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三十八章 密旨(下)

“啊,快带我去。”
上官婉儿犹豫一下,点了点头,“非常棘手。”
他沉吟片刻,轻声道:“姑姑,是不是很棘手?”
杨守文当然希望和李隆基搞好关系,这可是未来的唐玄宗,抱住大腿的话,一世无忧。
这一次,朝廷会派遣两队人马出动,一明一暗。
“不管你愿不愿意,安乐一日没有定亲,你身上就有东宫的烙印。这些人之中,高戬为人忠直,可以多多交流;周利贞心狠手辣,且心计深沉,你必须要提防。”
青之,这次任务很危险,敌我难辨。
“我懂了!”
“三郎说得哪里话,确是我需三郎关照才对。”
和李隆基说了两句之后,两人便告辞分别。
“我看到,你今天交好杨思勖,非常高兴。
杨守文则回到了铜马陌,只是他才一进家门,就见杨氏在门口匆匆迎了上来。
“嗯,谨慎一点的好。”
上官婉儿轻声道:“公主,你来说吧。”
果然……
杨守文匆匆来到八角楼,就见上官婉儿一身粗布衣裙,看上去好像普通的妇人一样,坐在客厅里正逗弄一月。
她正逐渐意识到,‘粑粑’这两个字,似乎就代表这杨守文。因为她每次呼喊‘粑粑’,杨守文都会过来把她抱起。这一次也是一样,http://www.hetushu.com杨守文走过来,把她抱在怀中。
上官婉儿宣布了密旨后,便退后一步。
上官姑娘,除了上官婉儿还能有谁?之前在太平禅寺,上官婉儿不好与杨守文交谈太多。她现在前来,说明一定还有吩咐。只是,她不怕被人看到,露出破绽?
家中,还有六名老军。
“你这家里,倒是挺严备嘛。”
“啊?”
太平公主说完,眼中闪过一抹冷色,扫视众人。
所有人听到这里,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那元文都的笔记被发现之后,武则天一直按兵不动。但杨守文相信,她不可能对这么一笔黄金视若无睹。只是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竟然会被派遣,参与寻宝。
而李隆基也释放出了足够的善意,让杨守文难以拒绝。
一月看到杨守文,也叫喊起来。
“姑姑说笑了,宝珠的事情发生之后,我又怎敢大意。”
众人恭声道:“臣,遵旨。”
“不仅如此,小鸾台在苏州一直未能设立起来。这些年我曾多次试图在苏州开设密舵,却屡次被灭掉。我怀疑,朝中早有人知道这些黄金的存在,但却未能呈报。
上官婉儿的话语很严厉,却让杨守文心里,暖暖的。
“还说不莽撞,不莽撞http://www.hetushu•com,你会跑去饶乐冒险吗?对了,公主说这次每个人只能带三名随从,不过我为你求了一个名额,你可以多带一人去。但这人手,必须谨慎。”
杨守文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脸色有些难看。
“青之,你是聪明人,聪明人不需要我叮嘱太多……我只有一句话:小心行事,安全回来!”
上官婉儿的手下,那就是小鸾台的密探喽。
同时,派人守住正门。从现在开始,没有我的准许,任何人不得走出大门一步。”
上官婉儿则朝外面看了一眼,杨守文立刻心领神会,起身走到了门口,把杨存忠唤来。
李隆基脸上,露出笑容,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。
杨守文听罢,不由得暗地里呲牙。
他嘴角抽搐了一下,轻声道:“那我算是那边的人?”
当日他逃离广化寺后,我就命小鸾台沿途监视,最终在白狗栅盯上了他。只是我没有想到,那家伙还有帮手。十名密探,外加我安排在汝阳的小鸾台密舵,被对方连根拔起。如今,整个豫州的小鸾台需要重新建立,你说这事情,是不是棘手?”
