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三百五十三章 长洲(一)

“把幼娘还给我?”
心里疑惑归疑惑,可是却没有人敢怠慢。
李隆基沉吟片刻,轻轻点头道:“倒是我想的简单了,青之的思绪,果然比我缜密。”
杨守文愣了一下,向李隆基看过来。
这时候,在门外值守的杨丑儿砰砰砸门。
李隆基催马紧走几步,追上了走在最前面的杨守文。
李隆基扭头朝身后行进的车马看了一眼,沉声道:“我总觉得,此人不会甘于沉寂。”
由于连日赶路,众人都很疲惫。
“我听人说,你在找梅娘子?”
两天后,大队人马自江阳渡江,正是进入江南东道治下……
“至少可以耳朵根子清静一些。”
你们一伙人把他赶回来,岂不是说朕没有识人之明?
从那官驿的驿官口中得知,如今武进县西南数十里的境地,以前都属于曲阿之下。
“那又如何?只要不影响咱们的大计,随他去就是。”
杨守文翻身走到门口,把房门打开后,厉声喝道:“传令下去,封锁驿站,捉拿一切www.hetushu.com可疑人等。”
杨守文思来想去,也想不出到底是得罪了何方神圣。
……
只见窗外竹影摇曳,在夜风中沙沙作响。
杨守文想了想,“我可以不与她计较。”
这也就罢了,最关键的是,武则天亲自决定下来的路线,又怎会走漏了风声?这说明,对方的势力可是不差。
“杨暖,也叫幼娘。”
一轮皎月高悬,把窗外照应通透,却不见一个人影。
他大喊一声,健步来到窗口。
不是说以狄光远为使者吗?怎么又出来了一队钦差?
他突然道:“莫非三郎知道那梅娘子的下落?”
曲阿,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设置,不过在当时名叫云阳邑。
白水塘之后,虽然沿途有官府派遣兵马护送,可是众人的心里,却一点也不平静。
是啊,好歹他周利贞是朕派的副使。
杨守文说着话,看了李隆基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三郎莫忘了,周司直毕竟是圣人钦点。如果咱们真把http://m.hetushu.com他赶了回去,他固然会倒霉,可是圣人心里也不会舒服。”
杨守文抬头看看天色,沉声道:“请回禀高舍人,就说我没意见,今晚就夜宿曲阿。”
杨守文道:“赶走他,有什么好处吗?”
李隆基笑道:“你不用这么看我,你想要找梅娘子的事情,在洛阳并不是一个秘密。
看得出,李隆基对周利贞非常反感。
“若是能找回幼娘,我定感激不尽。”
竟然敢如此大胆,伏击整个使团?
“有刺客!”
就在这时候,裴旻从后面追上来,“征事郎,高舍人说今晚准备夜宿曲阿县,不知征事郎有何意见?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为什么不赶走周利贞?”
他躺在床榻上,翻来覆去想了一阵。发现没有头绪之后,于是眼睛一闭,想要睡觉。
这可是唐玄宗的称赞啊!虽然他现在还只是少年,可日后却注定要成为一代雄主。
我就是想知道,你找梅娘子做什么?”
说疲乏,倒也真不是什么推脱之语hetushu•com
如今的曲阿,面积比之当年要小一半。
李隆基笑着答应,低着头眼珠子滴溜溜直转。
不过,他登基了,李过该怎么办呢?
“阿郎,出什么事了?”
“曲阿?”
杨守文吓了一跳,忙翻身坐起。
“如果她愿意把你妹妹还给你,你会怎么办?”
“现在,他不一样老老实实,耳朵根子不一样清静?”
“你妹妹?叫什么名字?”
杨守文没有发现,李隆基在他提到‘幼娘’两字的时候,眸光一闪,露出若有所思之色。
如此毫不掩饰的南下,顿时惊动了江南东道各地官员。
白水塘一战之后,高戬听从了杨守文的劝说,没有再去刻意隐藏行迹。他以龟符从淮阴当地的折冲府抽调一旅人马护卫,沿途派出信使通报,浩浩荡荡向苏州开拔。
在驿站安顿下来之后,高戬在裴光庭和李隆基的陪同下,去县城里参加曲阿县令的酒宴。杨守文则借口劳累没有前去,和吕志程聊了一会儿之后,便回房休息。
“青之,青m.hetushu.com之?”
但杨守文觉得,他之所以对周利贞反感,恐怕并不是因为周利贞一路上对杨守文的针对。他和李隆基之间,似乎还没有那么深厚的交情。李隆基反感周利贞,更多是因为周利贞是武三思的手下。如果不是这样,恐怕李隆基也不会表现如此明显。
杨守文听到他的夸奖,忍不住笑了。
屋外,隐隐传来吕程志的声音,床头的架子上,大玉也把头扎在了翅膀下。
“嗯嗯,我会尽力。”
李隆基一怔,旋即摇头笑道:“我怎会认识那种江湖人士?不过呢,青之如果想要寻找,我也可以帮忙。毕竟家父在神都多年,各方面的人都认识一些,想必也能够有些线索可查。”
杨守文渐渐进入了梦乡,可就在半梦半醒,迷迷糊糊的时候,突然间有一种警兆从在心中升起。他猛然睁开眼,大玉已发出一声鹰唳,振翅欲飞。铮,一声弓弦颤响,一抹寒光从窗外飞进来,蓬的正中床头。
杨守文沉吟一下,沉声道:“梅娘子在昌平掳走了我妹妹,http://m•hetushu•com我要把我妹妹找回来。”
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,才改云阳为曲阿。但在此之后,曲阿的声名并不显赫,一直到东汉末年,因丹阳兵雄甲天下才得以被世人所知。而在那之后,西晋武帝司马炎将吴国君臣虏去洛阳,时曲阿的上空常有五色祥云,散而复始,在民间广为流传。于是司马炎在苦思之后,瓜分曲阿,以镇压王气,于是分置延陵和武进。
本来,他是想说会和梅娘子算菩提的那笔账。可一想到幼娘,杨守文还是决定忍一忍。菩提死在那梅娘子的手里,这笔帐不能罢休。但前提是,要先把幼娘找回来。
究竟是谁要杀死杨守文?
“啊?”
掰着指头算下来,能够知晓路线的人,无非就是那几个,不会超过十人。
杨守文旋即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,历史上李隆基登基后,李显家的几个子女好像下场都不太好。而且,上官婉儿似乎也是死在李隆基的手中。如果他真的登基了,上官婉儿该怎么办?李过又会是什么下场?这也让杨守文一时间,茫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