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四百九十三章 帝王之家无小事(下)

他虽然已经不问朝政,可是这朝廷的邸报,却从未断过。
“嗯……不错,清香淡雅,倒是与朕之前所饮茶汤不同。
葛尔家族的论钦陵战功卓著,使得葛尔家族的威望越来越高。赤都赞普也许是学习越王勾践,卧薪尝胆达十余年。万岁通天元年,他趁葛尔家族在西域战败,诛杀了勃论赞刃。但次年,论钦陵与正赞藏顿大败王孝杰,使得吐蕃再次取得上风。
狄仁杰看清楚来人,心里一顿,但是却没有太吃惊。
窗外,小雨淅淅沥沥。
韦氏闻听一怔,忙看向李显。
李显有点不高兴了,沉声道:“梓童,我知道你对青之不满,可你要明白,青之说到底,将来都是咱们的女婿。哪怕裹儿没了封号,也改变不了他是我女婿的事实。
而在她登基之后,面对内忧外患,也是因为狄仁杰的尽心竭力,陪伴她渡过一个个难关。
圣人,请茶。”
“正是!”狄仁杰也不隐瞒,笑呵呵道:“圣人来的正好,臣刚学会了一种饮茶的新方法,正好与圣人演示。”
杜松芒波杰有意趁热打铁,夺取青海。
李显那胖乎乎的圆脸上,浮现出一抹笑容,轻声道:“这对我而言,也许是一件好事。”
自当年太和*图*书宗皇帝与之和亲之后,平静了一段时日,又开始蠢蠢欲动。
“唉,你操这心做什么?裹儿虽然调皮一些,但却不会害自家人。”
从屋外走进来一个人,身穿黑色大袍,头戴帷帽,遮掩着面孔。
片刻后,他站起身,走到了地图前。
仪风元年,松赞干布的孙子芒松芒赞病逝后,他的儿子赤都松赞继位,成为吐蕃第三十五人赞普。赤都松赞,又名杜松芒波杰。很多人以为,他是松赞干布的子孙,和大唐的关系密切。可实际上,从芒松芒赞开始,吐蕃和大唐的关系已经不复从前。
武则天眼中的笑意更浓,又吃了一盅,而后闭上眼,慢慢品味回甘。
“安西,安西!”
苏我三郎的供词,令得朝堂震动。
“哈哈哈,他杨青之有求于老臣,老臣便收了这礼物,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武则天和狄仁杰说话很随意,乍听上去不似君臣,更像是朋友。
你没听说吗?昨日狄公去了桃花峪,和杨守文畅谈许久……也许,和这件事有关?”
他也不客气,直接在茶船后坐下,烧起水来。
武则天也是颇为恼怒,感觉自己被日本人所迷惑。
狄仁杰已经泡好了一道茶,把茶盅呈到http://www.hetushu.com了武则天的面前。
武则天微微一笑,接过茶盅,抿了一口。
“圣人,请先饮茶。”
“满上满上,这清茶的滋味更好。”
而事实上,她和狄仁杰的确是朋友。
“可是,臣妾总觉得,这件事说不定真的和杨守文有关。裹儿那脾气你也知道,虽然调皮,可实际上天真的很。整日里和杨守文在一起,万一受了他的蛊惑怎么办?”
而且,这饮茶的方法,和杨青之所著《茶经》里记载的方法也不一样,但似乎滋味更好。”
狄公看完了一份邸报之后,闭上眼睛,喃喃自语。
武则天把帷帽放下,然后摆了摆手,房门旋即被人关上。她迈步走到书桌前,看了一眼书桌上的那些邸报,然后又朝墙上的地图看了两眼,便绕过了书桌坐下来。
武则天也不见怪,走到茶船旁坐下。
“可惜,我这边不似青之那边的讲究,他为了吃茶,只取翠云峰的初乳泉水。这两日一下雨,老臣便无法派人去取,也使得这茶水的滋味,比不得青之那般香醇。”
狄仁杰笑道:“他有求于老臣,又有什么奇怪?”
