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四百零八章 二十四都功

与此同时,这地宫里的震动越来越明显。
他们大声呼喊着,催促着,显然是有些迫不及待。
明十三道:“到目前为止,都还算是正确。”
说着话,她拉着杨守文后退两步,轻声道:“只差最后一步,且静观这些蛮夷的手段。”
二十四堆篝火熊熊燃烧,火光把整个广场照映的格外通透。按道理说,此处至少是在地下十米左右,燃烧这么多的篝火,会令空气变得稀薄。但杨守文并没有呼吸困难的感觉,而且从那些篝火的火焰能够看出,这里的空气似乎非常通畅。
杨守文不敢怠慢,也忙跟着明十三退后。就在这时,大门前的‘苏威’把这广场上的所有安南人都着急过来,准备吩咐行动。
“北邙都功,左十二号篝火。”
广场里,灯火通明。
那大门上的九宫八卦图案开始出现变化,好像被什么力量推动一样,慢慢的旋转。
一个女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进来,直奔地宫大门而去。
轰!
苏威的喊声不断,甘娘子的声音更与之交相呼应。
两人低声交谈,说的什么话,外人听不真切,更不要说距离相对比较远的杨守文和明十三。
怎么办?
“待会儿小心一点,一旦发生了变故,记得跟着我,不要慌乱。”
伴随着第一尊石像归位,杨守文就听到这地宫里发出一声闷hetushu.com响,地面好像在轻轻颤抖。
杨守文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奥妙。
站在石像的旁边,杨守文仔细打量这地宫大门外的广场。
‘苏威’点点头,沉声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立刻开始。”
“这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地宫的颤动越来越明显,从洞顶方向,传来一阵阵古怪的声响,好像鬼哭狼嚎一样。
而这时候,地宫颤抖越发强烈,两根石钟乳从洞顶脱落,砸落下来。几个躲闪不及的流民被石钟乳砸倒在地,哀嚎不止。不过这时候,却没有人去理睬他们。
说时迟,那时快,明十三的声音传入了杨守文的耳中,“杨守文,快随我来……”
甘娘子压低声音道:“之前计文说是要出去巡视,我就让甘黎陪着他。可是一直到现在也不见他的踪影,包括甘黎也失去了联系。我怀疑可能有问题,已经让人出谷搜寻。”
明十三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别怕,待会儿记得跟着我,千万别乱来。”
安南人挥舞着刀枪,催促那些流民挪动巨大的石像,朝着篝火方向移动。
伴随着安南人的喊喝,流民撒手。
只听得一连串惨叫声响起,那液体中似乎有强猛的腐蚀毒性,两个流民的肢体迅速被融化,倒在地上惨叫不停。杨守文看得心里一惊,刚想要上去帮忙,却http://www.hetushu.com被明十三一把拉住。
杨守文则好奇看着石像在地宫中缓慢的移动,心里在悸动的同时,又有一些好奇。
伴随着甘娘子一声令下,安南人纷纷散开。
“快点,快点……把阳平都功和鹿堂山都功归位。”
紧跟着,从那缝隙中涌出一股水银似的液体,顺着裂缝迅速向那地宫的大门流去。
明十三在杨守文耳边低声叮咛,杨守文则有些魂不守舍,本能的点了点头。
他说的是大唐的语言,显然对安南话不是很精通。
整个地宫广场,是仿照当年五斗米教所辖教区的方位而建造,故而待会儿需要把二十四尊雕像,分别落在其所属的位置之上。这二十四个位置,我已经标注清楚。大家记住各自的都功名号,而后听从我的调遣,依次将二十四都功归位。”
“啊?”
可杨守文的感觉却越来越不好了……他突然觉得,自己好像落入了什么人的算计。
‘苏威’的脸色一变,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。
鹤鸣山都功,是上八治里鹤鸣山治的都功,位列第三。待会儿你跟紧我,不要慌乱。”
“那怎么办?”
“待会儿,阳平和鹿堂山都功归位的时候,要小心。”
这地宫,似乎不太对劲!
