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四百六十二章 从此世上无安乐(二)

但由于郭子仪和郭暖都还没有出现,杨守文更不敢引用唐代的那些公主和驸马,于是就用汉光武帝刘秀取代了唐代宗,让伏波将军马援,代替了汾阳王郭子仪。
也许,这样能让她更加明白吧!
他已经伤害了李裹儿一次,若是再伤害她……
“可他为什么不给我回信呢?”
武延基饶有兴趣的念叨,兴致勃勃往下看去。
不过,在当晚,李裹儿终于收到了杨守文的回信。
你现在跑过去一闹,弄不好会激怒了祖母,到时候那杨守文,也就更加危险了。”
那戏文中的故事,他似曾相识。
“打金枝?”
她越是想知道杨守文的态度,智商也就越变得蠢萌。幸亏还有七姊姊,否则不晓得要变成什么模样。
“郡马,请你来是想让你看看,这杨守文到底什么意思?”
但杨守文却能够体会到,她在字里行间的关怀。
当晚,李裹儿没有收到杨守文的回信。
与此同时,从长洲押送来的第一笔黄金,共计十五万金,安全抵达洛阳。
这内在的,外在的影响太多。
据高力士传信说,她写给杨守文的信,杨守文已经拿走了,估计也已经看过了。
故事,到这里结束了。
这丫头,快要疯魔了!
整个洛阳,顿时轰动了!
以往,人们对身边的倭人并无关注。
之前,杨守文曾怀疑过高力士。
不行,我要进宫,找祖母说一说。”
杨守文等高力士离开,便打开了书m•hetushu•com信。
第二天,杨守文就收到了李裹儿的信。
杨守文蹙眉沉思,感到有些为难。
也许以后安乐会有变化,但目前而言,她还不是史书中记载的那个皇太女。
马援大寿,公主前来拜寿。
但因为这件事,使得不少人开始提防起来倭人。
他再次感到头疼了!
原本以为这些倭人是来朝圣,可没想到竟然是居心叵测。白江口之战,由于唐高宗李治的隐瞒,民间知道倭人曾与大唐开战之事的人并不多。可随着那苏我三郎被押解到洛阳之后,许多被人已经遗忘的事情,开始在坊间流传了起来。
就这样,又过了三天。
那里面,恐怕也有不少属于他个人的观点。春秋笔法嘛,微言大义……有的时候表面上看不出什么,可实际上,存有太多不真实的东西在其中。比如史书里还说,安乐公主如何如何……但是杨守文和安乐结识以来,并没有看到那种迹象。
武延基看得如醉如痴,等发现戏文没有结尾的时候,顿时急了!
他之所以没有立刻回信,想来也有他的苦衷。我们不妨等两日,看他到底怎么回答吧。”
洛阳城里的人们,却渐渐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……一直得不到什么确切的消息,同时那些编造小道消息的人,被抓走了好几个,也使得谣言立刻沉寂了下来。
除此之外,长洲还传来了关于日本人的消息。
可她身边的人却说,你和*图*书是公主,怎能低三下四?
虽然不知道他一个太子内坊局的典直,怎么会干起了掖庭局的事情,但却可以看得出来,他对李裹儿的忠诚。要知道,这东城狱守卫森严,传递消息可不是一桩小事。万一被人发现,弄个不好,高力士就会有杀头之祸,其中风险不小。
“我哪有胡闹?”
“公主,你别着急,且等一等。”
“这些消息,恐怕是祖母命人传出,为的是减少坊间对杨守文的讨论。
听了李仙蕙的话,武延基沉默了。
马客卿历史上的确是马援的儿子,不过早夭,并无记载。
事实上,刚才她看完了这戏文之后,比武延基差不了多少,更对杨守文是破口大骂。
不过,杨守文看出来了。
她这心里的盘算,又岂是李仙蕙等人能够明白?
哪怕是司马光的《资治通鉴》,就能说是秉公直言吗?
武延基在李仙蕙的眼色示意下,站出来开导李裹儿。
信依旧是通过高力士送来,依旧是藏在食盒之中。
其实在昨日的回信里,他已经有所暗示,可是……难道说,她没有看出来吗?
