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三百八十六章 盗亦有道(三)

时间,一点点的流逝。
“长老醒来,长老醒来。”
但是,从那浓浓的药味可以确定,这应该就是神慧。无畏没有再迟疑,上前一步,伸手就要去把神慧抱起。
他心中顿时慌乱起来。
……
铛的一声,刀枪交击一处。
那差役,正是姚三郎。
与此同时,躺在床上的那人也动了。
无畏站稳脚跟,正要开口,忽听一连串的呐喊,从园子外冲进来十几个差役,手中举着火把,把花园照映的通通透透。
可就在这时,内心里突然有一种难言的悸动。
就见他翻身坐起,从身边抄起一杆大枪,身形从床上窜起,手中大枪更恶狠狠扎向无畏。
他想到这里,不敢再迟疑,趁着对手撤枪的刹那,纵身跃出了房门。
垫步拧身,噌的一下子跳到了门廊上。
无畏只觉心神一颤,连忙止住身形,缩回了手……说时迟,那时快,床榻上的人突然间动了。一条被褥张开,呼的便向无畏飞来。从床榻上窜起一道矮小的身影www.hetushu.com,手中是一口明晃晃的羊角刀,破空划出一抹精亮的弧光,便狠狠刺向无畏。
不好!
夜色,渐渐深沉。
无畏快步走到了门口,探手贴在房门上,而后轻轻一推。
这火光出现,说明计老实的手下得手了!
无畏只觉对方的枪上似乎隐隐含着一股子诡异的螺旋劲力,险些把他手中的戒刀崩飞出去。
无畏看不见那刀光和枪影,但是却能感受到那彻骨的寒意。
中计了……
手中的戒刀,只剩下半截。
县衙的西面,喊杀声越来越大,那火势也变得越发猛烈。
今晚,乌云遮月,繁星隐匿。
那人口中发出一声低叱,枪已到了无畏身前。
无畏禅师站在鱼市外的门楼楼顶上,半蹲着身子,鸟瞰身下黑漆漆,静悄悄的县城。
那虚掩的房门,吱呀一声被推开。无畏见状,立刻窜进了屋内……很安全,没有埋伏。
无畏大吃一惊,长棍收回,以棍做枪,狠狠朝地上戳去。和图书
他知道自己?
根据县衙里的情报,神慧被抓回来之后,就被安置在这精舍里。
无畏禅师眸光闪闪,扫过那门廊上的三人之后,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正中间那个青衫青年的身上。这青年的样貌有些清秀,身体看上去很单薄,并不是很健壮。
杨守文心里突然一动,隐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……
估计,神慧还没有苏醒吧!
他身背一口戒刀,手持一根长约有两米的长棍,目光灼灼凝视着县衙方向。
那床榻上躺着一个人,只是由于光线昏暗,看不清楚模样。
无畏人在空中荡起,呼的一下子就跳到了县衙的墙头。
“地躺刀?”
就听蓬的一声闷响,结实的地板顿时四分五裂,木屑飞溅。那小个子非常灵活,在长棍戳过来的时候,已经腾身而起。不过,在他身后的人却紧随而上,一脚踹在那长棍上,把长棍踹断之后,顺势身形一矮,手中大枪快如闪电般的探出。
长洲县城在经过了一整日的喧嚣和吵闹后hetushu.com,复又归于沉寂。
有道是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。
他并不慌乱,身体猛然向后跃起,手中的长棍紧跟着探出,啪的戳在了被褥上,而后手臂一阵,那被褥呼的转动起来。羊角短刀割开了被褥,而后一个人影落地,而后一个就地十八滚,便滚向了无畏禅师。而那杆大枪,也随之落空……
无畏也不是那等闲之辈,身手不俗。虽然只交手一次,他就知道对方不好对付。
这长洲县衙,能有此本领,还有如此风范的人,思来想去,似乎也只有他最符合。
若不是这样,这精舍的守卫也不会如此松懈。
那火光最初并不是很大,可是蔓延的却很快。无畏见到那火光,心中顿时一喜。
无畏舞刀,刀光闪动。
就在他的耐心即将要耗尽的时候,忽见县衙方向,窜起红光。
不过,无畏却没有看他,而是把目光落在了站在门廊上的三人。
杨守文眯起了眼睛,看着无畏。
而无畏身处的县衙东墙内,却是静悄悄,和-图-书不见人影。他观察了一下里面的情况,纵身从墙头跃下。这是后衙花园所在,园中十几棵桃树,结着累累硕果,看上去颇为喜人。
“连环九击。”
双脚刚落地,就听一旁传来一股劲风。
一柄大槌好像奔雷般砸过来,吓得无畏连忙闪身躲开。那口大槌,砸在了廊柱上。足足有二十公分粗细的廊柱被一下子砸断,碎屑飞溅。而在这时,那持枪之人已经冲了出来,大枪一颤,嗡的一声响,化作憧憧枪影向无畏笼罩过来。
中间一人,一身青衫,持枪而立。在他身后,则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人。一个身高有六尺四寸左右,另一个却不过五尺三寸出头。高个子手里是两支大槌,那矮个子拿着一口羊角短刀。
他长身而起,从腰间的挎兜里取出一根绳索。也就是这刹那间,县衙的西北角,传来一阵喊杀声。无畏没有再犹豫,纵身从两丈高,也就是六米左右的门楼上跃下。在门楼不远处,有一棵大树。无畏在空中甩出绳索,那绳索好像和图书一条灵蛇,啪的就搭在了粗壮的枝桠上。
快到子时了,想来计老实那边也已经安排妥当。
他眯着眼睛,迅速找到了床榻所在,然后快步走上前。
“你……是杨青之?”
但是从刚才的交手,无畏禅师心里明白对方是何等难缠。
呼!
为首那差役,手持明晃晃钢刀,厉声喝道:“大胆贼人,还不束手就擒,更待何时。”
只见他腆胸迭肚,威风凛凛。
从城外长洲苑方向传来的刁斗声,表明了时间。
据说,当初前任长洲县令王元楷,就死在这精舍之中。无畏趁着夜色飞快靠近精舍,沿途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。见周围并没有什么埋伏,他不由得长出一口气。
在花园的另一端,有一幢精舍。
只听叮当声不绝于耳,在眨眼间,刀枪交击数十下,无畏猛然脱出了战团,从门廊上跳进院中。
无畏贴着窗子听了一阵,屋子里很安静,只隐隐约约从窗户的缝隙里,传来一股药味。
无畏立刻丢了长棍,旋身躲闪,顺势从后背拔出戒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