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三百九十五章 狼子野心(下)

姚三郎闻听,脸色不由得一暗,不再开口。
亦或者说,他别有所图,所以才会拒绝王家,继续留在县衙……当然,这一切都是阿郎的推测,并没有证据。所以阿郎才想出了这个办法,假称发现了线索,引姚三郎出来。事实也证明,姚三郎……呵呵,姚三郎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“我本以为做的是天衣无缝,之所以留下来,是为了继续探听消息。”
龙朔二年,百济武王之子鬼室福信造反,向倭国求援。
吕程志突然开口,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话。
“探听消息?”
倒是吕程志脸上浮起诡异的笑容,走到了费富贵的身边,从他手上拿过那口小横刀,然后又从杨丑儿手里接过了一样东西。他那小横刀放在榻桌上,然后又把从杨丑儿手里接过的东西放在小横刀旁边。那是一把形如短剑的暗器,体积很小,甚至还可以做匕首使用。
姚三郎再次低下头来,不再言语。
试想,如果是李瘸子下毒,那毒药早就藏在房梁上,为何不早不晚,偏偏在王县尊要前往吴县的前一天,那蜡化开,王县尊被毒害?所以,阿郎认为,李瘸子趁着漆刷房梁的时候,在房梁上钻了一个孔,但是却没有把毒药和*图*书放入其中。
“吕先生,你说的是什么话?”
毕竟那时候,王县尊还没有觉察到什么,他又为何要毒杀王县尊呢?
狄光远一头雾水,疑惑看着吕程志。
“此名肋差,是倭人用来破甲和贴身战斗的短刀,式样和横刀相似,但如果仔细观察,还是可以看出两者的区别。自从贞观四年,倭人第一次派遣唐使过来,就一直致力于向我们学习。朝堂上的诸公,只看到倭人学习我朝经典礼法,却没有发现,他们还派了很多匠人前来,在市井之中,偷偷学习我朝各种技艺。
“其实,非常简单。
军卒上前,把姚三郎带进了书房。
听到了狄光远的话,姚三郎抬起头来。
王县尊密报崔府君,说是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准备过两日前去呈报。
只有这样,他才可能掌握王县尊的一举一动,同时也有机会,投毒谋害王县尊的性命。”
姚三郎说到这里,深吸一口气。
姚三郎坐在地上,突然抬起头问道:“吕先生,你们怎知道我是内奸?”
说到这里,吕程志长出了一口气。
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,他沉声道:“县尊,非是小人不肯招供,而是征事郎已经推按清楚http://m•hetushu•com,还要小人招什么呢?征事郎推按的不错,是小人发现情况有变,所以不得已将他毒杀。而李瘸子和此事本无关系,但不知怎地,他听说了县尊被害之后,竟猜出了小人投毒的方法,并且威胁小人。无奈之下,小人只好……”
这样一个人,可不像是甘于平淡的人。
他的嘴上,还残留着血迹。
而吕程志则笑道:“这是小人在神都时,从倭人那里学来的语言。不过我也只会说这么几句。自白江口之战后,虽然倭人停止了派遣遣唐使,但还是有不少倭人从倭国来到神都求学、经商。南市有不少倭人生活,所以我见过他们的武器。”
此后倭国人停止派出遣唐使,但据我观察,他们仍不断派人前来,偷学我们的技艺。”
你也不用再妄想有什么同党来救你……王参军已率部把民壮全部缉拿,会一个个的排查。”
可就在第二天,王县尊就被人毒杀在这件书房里……这件事未免也太过蹊跷,所以阿郎觉得,王县尊身边一定有内奸,知道王县尊在调查什么事情,也知道他准备报告崔府君什么事情。为了灭口,他决定动手,将王县尊神不知鬼不觉的毒杀。”
