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三百八十九章 血红木棉花(二)

与此同时,从这大院的两侧也传来喊杀声,显然是另外两旅官军,也发动了攻击。
“开门开门!”
县衙外,大金早已经准备妥当,杨茉莉牵着它,站在县衙大门的门阶下,肩头还立着一只海东青。
“之前没有人相信我,这次我抓到了苏威,定要证明给大家看。”
“青之,兹事重大,你可有把握?”
“十七郎,传我命令,再加快速度,务必天亮之前,抵达苏家庄园。”
半晌,狄光远抬起头,沉声问道。
杨守文睁开眼睛,沉声道:“姚三郎。”
他匆匆离去,长洲县衙里却是一片寂静。
“本官需即刻前往吴县,向刺史禀报此事。
狄光远把印绶交给了杨守文,便立刻命人备马,匆匆离开了长洲县城。县衙被攻击,可不是一桩小事。身为长洲县令,狄光远自然有责任,第一时间呈报崔玄暐。
“我坚信,那个苏威是冒名顶替。”
“就在城外,等候征事郎差遣。”
杨守文微微一hetushu•com笑,轻声道:“虽说不上十成把握,但六七成却有的。”
随着大暑即将过去,立秋马上到来,天亮的也越来越晚。
大堂上,鸦雀无声,只听得那火把噼啪的声响时断时续,隐隐约约。
双方汇合后,立刻出发,几乎没有任何停留。
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愿得能够早早过去,免得让人心惊肉跳!
王海宾躬身领命,随杨守文走出大堂。
可是这官场上的条条道道却清楚的很,知道该如何安排。
杨守文出了县衙大门,翻身上马,伸出手来。
杨茉莉闻听,翻身下马。
王海宾是苏州兵曹参军,本来应该随同崔玄暐离开。
“喏!”
而杨守文则闭目不言,好像在思量轻重。
他手持双槌,健步如飞窜上了门阶,两膀用力,发出一声莽牛巨吼,大槌便砸在了坚硬的橡木大门上。此前,这大门曾被杨守文打碎过一次。苏威后来用诃陵国特产的橡木制成了m•hetushu.com大门。这橡木沉重而厚实,非常坚硬。可是在杨茉莉那神力之下,却好像不堪一击。只听蓬蓬两声巨响,厚重的大门被砸的粉碎……
王海宾摆手,官军齐声呐喊冲进了大院里。
说着话,狄光远命人取来一个锦盒,从里面拿出了印绶,递给杨守文道:“青之可凭此印绶,调动王海宾所部兵马,包围苏家庄园,捉拿那苏威过堂前来问话。”
“卑职遵命。”
夜半厮杀,县衙遇袭,长洲百姓怎可能听不到?只是这种时候,谁又敢走出家门来看热闹。整个长洲的上空,都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紧张气氛,显示出这个夜晚,注定不会太平。
“喏!”
大玉立刻从杨茉莉的肩膀上展翅一个滑翔,稳稳落在杨守文的手臂上。
偌大的院子,竟然不见人影。
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苏家园林外,杨守文看了王海宾一眼,就见王海宾点点头,在马上接连做出手势。苏州折冲府,属于中等折冲和_图_书府,下辖兵马千人。王海宾手下三百官军,也就分为三旅兵马。随着他发出命令,两旅官军分成两队,从两侧迂回包围过去。而王海宾则亲率一旅,跟随杨守文,直奔苏家大院而来。
“杨茉莉,给我去撞开大门。”
但狄光远初来乍到,长洲的情况又不是很明朗,所以崔玄暐就让王海宾留下来协助。
王海宾等人也纷纷上马,沿着长洲大街,风驰电掣向城外跑去。
这么大的动静,难道没有人听见吗?他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,忙催马往里面走去。
王海宾当然知晓杨守文和苏威之间的矛盾,听了这番话,不由得连连点头。
在马上,杨守文沉声道:“我估计苏娘子不会没有觉察,否则也不可能派苏伦过来。”
“着你统领三班,封锁长洲县城。无我命令,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。”
他倒是明白狄光远的意思……这件事,他二人不能同时出马。杨守文身为司刑寺评事,本身就有推案、缉拿的权力和*图*书。抓了苏威,万一有差池,狄光远可以出面寰转。可如果两个人一起出马,到时候事情闹大了,也就没有了回旋的余地。
杨守文带着王海宾和杨茉莉冲出城门,见吕程志已跨坐马上,在城外等待他到来。
“那是自然。”
杨守文猛然松开了大玉,就见它一声鹰唳,直窜向夜空。
“出发!”
“杨丑儿、费富贵留下协助姚三郎;杨茉莉随我出发!十七郎,咱们立刻前往苏家庄园,捉拿苏威。”
蓬蓬蓬!
这家伙迂腐,而且优柔寡断。
“十七郎,你的部曲现在何处?”
他一声令下,催马就走。
……
在本官回转之前,长洲一应事务,借由青之主持。任何人胆敢违抗,青之可以按律处置。”
已近寅时,夜色漆黑。
杨守文和吕程志相视一眼,心中暗道一声不好。
“卑职在。”
有军卒上前砸门,可是院子里面,却不见动静。
杨守文听罢,立刻起身,迈步往外走。
狄光远是狄仁杰的儿子,这www.hetushu.com朝中的大臣,受过狄仁杰恩情的人不在少数。不仅仅是那些寒门子弟受过恩情,甚至许多豪强门阀子弟,也被狄仁杰关照过。在这种情况下,狄光远来到长洲。身为苏州刺史的崔玄暐,又怎可能对他视而不见?
王海宾顶盔贯甲,迈大步走进了大堂,躬身插手道:“启禀征事郎,王海宾奉命前来听命。”
“既然如此,那就烦劳青之一遭。”
可是,当杨守文等人冲进来之后,却立刻觉察到不太对劲。
姚三郎这心里面,是扑通扑通的一阵狂跳,凝视杨守文,等待着杨守文的命令。
那铁蹄声阵阵,在寂静的长街上空回荡,令人感到莫名心悸……
踏踏踏!
“好!”
这里面,少不得有许多人情在。
姚三郎这才发现,吕程志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离开。
伴随着王海宾的命令发出,三百官军的速度再次提升。
杨守文和吕程志相视一眼,而后上前接过了印绶。
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光景,县衙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