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四百四十九章 决战奉先寺(四)

那几个举子心中奇怪,可是在王修福的刀下,却不敢分心。要知道,在杨守文未能夺取满六合的成绩之前,王修福绝对是排名第一。不但举起了八百斤石锁,更夺了五合的箭试成绩。面对此人,必须要谨慎小心,否则就可能会有危险。
“这獠子,出手狠辣的紧呢。”
这一次,他对武魁之名势在必得,手下怎会再有半点留手?
不对劲啊!
武崇训勒住缰绳,走马盘旋。
这獠子,未免太凶残了吧!
举子在马上慌忙侧身躲闪,已经晚了……只听啪的一声响,木枪砸在他的肩膀上。
于是,大枪遥指武崇训,杨守文宏声道:“武中郎只管放马过来。”
武崇训跃马舞刀,把身前的举子砍落马下。
它张口嘴,露出一口雪白的锋利牙齿,一口就咬在了对面举子胯下战马的耳朵上。
羯丹山,位于碎叶川,在安西都护府治下。
蓬!
那举子手持木刀轮刀就砍,另一个举子则拧枪就刺。
李元芳站在武则天身边,低声道:“他刚才明明可以收劲,把那举子打落马下。可他仍旧全力出手,这一下,那举子的肩膀怕是要废了……五郎,他是什么人?”
……
马上的持刀举子猝不及防,被直接甩飞出去。大金在干掉了对方之后,根本不理睬,直接向前冲。在和那匹马错身过去的刹那,后蹄扬起就是一蹶子,踹在那匹马的头上。
而武崇训更毫不犹豫,拍马舞刀便迎上前来。
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一支钢弩,呼啸着射向杨守文!
举子的胸口处,出现了一个白点,也预示着他已经从马枪决战中出局……
身为监考官,他却被武则天召到了身边,让他负责进行讲解。薛楚玉何等聪明的人,看武则天亲自率百官移驾观战,就知道武则天一定觉察到了什么状况。
至少,他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,也没有那么多的算计。
他在马上厉声呼喊,气势逼人。
杨守文并未急于应战,而是高呼一声。
他突然笑了!
伍武崇训手中的木刀势大力沉,力劈华山便砍过来。
薛楚玉如数家珍,把都摩顿的来历说的清清楚楚。
毕竟论武力,李元芳比薛楚玉高出了可不止一筹。
他倒是有真本事,此前虽说在香山寺败给了杨守文,可说实话,更多是因为轻敌。
王修福和那几个举子马打盘旋,杨守文和武崇训也在电光火石间,进行了交锋。
大金则在他的指挥下骤然加速,仆固乙李则放慢了速度,两人错身而过,变成了乙李应战,而杨守文杀入场中。杨守文和仆固乙李是第一次合作,但能够感觉得出来,乙李是真心想要与他联手。两人的配合极为默契,杨守文才一越过乙李,就见乙李手中的长枪已经从肋下探出。那两名举子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位愣住了,其中一名举子的速度不由得放缓,可就在这时候,乙李长枪已至。
http://m.hetushu.com一旁的小校冲上来,用钩挠搭在他的腰带上,连拖带拽把他从战场上解救下来。
不是说要我们围攻杨守文吗?怎么跑出来这么一位?
与此同时,他也和另一个举子照面。
大金外表温顺,可骨子里却极为凶残。
对方已经无力再战,何苦再去攻击?
而大金则在杨守文出枪的一刹那,猛然向横里一挪。
杨守文心中顿时有了提防,与都摩顿在有意无意间,就拉开了距离。
……
杨守文勒马横枪,向武崇训看过来。
武则天不由得来了兴致,直起身子观战。
叫他陪伴,必然有别的用意。
紧跟着,就见高台上旌旗摇动,小校在场边喊道:“比武开始!”
三通鼓声之后,战鼓声便发生了变化。
而最重要的是,刚才都摩顿和仆固乙李的换位,看上去好像是为了替仆固乙李解围,但杨守文却觉察到了一丝不正常。也正是他的这一次换位,让他独战三人。
在不知不觉中,杨守文三人已经完成了一次变阵。
几个举子纵马想要过去阻拦,不成想那王修福却把他们拦下。手中沉甸甸的木刀翻飞,如同疾风暴雨一般。那几个举子虽拼命抵挡,可是这王修福手中的木刀确是刀疾马快,力量惊人。
就凭你?
