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三百九十四章 狼子野心(上)

从人群里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,姚三郎一眼认出,那正是狄光远。
一个人影从黑暗中窜出,沿着石径飞奔。他似乎对县衙里的道路很熟悉,一路几乎不停顿,直接穿过门庑,进入了花园。此时,已经快到半夜。县衙里的人们大都已经休息,花园里不见人迹。那黑影藏在一排灌木丛里,观察了许久后,确定这花园里没有什么人,于是又窜出来,循着湿涔涔的小径跃上了门廊。
那杨丑儿二话不说,上前就掐住了姚三郎的下颌,捏开了他的嘴。
长洲县城复又归于寂静,陷入一片漆黑。
伴随着短小男子的一声轻喝,羊角匕首划出一抹弧光。
那箱子很长,也很宽。
“三郎,果然是你!”
身形跃起,进入房间,他立刻又关上了门。这屋子里黑漆漆,伸手不见五指。但他似乎对屋内的情况了然于胸,三两步就来到了一个箱子前,停下了脚步。
“杨茉莉,再不出手,回头阿郎不让你吃饭。”
噗,和-图-书金牙被挤爆,里面有一颗黄豆大小的药丸。
他落地悄无声息,好像一只灵猫。
一张巨大的渔网从空而落,他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,被那渔网一下子罩住。
数十人手持亮子油松,便包围过来。
狄光远冷笑道:“征事郎觉察到县衙里有内奸,立刻命人前往吴县,将本官星夜召回。”
冰冷的铁槌贴在他的脸上,令他再也不敢妄动。
怪不得……
县衙里,漆黑一片。
铛!
“没想到县尊竟然已经回来了!”
把锁取下,然后又轻轻抽走了房门上的锁链。
几乎所有的烛火都被熄灭,静悄悄令人心悸。
伴随着那血水,还有几颗牙齿落在了地上。
短小男子从箱子里跃出来,另一只手上,也多出了一口羊角匕首。
刃长一尺,犀牛角制成的刀柄,乍看过去,似乎是一口小横刀。但仔细看就会发现,这口刀的式样,和小横刀还有些细微的差别。他一手推在刀背上,向外封和图书挡。
弯着腰,来到了书房的门口,蹲在门口,左右又观察了一下,这才小心翼翼取出一把钥匙,在门锁上捅了两下,只听喀吧一声轻响,那口锁随即被他打开来。
远远看过去,长洲好像一座死城,悄无声息。
伸手,放在箱子盖上。
从屋子里窜出的贼人举刀相迎,可是刀槌交击,他只觉一股巨力袭来,虎口迸裂,鲜血淋淋。吓得他连忙把小横刀脱手,纵身向后跃出。但未等他站稳身形,耳边传来一声轻喝:“撒网。”
两盏气死风灯笼在风中摇摆,灯火忽明忽暗。长洲县衙外的长街上,冷清清半天看不见一个人影。
屋里的人高声提醒,而屋外的人则沉声道:“丑儿,放心吧,使暗器我是祖宗。”
两个人的视线都不是很好,却拼斗的极为激烈。
那人反应很快,在发现情况不妙的时候,身形已向后翻滚,同时狠狠把箱盖砸下。
他行动快如闪电,手中则是一口短剑,上前一招仙人指和*图*书路,剑光吞吐。
吕程志迈步走过来,在他身后跟着费富贵和杨丑儿两人。
他看着杨茉莉,苦笑一声道:“杨茉莉,我投降了。”
疼的姚三郎惨叫一声,吐出了一口血水。
他双手持匕首,从箱子里跳出来以后,一个懒驴打滚,便到了对方的面前,双刀舞动,两抹冷芒乍现。
那巨汉手中的铁槌抵在他的脑袋上,瓮声瓮气道:“你再感动,杨茉莉就打死你。”
不过,对方的手里,也出现了一口刀。
他再次确定了一下周围的情况,而后探手把房门推开了一条缝隙。
于是,他再次取出那一把钥匙,捅进了锁眼中,扭把两下,就听到咔的一声轻响,锁簧弹开。把铜锁取下,他慢慢把箱盖打开。只是,他万万没有想到,箱子里竟然是一个人!一个身材短小的男人……在他打开箱盖的刹那,箱子里的人也抬起手来。那手上是一把羊角匕首,薄如蝉翼,刃口更流转一抹蓝色的幽光。
费富贵举着火和-图-书把上前,杨丑儿看了两眼,然后转过匕首,用羊角狠狠砸在姚三郎的嘴上。
他伸手推了两下盖子,发现那箱子上还挂着一把锁。
他吐了一口血水,露出苦笑之色。
而吕程志则接过那颗金牙,看了两眼后,用力一捏。
蓬的一声响,那箱子盖被里面的人一掌拍碎。
夜幕,将临。
那人厉声喝道,话音未落,就听哗楞一声锁链乱响,一只铁槌从暗处飞出。
与此同时,周围突然亮起了火光。
铛的两声脆响,羊角匕首劈在了小横刀上,短小之人身形后退两步,而后又再次扑过来。
“富贵,小心这家伙,会使暗器。”
火光中,吕程志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,走上前,一挥手示意左右把渔网拿开。几名军卒上前,把那人绳捆索绑,而吕程志则示意费富贵过去,一把扯下了对方脸上的黑巾,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庞,赫然正是而今的长洲县尉,姚三郎。
“小贼,你可算来了,憋死你家丑爷了!”
他还想挣和*图*书扎,就见一个巨汉走上前来,一脚就踩在了他的身上。
吕程志沉声道,而后朝杨丑儿使了个眼色。
可没等他起身,一个黑影从屋顶跃下。
“三郎,任你再狡猾,终究是逃不过阿郎的眼睛……县尊,已经安全了,可以审问。”
不过那屋外的人却毫不慌张,一扬手,只听叮当两声,那两点星光顿时消失不见。
姚三郎满嘴是血,看上去非常狼狈。
话说完,先前从屋子里窜出来的人抬手打出两点星光。
说着话,吕程志侧过身子,躬身行礼。
杨丑儿蹲下身子,捡起了一颗金牙,用手指了指姚三郎,转身就走到了吕程志身边。
乌云遮月,繁星隐匿。
两人都是凭借着感觉出手,也更加险恶。片刻后,短小男子发出一声闷哼,手中的羊角匕首铛的掉落一把。他连忙后退,但对方却没有迟疑,纵身向窗口跃出,蓬的一声把窗户撞碎。从窗户里窜出来,他在地上滚了两圈,翻身就要站起。
这漆黑的斗室中,伸手不见五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