陀罗笑道:“无畏乃我佛弟子,如果真的做出伤天害理之事,自然有佛祖惩戒。”
看得出,若那跋陀罗紧张了,忧虑了。
杨守文朝上官婉儿点点头,两人迈步朝山门走去。而在他身后,若那跋陀罗好像疯魔一样,盯着那风中舞动的旗幡,口中喃hetushu•com喃自语道:是我的心在动,是我的心在动。
他强自笑道:“老衲早就希望与义净法师一会,相信到时候他定不会令老衲失望。”
这老和尚,在打禅机。
目光,阴冷扫过若那跋陀罗的身上,她突然展颜笑道:“法师至神都都住持广化寺,有多久了?”
杨守文已经通读《五咒》,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玄奘法师在死后,玄硕身怀《五咒》却逃离长安,四处漂泊。那《五咒》一旦被朝廷采纳推行,将会极大程度上形成对佛门弟子的约束。就如同眼前这若那跋陀罗,佛法精深,却无视律法。
洛阳广化寺,宏伟壮丽。
佛门弟子无所约束,特别是那些香火旺盛的寺院佛徒,亦或者是大德高僧的门下弟子,俗世律法对他们根本没有用处。于是,玄奘法师编写《五咒》。所谓的‘咒’,其实就是对佛门弟子的约束,令佛门弟子接受俗世律法的惩戒,以达到整治佛门的目的。http://www.hetushu.com
但他知道烂陀寺,因为玄奘法师的大唐西域记当中,曾有过相关的记载。
从某种程度而言,这烂陀寺就是《西游》中的大雷音寺。
“法师如此,却让小女子为难了……需知,那无畏如今已经卷入几桩命案,甚至惊动了圣人。他是法师弟子,若不得洗刷冤屈,只怕会连累到法师,到时候也会使圣人难做。”
佛家将禅机,杨守文的话,顿时引得若那跋陀罗的注意。
天王大殿中,智贤法师闭目不语。
杨守文笑了,沉声道:“依我看,是法师心动。”
“非是老衲要维护,实老衲亦不知晓无畏下落。”
这些佛门弟子聚众而起,占居了广袤良田,更有信徒无数。
佛门,自随同五胡乱华以来入侵中原,历经无数次争斗,早已成尾大不去之势。
昨日他通知上官婉儿,请上官婉儿盯着广化寺的无畏。可不成想,无畏还是跑了!
诃陵国,又名叶调、阇婆、耶婆提,爪哇国m.hetushu.com
杨守文坐在上官婉儿的身后,静静看着老和尚,一言不发。
老和尚一定知道无畏逃走,但是却没有阻拦。
他已年过六旬,个子不高,肤色黝黑,眼窝略显凹陷,带着非常明显的东南亚人种特征。
杨守文一概不知。
“这么说,法师是要维护无畏吗?”
智贤法师,也就是若那跋陀罗法师静静跌坐在蒲团上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全然无视坐在他对面的上官婉儿等人。
这一句话,若那跋陀罗原本沉静的面容,微微抽搐一下。
什么义净法师,什么宝师子,什么达摩鞠多……
这一句话,如同一声霹雳,在若那跋陀罗耳边炸响。
上官婉儿冷静下来,缓缓起身。
那,可是号称大乘三藏佛法的源头。玄奘法师西游,也正是为了前往烂陀寺求法。
其梵文名叫做YAVADVIPA,是东南亚古国,位于后世印度尼西亚爪哇岛地区,是一个佛国。
他昨夜离开广化寺,更杀死了三名企图拦截他的小http://www.hetushu•com鸾台细作。
甚至,连武则天都是佛门弟子,用普通的手段根本奈何不得他们。李唐崇道,武则天于扬佛抑道。在某种程度上,武则天其实也在纵容这些佛徒,令佛徒更加猖狂。
寺院中包含了天王殿、伽蓝殿、三藏殿和地藏殿四座雄伟大殿。站在天王殿的广场上,可以眺望对面香山。循伊水西眺,北邙山峦起伏,在晨光中蒸腾朦朦晨霭。
杨守文突然明白了玄奘法师为何要编撰《五咒》,恐怕也就是看到了这一种状况。
若那跋陀罗抬头,温言道:“老衲自咸亨元年至神都,头十年借居西崇福寺,永隆元年佛法大成后住持广化寺,算起来已有一十九年。居士何以突然询问这件事情?”
对付普通人的手段,根本无法放在老和尚的身上。要知道,武则天崇佛,对佛门大德多有维护;广化寺更是龙门八寺之一,信徒甚多。老和尚在洛阳的声望很高,如果真要硬来,说不得会让激怒整个洛阳的佛徒,这也是上官婉儿担心之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