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四百五十二章 端倪

她平静道:“朕也是听婉儿无意中说起他,言他在神都交际广阔,颇为活跃,故而有些好奇。”
“很好,拜托你了。”
“呵呵,他是什么来历?
“这个,女儿就不清楚了。
“我还是不相信,他竟然要杀你……没有理由啊!都摩顿为什么要杀你呢?”
刹那间,太平公主心砰砰直跳。
对自己的妹妹,他还是非常关心的。李治膝下的子嗣,这些年死的死,亡的亡,剩下的已经不多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李显对太平公主才会格外的关心和爱护。
杨守文压低声音道:“王修福,你知道是哪个吗?”
杨守文转身,面对那些举子沉声道:“今次武举,本是圣人特意开设的恩科,本意是想要为国选材。可是现在发生了这种事,非但是对我等武人的侮辱,更有悖于圣人初衷。我知道大家都很委屈,但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的确有必要进行搜身。
这个人还算机灵,而且能说会道,还会使一手好剑器……母亲竟然知道他?”
“乙李,别想了。”
事情闹到这一步,想要善了已无可能。
“待会儿给他检查的时候,你仔细一点。
太平公主甚至不敢深呼吸,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说完,他用手一指一个校尉,“你过来。”
看上去,她似乎是随口一问,但实际上,却一直在观察太平公主。
杨守文站在一旁,看似很随意,却一直留意着王欢喜。
也正是因为这样,太平公主对穆明玉的使用非常谨慎,从来不给他出风头的机会和_图_书。这是对穆明玉的保护,也是她自保的手段。自家老娘的可怕之处她非常清楚,一旦被她知道了穆明玉的身份,势必会引来武则天最为凶残和毒辣的清洗。
就见王欢喜在检查了王修福之后,转身刹那,一只手放在手臂上,扭了两下。
武则天凤目微合,隐去了眸光。
身在帝王家,何曾有亲情?
武崇训见状,也站了出来。
“王校尉,帮我一个忙。”
杨守文一边说,一边把袖子卷起来。
一个小校拿着一副弩箭走过来,呈递给了薛楚玉。
王欢喜轻声道:“我知道。”
有能力,有心计,有手段……武则天知道,女儿是坚定的李唐拥护者,毕竟她身体内,流淌着李唐的血脉。别看她平日里放荡不羁,甚至骄横跋扈,可实际上,却心思细腻。这些年来,太平公主在明里暗里,维护了不少李唐宗室的利益。
他心脏犹自砰砰直跳,如果不是他反应及时,把弩箭丢掉,估计也要危险了!
“既然征事郎能受得这搜身之辱,我也愿意接受检查,以证明我的清白。”
……
“原来是史真人的亲戚啊。”
史崇玄因而也有大德之名,和宗室皇族,乃至于关中大阀都有非常密切的关系。
考场中,骚乱已经平息。
他没有想到,杨守文居然还记得他名字。
难不成真要大开杀戒吗?
说着,她有意无意的瞄了李旦一眼。
此人属茅山宗传人,据说和司马承祯是同门师兄弟。不过,司马承祯师承潘师正,属于正宗和图书的上清派传人;而史崇玄则是茅山宗另一派的传人,两者并无交集。
乙李,仍有些发懵!
三十八名参加决战的举子,经过刚才的混战之后,能完好无损站立在考场中的,除杨守文武崇训之外,只剩下十五人。王修福早已丢弃的兵器,混在人群中。
一众举子见状,也都脱下了身上的袍子。
这两个人,一个是梁王之子,授官左卫中郎将;一个名动两京,在文坛上声名响亮。他们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都愿意脱衣接受检查,令一众举子也无话可说。
“太平,母亲唤你作甚?”
太平公主看了李显一眼,轻声道:“没事,母亲只是问我些事情,太子不必担心。”
此事,因我而起,我愿第一个接受检查。”
“啊?”
杨守文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王修福有问题。
这说明武则天已经觉察到了什么,亦或者说,穆明玉做了什么事情,引起了武则天的关注。
穆明玉虽在女儿身边做事,但毕竟是个新人。女儿平日里也就是给他安排一些小事,至于他在外面的活动,女儿不曾留意。母亲,是不是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?”
