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四百九十八章 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(下)

公主们自庐陵返还,乍见帝都繁华,难免会有失态。
武延晖心里一阵火热,仿佛看到了数之不尽的钱财,正向他滚滚而来。
王同皎倒是还保持着冷静,轻声道:“青之,那咱们岂不是变成了商人?”
而武延晖和杨睿交更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,呼的站起来,“青之,你说吧,咱们怎么做?”
哥哥们,单只是玩,谁都会。
兄长所言不错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。可是兄长莫忘记了,当今天下,乃圣人之天下,太子根基不固,我等正应为他收拢民心,令百姓们知道,太子之仁德,为他巩固东宫地位。一味强取豪夺,百姓不会说公主如何,只会说太子失德、昏庸。”
杨守文道:“太宗在世时,曾说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
杨守文一指武延晖,“陈王,我知道你喜欢斗鸡,那我问你,你每月下来,在斗鸡上开销几何?”
不过,以青之之见,我等又该如何是好呢?”
武延基也是深有体会,表示赞同。
可那些庸脂俗粉又有什么意思?不过是半点樱唇万人尝,一双玉臂千人枕,你他妈的就不觉得恶心吗?你堂堂观国公,想要找那娇艳女子,不过易如反掌。开设一间会所,把那教坊中的女子要过来,听听曲,看看戏,岂不也是一桩乐趣?”
他日太http://m.hetushu.com子若登基九五,我们就把这些生意做到全天下,做到边塞,做到六诏,做到西域,做到安南,做到吐蕃。这世上,从不缺那钱多人傻之辈,我们更有赚不完的金钱。”
在这个时代,商人绝对是一个低贱的代名词。
几位驸马面面相觑,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。
“好斗鸡的话,怎地也要百十贯。”
圣历二年,公主命人在长安强夺延福坊六百亩土地,而后又侵占崇业坊安国寺一半的田产……
王同皎道:“青之,你说的这些道理,我们都懂。
武延基四人相视一眼,齐声道:“青之,此事便交给你谋划,我等会全力支持你。”
但心里面还是很高兴的,毕竟这是杨守文第一次给他送礼物,也代表着两人的关系得到缓解。
这是李仙蕙从太微宫回来时,给他带来的礼物。
“哥哥们,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,谁赞成,谁反对?”
武延基、武延晖和杨睿交相视一眼,默默点头。
“谁说不是啊。”
王同皎道:“青之说的,也有些道理。
他把那些已经凉了的茶水倒掉,换上新茶,分发给众人。
他抬起头,厉声道:“杨青之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“人好奢华,我也喜欢。
“几位兄长糊涂,我们守和*图*书着金山,何必跑去与民争利?
上上下下几百号人,全凭家中那点浮财制成。这洛阳城里,你不摆架子,人家不会理睬你,连他妈进城都可能受到刁难;你摆架子,就需要大笔的花销。不说其他,只那几百号人吃喝拉撒,每个月就要有一大笔支出,想想也的确是骇人。”
我知道你虽不懂拳脚,却喜欢那角抵戏。
武延晖眉头一蹙,沉声道:“那又如何?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。
“父亲,女儿不活了!那杨守文欺人太甚……”
可是,我们该怎么做呢?”
说完,杨守文长出一口气,复又坐下。
杨守文听罢,突然间哈哈大笑。
今太子入主东宫,但毕竟根基不稳。他十余年久居庐陵,在洛阳、在长安并无人望。所以,太子之位,就犹如空中楼阁,一不小心就会坍塌。我今日来,便是想请几位兄长和我一起,为太子夯实了地基。刚才我念的那些东西,看似小事,可实际上,却会对太子产生巨大影响。为子女者,自当为父母分忧……公主们长住深宫,不晓得外面的疾苦。可我不相信几位兄长,会听不到下面的埋怨。”
杨守文的笺纸上,记载了几位公主还京两年来的所作所为。
杨守文见状,不禁松了口气。
平民尚且如hetushu.com此,更何况各位兄长应酬繁多,难免花费惊人。
就在这时,房门突然被推开,宜城公主披头散发的跑进来,扑通就跪在了李显面前。
“是啊,如果你在洛阳设一个专门斗鸡的场所,把那些勋贵子弟聚在一起,然后对外开出盘口,会是什么景象?更不要说,那些豪商子弟削尖了脑袋想和我们这些人结实,我们就给他这个机会,你说他们进到你的会所之中,会没有花销?”