‘苏威’高声喊喝,一旁甘娘子大声翻译。
大约有数十人站在石像边和_图_书上,看他们的打扮,应该是甘娘子他们招揽来的流民。
甬道的入口处,有十几个安南武士守卫,如果这么冲过去,很可能会丢掉性命。
“那岂不是说……他们能打开地宫大门?”
地宫大门上的太极图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孔洞。
“他们做的可还正确?”
明十三压低声音叮嘱,而后悄然后退了两步。
只听轰的一声响,当都功石像落在墩状物的时候,那个凸起的石墩明显向下沉陷。
“大家赶快行动,听从指挥。”
想到这里,杨守文抬头向地宫的顶部看了一眼,就见那洞顶倒悬着不计其数的石钟乳,参差一起,在火光中仿佛一头头狰狞的怪兽,令人感到了莫名的恐惧。
不过,他们也觉察到了不妙,于是下意识向甬道方向偷看。
就听到轰、轰两声闷响,伴随着最后两尊石像归位,地宫震动的越发厉害……
二十四都功归位后,地宫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道裂缝。
这地宫广场里,藏着一个神奇的机关,也是开启地宫大门的关键所在。
明十三在杨守文耳边低语,可不知为什么,杨守文心里的悸动却越来越强烈。
就在这时候,甬道内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“真人先生,计文不见了!”
明十三拉着杨守文,来到了那鹤鸣山都功的石像旁边。
“玉局都功,右六号篝火和_图_书。”
“提前开启吧,我担心有官府的奸细混进了谷内。”
而这些安南人则不懂汉语,需要甘娘子来翻译。杨守文和明十三在人群的最后,藏在暗影里。他们不需要听甘娘子的翻译,所以也有功夫来观察周围的环境。
‘苏威’转身,朝着那女人拱了拱手,“甘娘子,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!”
明十三低声说道,目光凝视苏威和甘娘子,闪过一抹诡色。
“五斗米教分二十四治,又有上八治、中八治和下八治的说法。
杨守文和明十三所属的雕像,是鹤鸣山都功,属于五斗米教二十四治当中,上八治的都功。
明十三没有回答,只朝着杨守文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能否打开地宫大门,也要看他们的造化。”
她的笑容,让人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。
“……”
“明十三,你懂这些吗?”
“鹤鸣山都功,左十号篝火。”
“北邙都功归位了。”
轰隆轰隆,石像和地面的摩擦,发出巨大的声响,更伴随着那些流民的呐喊之声。
一直在凝神等候命令的安南人,立刻挥舞刀剑,指挥流民行动。
一尊尊石像挪动,场面虽然有些混乱,但却在甘娘子等人的控制之中。
“别乱动。”
杨守文忍不住向明十三看去。
杨守文心中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好在有甘娘子翻译,又有苏威在一旁进行解释和图书,倒也不至于让众人糊涂。
“平簿山都功,右二号篝火。”
什么意思?
嘎吱吱!
鹤鸣山都功,顺利抵达置顶的位置。杨守文这才看清楚,在篝火的旁边,有一个凸起的墩状物,高不过十厘米左右。旁边的安南人大声呼喝,更有人挥动鞭子,抽打那些流民。流民们则吃力把那巨大的石像抬起来,缓缓放在那墩状物上。
“那是一元重水,只要碰触,必死无疑。”
也就是说,这地宫之中,还有通风口?
他把那圆盘,填入了孔洞之中,而后用力一按。
甘娘子和苏威的脸上,流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喜悦之色。
不知为什么,杨守文突然觉得那孔洞有点眼熟,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。可就在他努力思考的时候,‘苏威’从身上的挎包里取出了一个圆盘状的物体,走上前去。
两个流民一个不小心,被那液体喷在身上。
“这左右二十四尊石像,分别对应五斗米教的二十四都功。
明十三和杨守文也混迹在人群里,装腔作势的指挥着,把石像慢慢向指定的位置挪动着。
他隐隐感觉到,明十三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。
“可是……”
“略知一二。”
‘苏威’尽量想要把话说明白,但这五斗米教、二十四都功,对于安南人来说,明显是非常陌生。
水银液体流到了大门前,顺着缝隙进入地下。
机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