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三百九十章 心狠手辣

苏府前院的房舍里,不见人影。在杨守文的记忆里,这前院少说也有百十号人,好像人间蒸发了似地,一个都没看到。他不禁蹙起眉头,翻身从马背上下来。
官军二话不说,上前抓住那个人的衣服,连拖带拽把他拉上来。
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,海东青视力超群,在高空中侦查或许会有所发现。
“啊!”
“很好!”
就在杨守文感到心烦意乱的时候,从后院传来了一连串的呼喊声。
一共十三个人,不多不少,全都是苏伦带来的随从……看样子,似乎是被人在酒菜里下了鸩毒。”
洞庭乡、游仙观!
‘苏威’为什么要毒杀苏伦?
几乎所有人都觉察到有些不太正常,下意识提高了警惕。
吕程志来到了杨守文身后,听到杨守文的问话,沉吟片刻后道:“阿郎,依我看这件事恐怕是早有谋划。苏威很可能已经觉察到自己暴露,所以才决定下此毒手。
紧跟着,杨守文就听到了一hetushu.com个不太标准,带有非常明显的闽州口音的声音。
苏家之前招他回吴县,恐怕是打草惊蛇了。
杨守文听到那喊声,精神不由得一振,连忙迈步往外走。吕程志和杨茉莉紧随其后,三人从小院里走出,就见在后院的一隅,灯火通明。几十个官军围在那里,大声呼喊。
王海宾也不敢怠慢,忙下令部曲在府中搜查。
再加上神慧被抓,无畏要解救神慧,让苏威感到,事情似乎已经开始脱出他的控制。一旦神慧没死,亦或者无畏被抓,他都有可能会暴露。与其留在这里束手就擒,索性趁着攻打县衙的时候,他带着家眷仆从离开……但要离开这里,他必须要想办法解决苏伦,否则苏伦是决不可能容忍他逃走。于是,他干脆……”
杨守文一开始还以为这些人是吃多了酒,醉倒在这里。
把那倒在酒案旁边的人翻过来,就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。杨守文眯起眼睛,觉得这http://www.hetushu.com人有些眼熟,于是扭头问道:“这是谁?”
王海宾快步迎上来,拦住了杨守文,“征事郎,找到人了!”
屋子里的气味并不是很好闻,杨守文出来后,站在门廊上,用力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。
“十七郎,立刻派人赶往吴县,呈报崔刺史,就说那苏威毒杀了苏伦等人,携家而逃。另外,此苏威恐怕已非彼苏威。恳请刺史多留意带有安南口音,亦或者肩头纹有木棉花刺青的人。”
“八郎,你怎么看待此事?”
“冤枉,我是冤枉的!”
杨守文点点头,脸上露出一抹赞赏的笑容。
吕程志正蹲在一具尸体旁检查,听到杨守文的呼喊声,他头也不抬回答道:“阿郎,这些人全都是此次随同苏伦前来的仆从……没错,这个人叫苏哲,我记得他的长相。
还有,他那些仆从又去了哪里?怎可能在一夜之间,百十口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?
杨守文也认出了对方的身份。
和图书杨守文点点头,对吕程志的这个解释深以为然。
“这里有人!”
“都是如此吗?”
想到这里,杨守文只觉一阵头疼。
他说着,站起来,从酒案上拿起一个酒壶,凑在鼻端闻了闻。
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,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“这苏威,还真是心狠手辣。”
“征事郎忘了?这不就是上次随咱们前来捉拿神慧的苏家仆从,名叫苏伦。”
几个官军正拽着一根绳索往外拉,不一会儿的功夫,就看到从那井里面伸出一个脑袋来。
杨守文在王海宾的陪同下,迈步走进了客厅。
“回禀征事郎,我等找到这里的时候,就看到这些人倒在这里,而且都已经中毒身亡。”
还有明秀!这宅院里没有发现明秀的踪迹,也许还跟在苏威的身边。
杨守文只觉眼角一阵狂跳,咽了口唾沫,站在苏伦的尸体前,半晌也说不出话来。
杨守文就不信了,那么多人会消失不见。
杨守文站起身,扭头道:“八郎,你过来看http://m.hetushu.com看。”
怪不得看着眼熟,原来还真的是老相识。
“怎么回事?”
“这里有人!”
那人趴在地上,侧着脸大声叫喊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是计文找我过来帮忙,我真的冤枉啊!”
“立刻给我搜查,看能不能找到人。”
“出来,若不然就丢石头砸死你。”
那人从井里出来后,还没等站稳脚跟,就被几个官军扑上前,死死按在了地上。
王海宾立刻领命而去,留下十几名军卒听从杨守文的差遣。
同时,他招来海东青,抚摸了两下之后,就放飞出去。
不过,他们会跑去哪里?
“嗯!”
整个苏府,静悄悄,没有任何动静。
就在他沉思的时候,外面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呼喊声。
“在哪里?”
杨守文的脑海中,又浮现出这两个词句,眸光也随之一凝。
杨守文走过去,一名旅帅忙迎上前,大声道:“启禀征事郎,我们刚才搜查到这里的时候,发现这里有一口枯井,井里面似乎躲着人。我们和-图-书正在把他拉上来。”
他在那旅帅的陪同下走上前,就看到在墙角下有一口井。
可是听王海宾这么一说,他立刻反应过来,忙走上前,蹲下身子。
王海宾在前面带路,领着杨守文来到了一个小院里。这小院的位置极佳,地势也相对较高,可以眺望太湖的浩渺烟波。小院里有两排房舍,杨守文一进院门,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气。只见那客厅大门敞开,远远就看到里面横七竖八躺着十几个人。
“别丢石头,我投降,我投降……我是好人,我是被冤枉的。”
不过,此时的苏伦看上去,和杨守文印象中的苏伦可是有些差异。眼前的苏伦,面色惨白,从口鼻中流出的黑血,蜿蜒如小蛇一般,而且血迹已经开始凝固。
嗯,这个人好像是苏伦的堂弟,也是苏伦的副手。
为什么?
杨守文和吕程志相视一眼,忙带着杨茉莉快步穿过门庑,直奔后院而去。苏威的这座宅邸,面积很大,连接太湖。从苏府前院到后宅,还需要穿过一座花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