来来来,老臣还有一首茶诗奉上:人谓百花好,我称茶独王。一杯清肺http://www.hetushu.com腑,入梦亦留香。
她,已经七十五了,而狄仁杰今年,也已经七十。
狄仁杰蹙眉,看着地图上几处用红色涂抹的地方,不禁摇头叹息。
狄仁杰露出不耐之色,沉声喝问。
这是一幅大唐疆域图,看成色很新,应该是才贴上没多久。
在赤都松赞执政前期,吐蕃由葛尔家族所控制。
他背着手,左手食指轻轻叩击右手的手背,眼中流露出一抹凝重之色。
不过,从她走路的姿势可以看出她的性别。她走进房间,然后把帷帽轻轻摘下。
就在这时,书房的门突然被人叩响。
狄仁杰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老臣从昨日便等待圣人前来,没想到等了整整一天。”
这赤都松赞对大唐疆域一直是虎视眈眈,自圣历二年起,不断发起挑衅。
“父亲,有客来访。”
大唐的疆域广袤,但实际情况,并非想象的那般美好。群狼环视,真的是群狼环视啊……吐蕃、突厥、契丹、靺鞨、六诏、安南……以及新近才标注的日本国。
她想要打听这究竟是谁的意思,如果是杨守文的主意,他又想要做些什么。
对武则天的脾气和性格,狄仁杰绝对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,了解的不能再了解。你越是和她和-图-书兜圈子,她的疑心就越大。有些事情,若敞开来说,她反而可以释然。
地图上,标注着不同颜色的箭头,也代表着大唐周边的情况。
吐蕃!
她看起来对这书房很熟悉,似乎不是第一次造访。
说完,她便一饮而尽。
几个女儿离去之后,韦氏留下了李仙蕙。
仅仅是安西四镇,吐蕃和大唐之间已经数次交锋……
“狄公去了桃花峪?”
武则天眼中闪过一抹精芒,沉声道:“他有求于怀英你吗?”
来人,正是武则天。
狄公坐在书房里,翻阅邸报。
“臣狄仁杰,拜见圣人。”
“你是说朕来的晚了?”
两人相视一笑之后,武则天的目光,便落在了屋中的茶船上。
“一杯清肺腑,入梦亦留香。”
只是很明显,李仙蕙也不太清楚状况。
有时候,一个月更换三五张地图,也都很正常。
从她执掌后宫的那一天起,就知道了狄仁杰。
……
“怀英,看起来朕的到访,是在你的意料之中啊。”
为了李唐江山,他已经呕心沥血的五十年。哪怕现在他的精力和身体都不如从前,但是对朝堂的关心,却从未停止过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武则天对他始终保持尊敬。
也正是这原因,西域的局势一直都处于极和-图-书其混乱的状态之中……
狄仁杰一笑,却没有回答武则天的问题,而是为她又满上一盅之后,轻声道:“杨青之想去西域。”
“臣,不敢。”
我倒是觉得,裹儿这次把大家找过去,说不定会是一件好事。
“他求你什么?”
事实上,狄公书房里的地图,在他身体康健的时候,差不多每个月都要更换一次。
良久,她睁开眼道:“怀英,这首诗可是出自青之手笔。”
放心吧,青之不会害咱们。
“受了蛊惑又如何,那还不是孤的女婿?”
圣历元年,杜松芒波杰与大臣论岩合谋,诛杀论钦陵所部,赤都松赞随即掌控大权。
“没想到刚直不阿的狄怀英,居然也收受别人的礼物。”
“这是你从召机长老那里得来的?”
是狄光昭……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房门打开。
可是论钦陵却擅自和武则天议和,令杜松芒波杰恼羞成怒。
“谁?”
在去年的时候,武则天就想要兴兵征讨。但狄仁杰劝阻了武则天,不是他不想征讨,而是日本的情况还远远达不到兴兵的程度。他更重视周遭的那些个胡人。
她和他之间,没有什么男女私情,但很多时候,在武则天看来,狄仁杰更像是她的知己。
“呵呵,老臣就知道,圣人会喜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