“征http://m.hetushu.com事郎果然好手段……既然今日设伏是为了引我上当,想必你们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吧。”
姚三郎低着头,仍旧是一言不发。
而且根据他的询问,当王县尊在世的时候,姚三郎就是他的心腹,并且一直负责打扫和清理这间书房。王县尊死后,王家曾邀请姚三郎前往太原,可他却拒绝了。按道理说,去太原有王家扶持,无疑会更好……如果他姚三郎真是个甘于平淡的人也就罢了,可是在县尊抵达长洲之后,姚三郎却显得格外活跃……
屋子里,只留下了杨茉莉三人,在门口守卫。
除此之外,他们还偷偷学习了很多其他的技艺,比如我朝用于耕地所用的铁犁,用于灌溉使用的龙骨车等等。他们把这些技艺学会之后,然后就带回倭国加以改进。
吕程志向狄光远看去,就见狄光远道:“吕先生只管说,本官也想知道这其中奥妙。”
不瞒县尊,小人也曾参加过科举,故而和王元楷认识。当时小人就说起了王元楷此人,言他看上去木讷,实则心细如丝,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。当时阿郎听罢,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……王县尊被人毒杀,虽然我们已经找到了凶手,但是却没有找到幕后之www.hetushu•com人。
只见姚三郎低着头,也不说话,只静静坐在那里。
依旧是原来的摆设,只是多了一口箱子。不过,在进入房间后,有军卒上前把箱子抬了出去,狄光远坐在围榻上,而吕程志则站在了一旁。
“李瘸子肯定参与其中,但未必是真凶。
只是从那一次后,小人就觉察到,倭人狼子野心,绝不会轻易罢休。
所以,凶手只可能是在县衙里,而且是王县尊身边的人。
姚三郎也没有再挣扎,顺从的走进了书房之中。
他盯着那姚三郎,眯着眼,半晌后突然开口道:“皇泰宝藏之中,除了大量的黄金之外,还有许多其他的物品……我依稀记得,当年杜伏威辅公佑率江淮军曾攻克胡逗洲隋军水军大营。那胡逗洲曾是大隋制造五牙战舰的大营……后来辅公佑造反,还出动过五牙战舰和朝廷大军对抗。白江口之战,倭国人舰小船薄,惨败于我朝巨舰……慢着慢着,莫非你留下来,是为了五牙战船的造船图纸吗?”
自以为已经学到了我中华技艺的倭国人竟然出兵白江口,与我大军抗衡……县尊应该还记得白江口之战。倭人大败之后,命河内鲸出使,才求得了我朝谅解。
狄光远见状勃然大怒,拍案而起道:“姚和图书三郎,你莫非要本官大刑伺候,才肯招供吗?”
吕程志把那暗器拿在手中,沉声道:“据我所知,这东西叫做手里剑,是倭国人常用的一种暗器。”
所以阿郎以为,他留在长洲,必然是有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今日小人与阿郎查抄苏威宅院的时候,偶然间提到了前任县尊王元楷。
说着话,他拿起那口小横刀。
“慢着慢着!”
狄光远打断了吕程志的话,沉声道:“不是说毒害王县尊的凶手,是李瘸子吗?”
说到这里,吕程志向姚三郎看去。
姚三郎蓦地一下子抬起头,骇然看着吕程志。
只可能是当王县尊发现了什么线索,凶手害怕走漏风声,于是才下毒毒杀……县衙重地,不是一般人可以进来。李瘸子是个匠人,更不可能随意出入县衙。
这肋差,还有倭人使用的长刀,大都是学子我朝的铸剑之法。
“阿郎说,他第一次见到姚三郎的时候,就是在这间书房。
而狄光远则器宇轩昂的一挥手,“把贼人带到屋里,本官要好好盘问。”
吕程志点了点头,“今日所做一切,只为引你出来。
姚三郎的瞳孔随之放大,脱口而出道:“你怎么会……”
狄光远眼睛一眯,沉声道:“你要探听什么消息,又是为谁探听消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