杨守文的提醒对他而言,颇有善意。
太平公主心里一沉,在电光火石间,心思百转。
和武则天这片刻的对话,她贴身的小衣已经湿透,贴在身上,湿涔涔。凉飕飕好不难受。
可是,武则天突然提到了穆明玉。
这可不是一个糊涂的母亲,她的精明,她的手段,在过去几十年中,已经展http://www.hetushu.com露无遗。
只不过,他并不想声张。
如果发现什么状况,不要声张,私下里偷偷告诉我就是。这件事,你最好别掺和。”
这两个兄长的高下也随之显现出来。李显是一个好哥哥,但是论心计,却远不似李旦深沉。
王欢喜检查了一遍之后,转身朝薛楚玉和李元芳摇摇头,表示没有问题。
伴随着他一声令下,千骑卫士唰的就逼上前来。伴随着仓啷宝刀出鞘的声音,那些喧哗声立刻止息。
这场恩科,的确已经超出了他一个豹韬卫校尉可以掺和的程度,最好是置身事外。
“杨青之,倒是晓得分寸。”
她立刻回答道:“明玉是女儿今年招揽的一个人才,如今在女儿身边做一个典直。
或许母亲对她很爱护,可如果触犯了她的底线,相信也不会心慈手软。
这不仅仅是对武则天的挑衅,更是对他的挑衅。
太平公主强忍着扭头的冲动,一副茫然之色。
他想不明白!
她是武则天的鹰犬,更执掌着武则天手中最大的密探组织,小鸾台。
杨守文搂住乙李的肩膀,轻声宽慰道。
上官婉儿是做什么的?
也就是说,这考场中,除了都摩顿和那个自杀的死士之外,还有同谋者。
为什么?
李显见太平公主脸色不太好看,忍不住关切问道。
他更想知道,王修福背后究竟是什么人!若是现在把王修福抓住了,恐怕也就断了这条线。想到这里,他忍不住又扭头朝都摩顿的尸体看了一眼,迈步走到仆固乙李身边。
hetushu.com但是,太清观在长安地位崇高。
有小校从都摩顿的身上搜出了一副弩箭,也证明了之前杨守文的判断没有错误。
李元芳还真没有这勇气下令。
“杀人,有时候不需要理由。
那可是一个精明的女子,她既然注意到了穆明玉,难道说那穆明玉做了什么事情?
只要她有一丝半点的露怯,武则天就能觉察。
李元芳扫了众人一眼,沉声道:“千骑列阵,拔刀。”
杨守文突然开口道:“我有话说。”
“慢着!”
如同太平公主了解她一样,她也了解自家的这个女儿。
“将军,在考场中还发现了一副手弩,但是并未发射。”
“呃,穆明玉是幽州人氏,是长安太清观观主史真人的亲戚。
举子们闻听,顿时激动起来,大声叫喊。
穆明玉的身份和来历,她非常清楚。
太平公主的眼中,旋即闪过了一抹怒色。
他轻声道:“征事郎放心,待会儿我要是看出问题,会给你一个暗示。”
包括太子李显,相王李旦……她或多或少都有帮助。
如你所言,他或许喜欢我作的诗,但未必喜欢我这个人。亦或者,他身不由己,所以才要杀我。可不管怎样,他杀我的事实不会有假,你我就别再继续深究。”
王欢喜知道,杨守文是好意。
都摩顿一直都很敬重杨守文,特别是杨守文闯观国公府,在观国公府内作《侠客行》之后,更让都摩顿无比仰慕。那首《侠客行》,被都摩顿反复背诵,甚至还找人写下来。要知道,都摩顿目不识丁,却整日盯着侠客行www.hetushu.com,可见他的喜爱。
只见李旦脸色平静,丝毫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。
第三副弩箭!
他想了想,突然厉声道:“所有举子,脱下外裳,赤裸上臂……若有反抗者,格杀勿论。”
太平公主心里再次一沉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一场武科,竟然有两个人身怀利器。
薛楚玉忍不住称赞道。
他到现在都无法接受,都摩顿意图杀死杨守文的事实。
他到了长安之后,便投到了史真人门下。后来史真人有把他举荐给女儿……母亲知道,史真人是当年领女儿入道之人,他既然开口,女儿自然无法拒绝,便把他留在身边。”
太平公主躬身退下,当站稳之后,只觉有些头晕目眩。
李元芳也露出欣赏之色,点点头,“这家伙一直都有些机灵,倒是省了我们许多麻烦。”
王欢喜一怔,旋即心中狂喜。
薛楚玉拿着手弩,检查了一遍之后,递给身旁的李元芳。
武则天微笑着点了点头,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。
那校尉,正是在举重时曾私下里通知杨守文,弓矢有问题的人。杨守文依稀记得,他叫做王欢喜。待校尉靠近过来,杨守文已经解开腰带,脱下了外裳,递给了王欢喜。
虽然没有抬头观察,但她却知道,此刻武则天一定在看着她。
薛楚玉也感受到了巨大压力!武则天命他监考,却发生了这种事情,让他感到颇为难堪。
武则天知道,太平公主口中的史真人,名叫史崇玄,是长安太清观的观主。
“青之,你要说什么?”
听到了太平公主的回答,武则天的心思一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