洛阳人得知那日本人的心思之后,也都是大吃一惊。
武则天究竟是怎么想的?谁也不清楚。
从长洲方面传来的消息,整个游仙宫里,除了那皇泰宝藏之外,还有五斗米教三百多年来积蓄的大量财富。根据高戬等人粗略计算,整个游仙宫中的宝藏,合计价值不下于亿http://m•hetushu.com贯资产。如果换算成开元通宝的话,那就是近一千亿钱……
以上这些,是戏文的背景。
而到了春秋战国时期,娱神的歌舞逐渐演变为娱人的歌舞。
转眼之间,杨守文被关进东城狱已经快一个月了。
南市甚至出现了驱赶倭人的情况……唐人的民族自豪感是无以复加,对于倭人的挑衅,自然无法容忍。甚至不少人开始建议,朝廷应该向那些倭人开战……
高力士同样如此,谁又能保证,他在跟随李隆基之前经历过什么呢?
“可是,这么久了,祖母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武延基正在和朋友吃酒,听到消息后,便急急忙忙赶来郡主府,为李裹儿出谋划策。
接下来,便是戏文的正文。
信中,依旧是一首诗经里的诗,大体意思是询问杨守文情况如何,有什么需要?
这家伙,实在是太缺德了!
马客卿迎娶了刘秀的女儿,处处谨慎小心。而他,不同样也有过这样的感受吗?
这一巴掌,却惹了大祸。公主自觉是受了委屈,于是跑回宫中,向刘秀和阴丽华哭诉委屈。而马援在得知马客卿打了公主之后,也吓得不得了,把他绑入宫中……
这么多的事情发生,杨守文事件的关注度,自然也就降低。
公主和马客卿成亲之后,依仗着她公主的身份,处处管束制约马客卿。
李裹儿这封信,内容不多。
李仙蕙看着他那猴急的模样,忍不住捂着嘴笑了和-图-书
高力士和他,依旧没有任何交谈,放下食盒之后便匆匆离去,什么话也没留下。
在汉魏到唐代的数百年事件中,更先后涌现出‘百戏’、‘参军戏’和以扮演生活小故事的歌舞‘踏摇娘’等形式,使得戏曲艺术进一步发展。而教坊这类机构的出现,伴随着乐府的发展,以及诗歌声律和叙事诗的成熟,到了武周时期,戏曲已经完成了其萌芽阶段的成长,开始正式进入形成期,并且发展很迅猛。
于是,在拜寿的时候,公主没有下跪,惹来马客卿的不满,于是和公主评理。
史书,终究是人写的。
虽然有些不开心,但李裹儿也知道,有些事情急不得。
可是,该怎样才能让她明白,自己内心的想法呢?
李仙蕙和武延基看着气鼓鼓,好像一头发怒的小狮子一样的李裹儿,不禁摇头苦笑。
杨守文在庭院中徘徊,良久之后,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。
戏曲,这个名词最早是出现于宋代。
“郡主,下面呢?下面呢?”
“这是什么?”
李裹儿对此却非常不满,在郡主府牢骚道:“那开启游仙宫的功劳,明明是杨青之的,为什么没有人提及?还有,抓捕倭人,也是杨青之的功劳,怎么只字不提?
按道理说,如果她生气,应该早就杀了杨守文才对;如果她没有生气,至少也会提起由头。可现在呢?武则天对杨守文不闻不问,就好像把他给忘记了一样。
两人争执不下,马客卿一怒和图书就打了公主一巴掌。
可是在发生了李裹儿的事情之后,杨守文意识到一件事,那就是‘史,不可尽信’。撰写史书,说是要以春秋之笔,秉公而言。可实际上呢?一部史记,里面夹带了多少私货?
……
高力士恐怕是专门过来通风报信,传递消息的。
李仙蕙苦笑道:“这是杨守文的回复……这一连几日不见动静,没想到他却写了半部戏文出来。”
吓得李仙蕙连忙拽住了李裹儿,“裹儿,你别胡闹。”
有的时候,她并非是故意刁难。可身边的人会煽风点火,她身为公主,有时候不免有些骄横。马客卿虽然不满,可是面对公主的身份,也无可奈何,忍气吞声。
武延基拿着一摞文稿,感觉有些发懵。
这是一篇戏文,讲的是汉朝时期,王莽篡位,汉光武帝揭竿而起。当时汉光武帝手下有一员大将,就是伏波将军马援。他追随刘秀立下赫赫战功,更在建武十八年,一举平定了岭南交趾人的叛乱,班师回朝。汉光武帝刘秀很高兴,于是让女儿嫁给了伏波将军马援的儿子马客卿,和马援结为亲家,马家声势无二。
杨守文这个打金枝的戏文,实际上就是后世所流传的《打金枝》。
“杨守文既然收到了你的信,一定已经明白了你的心思。
不过,早在原始社会,伴随着原始歌舞的发展,衍生出了社火、傩戏等艺术形式。不过这时期的歌舞戏曲,大都是以娱神为主,只是后世‘戏曲’的雏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