这一枪力道奇大,直接把举子从马上戳飞出去,落地之后哇的喷出一口鲜血。
都摩顿的木枪来势汹汹,继续劈落。
杨守文在马上长身而起,在和*图*书瞬息间,连续六次点在了持枪举子的胸口上。
蓬的一声响,木刀和木枪交击一处。白蜡杆特有的柔韧,化解了武崇训刀上的力量。杨守文则顺势抽枪,反手扑棱棱大枪刺出。一枪三花,枪影重重把武崇训笼罩其中。
他在心里冷哼一声,手中的木刀低垂,目光凝视着杨守文,自言自语道:“他是我的,谁也别想插手。”
武崇训满意的笑了,又催马离开。
杨守文眼中闪过一抹冷意,朝都摩顿看了一眼。
他在马上猛然一矮,大金再次加速,和一名举子错身而过。没等那举子出枪,杨守文手里的白蜡杆横扫千军,呼啸着便抽了过去。不过,杨守文倒是没有像都摩顿那样下狠手,在白蜡杆即将临体时,他蓦地一翻腕子,生生将那举子从马上推下去。
另一个举子则有些吃惊,手中木枪呼的就刺向乙李。也就在这时,乙李和都摩顿再次换位,都摩顿手中的木枪一式泰山压顶,挂着风声砸落下来。举子连忙变招,举枪封挡。两杆枪交击一处,只听咔嚓一声,他手中的木枪就断为两截。
那一口下去,直接就撕下了战马的半只耳朵。
校场中,小校把规则再次重复了一遍,飞快退下。
只是这时候,她不知道能做些什么,只能在心里暗自祈祷,为杨守文加油打气。
否则,她大可以让李元芳伴驾。
话音未落,大金已经冲出。
“拔野古都摩顿,铁勒人。
仆固乙李和都摩顿纵马跃出,www.hetushu•com向场中的举子扑去。
“乙李!”
更加急促,更加短凑,更让人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。
“杨守文,可敢与我一战?”
他父亲羯丹山都督拔野古苏黑,铁勒九大姓之一。都摩顿因为是长子,故而被苏黑送来洛阳。看到他旁边那个獠子了没有?仆固乙李,是金微都督的弟弟。”
薛楚玉抵达奉先寺的时候,感到有些怪异。
紧跟着,耳边响起了乙李的呼喊声:“都摩顿,你干什么?”
希聿聿,战马长嘶。
之前对武崇训,杨守文好感不多。可是现在,他却觉得这个武崇训,比他老爹要可爱不少。
李裹儿小脸煞白,紧张无比。
咚—咚咚咚—咚——
毕竟是在塞外长大,哪怕是在中原生活了半年多,依旧改变不了它骨子里马王的骄傲。
杨守文则在马上,不慌不忙,举枪相迎。
“连环枪!”
两个举子从两边冲过来,刹那间就把两人拖住。
那举子惨叫一声,被抽落马下,在地上滚了两圈,哀嚎不停。
迎面,三名举子拦在了杨守文面前,刀枪并举。
一声闷响,乙李的木枪狠狠戳中那举子的胸口。
一个人面对三名举子,杨守文并不慌张。
乙李怒道:“都摩顿,快回去。”
可就在这时候,杨守文的耳中却传来一声机括声响。
他每一次的力量都不大,但六次连续叠加,却把那举子直接撞飞出去,狠狠摔在地上。
杨守文则紧跟其后,不过当他才一冲进场内,就见两个举子手持hetushu.com木枪,从两侧跃马夹击过来。
手中的白蜡杆一滑,枪头边做枪尾,从杨守文肋下诡异刺出,快如流星闪电。
这一蹶子,直接把那匹马踹的头破血流,噗通便倒在地上。
他来到了王修福身前,沉声道:“王先生,待会儿我与杨守文交锋,不要任何人插手。”
“我要堂堂正正击败他,让安乐公主知道,谁才是真正的好汉。”
王修福看着他的背影,脸上笑容渐渐隐去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浓浓的杀意。
那匹马疼的希聿聿惨叫,前蹄一软,便跪了下来。
……
对于那举子受伤,她并不在意。事实上,在前三届武科中,莫说受伤,甚至还有人被杀。相比之下,这一次倒是安全许多,她更关心的,是杨守文和武崇训两人。
按照之前的安排,他和杨守文换位之后,足以解决那两个举子。但是都摩顿的再次换位,使得原本的倒三角,一下子变成了正三角。杨守文以一敌三,顿时陷入危险之中。
不对,这家伙有问题!
王修福微微一笑道:“二公子只管放心,你一定可以马到功成。”
可是,想要再换位,已经来不及了。
如果乙李手里的是真枪,这一下就能要了他的性命。
而持刀的举子这时候从地上爬起来,木刀已经不知所踪。他看到自己那匹心爱的坐骑如此凄惨,顿时心疼的不知该如何是好。可他现在是在战场上,没等他醒悟过来,都摩顿已经纵马上前,把他一下子撞飞了出去……
大金可是装了马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