凭你我的名气、身份、地位、人脉……何必去断那些苦哈哈的生路?想赚钱,我们有大把的机会……最重要的是,我们还可以借此机会,助太子坐稳了东宫……
“还有你,继魏王。
可那又有什么意思?假的!哥哥,那都是做戏……咱们弄一个比赛,让他们真刀实枪的搏杀,会有大把人过来捧场,到时候你非但不用花钱,反而能赚的大笔金钱。”
杨守文又一指杨睿交,“观国公,你好歌舞,流连于青楼瓦舍之中。
众人,不由得陷入了沉思。
说着,他拿起手中的笺纸,轻声念道:“新都公主自还京以来,受六百户封邑。然则公主在洛阳,与圣历元年夺永丰坊清凉寺为别府,后又夺走利仁坊三百亩土地。
公主还京,拿一些土地,又算得什么大事?
杨睿交忍不住拍腿诉苦和*图*书道:“别的不说,就说我那观国公府吧。
诸君,这洛阳城里什么人最多?勋贵子弟,名门望族最多;我们最擅长什么?玩,我们会玩啊!那我们又有什么优势?我们的名气,我们的人脉,谁又能够比拟?”
想想吧,只要太子一日在东宫,谁敢动我们的生意?
“青之,你说的不错!”
不过是一群刁民的抱怨,青之又何必大惊小怪呢?”
不过,有道是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我也知道,诸位兄长虽贵为王侯,亦或者出身名门,但是在这繁华之所,也难免囊中羞涩。我常听人说,洛阳居,大不易。
武延晖接过笺纸,扫了一眼之后,脸色顿时大变。
是夜,李显坐在书房里,满脸笑容的看着身前的茶船,已经摆放在茶船上的精美茶具。
他沉声道:“既然哥哥们都不反对,那么接下来,咱们就好好商议一下,怎么才能更轻松的一边玩着一边就把那钱财赚到手中。”
一会儿又拿起茶具在手中把玩,感觉格外有趣。
可是能一边玩一边赚钱,那才是真本事。”
不过,李显打死都不相信,他那宝贝女儿会炒茶。
……
定安公主同样如此,圣历二年夺走青元观,建为别府。
武延基的脸都涨红了,连连点头。
他坐在茶船旁边,一会儿拿起茶罐,闻一闻那清茶的芬芳和_图_书
观国公,长宁公主在短短两年内,把府邸扩建了三倍有余,同时还在长安,把高士廉的府邸以及左金吾卫的军营合起来,建成别府。去年末,圣人取消永昌县,公主却私自侵占县衙,当成宅院。此外,她还意图拿走魏王李泰在长安的旧宅……”
杨守文听了却笑了,“哥哥,谁说我们要站出来,咱们只要露个口风,就会有一大堆人拿着钱,哭着喊着为咱们站在前台。咱们只要藏在背后,默默的收钱就好。
他大声道:“哥哥们,这世上钱路多不胜数,就看你愿不愿意。
杨守文念完后,便把那笺纸丢进了旁边的火盆里,然后为几位驸马满上了茶水。
“几位兄长,我打听这些,绝非是要为难诸君,而是有肺腑之言。
据说,这茶船是杨守文亲手所制,那一罐茶叶,更是李裹儿亲手炒制。
说到这里,杨守文站起身来。
“这个……”
杨守文说这番话时,不由自主的动用了大蟾气,使得他的声音更具蛊惑。
杨守文微微一笑,沉声道:“陈王稍安勿躁,我今日请大家来,绝无半点恶意,而是要与大家一桩财路。”
公主们更是如此,特别是几位姐姐开府之后,府中人员杂多,便是一举一动,都少不得要有开销。虽说有封地,有月俸,可那些钱财想要过的舒服,却远远不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