说起来,杨思勖算是我的人,但他同时,与公主府和相王府都有些交情。杨思训此人,早年曾在少林学艺,身手极其m•hetushu.com高明,而且遇事冷静。你有事情,可与他商议。
“叫四名老军过来,没有我吩咐,任何人不得靠近。
然后,大家再次落座,但气氛较之先前,已经有明显不同。
高戬高六郎,是公主府的人,而且与公主交情极好,你要留意。
我勒个去,就这么一支人马,里面的关系却错综复杂。
“这一点,我知道。”
“姑姑,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……
杨守文坐下来,看着上官婉儿问道。
这时候,李隆基从身后追上来,“杨青之,此次南下,还要请你多多费心关照。”
本来,圣人是希望狄公能够前去查找,但是狄公的身体实在是……狄公特意举荐了杨守文,是因为青之与其中一伙贼人见过面,所以必须同行。诸君,这次南下,事关重大。四千万贯黄金对于朝廷而言至关重要,请诸君切不可有怠慢之心。
杨存忠闻听立刻领命而去,而在八角楼外的门廊上,悟空四兄弟则匍匐在门外。
明里,狄公之子,中散大夫狄光远会以钦差密使之身份,走淮南道而入江南东道;另一支就是诸君,走河南道过淮阴,经扬州自江阳渡江,进入江南东道,后日动身。
而周利贞则是梁王幕僚,听从梁王的差遣。裴光庭嘛……我相信你应该明http://www•hetushu.com白我的意思。”
“想来诸君一定奇怪,为何要秘密行事。”
会议结束,天色已晚。
到了苏州之后,可秘密与苏州府联系,而后配合中散大夫行事。若有人胆敢破坏此事,勿论出身,勿论官职,格杀勿论。”
太平公主点了点头,那张略显年轻的面庞,却笼罩上了一层凝重和威严的神采。
杨守文心里暗自叫苦,但表面上,却是一派平静。
所以你要更加小心,黄金事小,性命为大,切不可贪图功劳,而去轻身涉险,明白吗?”
杨守文从太平禅院出来,只觉一阵眩晕。
见杨守文进来,上官婉儿笑着说道:“这小丫头,倒是可爱的紧呢。”
“怎么说?”
“而十天前,长洲县令被人毒杀于府衙之中。据苏州府密报,那长洲县令王元楷,曾奏报苏州府,言发现辅公佑留下的宝藏。狄公以为,这辅公佑的宝藏就是元文都的秘藏。只是长洲县令奏疏不久,就被毒杀身亡。府衙中一应案牍被焚烧殆尽。
“兕子,上次来的那位上官姑娘在八角楼等你。”
她说完,深吸一口气道:“不瞒诸君,自铜马陌发现了元文都笔记之后,圣人立刻就派人追查。只是这过程中,却发生了许多波折。比如,上官才人的手下在豫州跟踪无畏贼僧,却被人暗m.hetushu.com杀于白狗栅。随后,无畏贼僧潜入淮南道,下落不明。”
“粑粑,粑粑!”
上官婉儿深吸一口气,沉吟片刻后道:“兕子,这次南下的名单,圣人也是考虑很久。你们这支人马,认识的人不算多,行事也会方便一些。不过,你也要小心,你们这次一行六人之中,却代表了整个朝堂上的派系。三郎就不用赘言,他说是随行历练,但却是相王一脉。而且,相王在江南东道也颇有一些实力。”
杨守文不由得心中松了一口气,暗道一声果不其然。
不得不说,李家人的基因确实不错,杨守文见过的几个李家人,长的都非常俊美。
“你是圣人的人,是我的人,也是太子的人。”
上官婉儿松了口气,看杨守文的目光,也随之变得柔和许多。
“嘿嘿,那咱们互相关照。”
“无畏禅师你是知道的。
诸君可带心腹随从,但不得超过三人。
他深吸一口气,抬头仰望星空。
杨守文等人则面面相觑,片刻后再次起身,躬身领命。
李过,是一种阴柔的美;李隆基则是一种阳刚的美。
这贼人还真是胆大包天,竟然连小鸾台的密探都敢杀害。
他笑了,轻声道:“姑姑放心,我可不是那种莽撞的人。”
很显然,有人想要获得这些黄金,而且这些人的实力不容小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