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五百章 密旨(下)

他心中疑惑,但脚下却不停顿,随着那人来到了青牛观的禅院。
这里面,有杨守文的名气作祟,也有杨承烈日渐高涨的地位推波助澜。
可杨守文还是能一眼认出,那人正是武则天。而武则天左右,则分坐两人。男人打扮的,是许久未见的上官姑姑,上官婉儿;另一个一身杏黄道袍的女冠,便是李裹儿。
他正准备让小高把祭文送去洛阳,却忽然收到了李裹儿的口信,让他去青牛观一趟。
杨承烈派人通知杨守文,他准备回荥阳祭拜郑三娘,让杨守文写一篇祭文。
再后来,老爹得了高游击的赏识,我趁机想办法,把马味道祖孙调去了倶六城看守城门。马味道的外孙是个很聪明而且乖巧的家伙,我因此和马味道认识,也算有了交情。二哥若是到了庭州又不想被人知道身份,可以到倶六城找马味道。
一旁李裹儿闻听,顿时满面羞红,娇嗔起来。
我这边只要朝廷一旦开口,就会前往庭州。
杨守文眉头一蹙,沉声道:“你是谁?”
杨守文想了想,就让盖嘉运留下了马味道的联系方式。
如果离太阳太近,那些植物就会枯死;可如果离太阳太远,大地就会变成了冰川。
而在唐朝,商业是一种m.hetushu.com贱业。
所以,政治和商业从来都无法分割……
杨守文当然不会拒绝,于是绞尽脑汁,把祭文写好。
本来,盖嘉运想和杨守文一起走。
他忙收拾心情,快步走了过去,迈步走进禅房。
大唐国的有钱人很多,可惜苦于没有门路。
他相信,杨守文一定知道该怎么做!
杨守文心中疑惑,但并未因此而迟疑,走上前叩开了山门。
那日会了狄仁杰后,便再也没有了下文。
这老太婆说话夹枪带棒,好像是来找事的啊。
那古怪的称呼,让武则天三人都笑了。
才一到青牛观门口,就立刻产生了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。
转眼间已到了二月十八,盖嘉运在拿到了狄仁杰的书信之后,也准备告辞离开。
哪怕是个犯官,也是极好的!
他立刻觉察到,这青牛观的气氛不太正常,周遭似乎有不少人游荡,却又不想等闲之人。
难不成,有什么大人物在青牛观?
对了,神秀长老托我问你,楞伽经读的怎样了?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,可以写信给他。”
他不是什么商业奇才,同时也不懂什么发明创造。
杨守文送了一套茶具,并且开始维护他的声誉,表明了他的态度和图书和立场。
商业是大地,政治是太阳。
到达青牛观的时候,阳光正好。
盖嘉运想了想,沉声道:“庭州倶六城南门旅帅,名叫马味道。
他立刻收拾了一下衣裳,便赶去青牛观。
禅房里,有三个人。
“老三,你这次回去,先拜访唐都督。
……
他想去西域,时间越久,吉达可能就越危险,所以心情难免有些焦躁。
哪怕那些世家大族也暗中经营商业,可对外却恨不得和商业撇清关系,然后再踩上两脚。在这个时代,商人的地位很低,他们对政治的渴望,远远超过了普通人。
上官婉儿笑道:“你如今可是佛门弟子,言语间还是要守清规戒律才是。
有军方的身份?
……
那也是个精明的主儿,他辅佐宋氏,在短短两年时间里,把鹿门春这个原本没有半点名气的牌子,生生打造成了洛阳十大品牌之一,甚至有可能成为朝廷贡酒。
李显也用这种方式告诉杨守文:你是我的女婿,我们的家丑,不可以被外人知晓。
最好能够讨要一个职务,但不要留在凉州。去庭州,亦或者到安西……回去之后,你可以凭借你的官身,暗中打探大兄的消息。我相信,大兄一定会留下线索。
m•hetushu.com上官才子?”
杨守文摸了摸自己那光秃秃的脑袋,便笑着道:“贫僧拜见姑姑。”
但如果宋三郎没有这方面的本事,就算有杨承烈父子相助,恐怕也无法达到这种效果。
杨守文不想去过问,因为他相信,凭武延基们手里的智囊,绝对能‘玩’出花儿来。他身为他们的一份子,该他的不会少一文钱。再说了,他还有李裹儿坐镇呢。
“青之。”
“臣在。”
一晃,十天过去。
“姑姑,那楞伽经已经能够背下,不似某人,至今只背下了道德经。”
具体怎么去运作?
杨守文心里感到有些奇怪,但也没有多想。
他最大的优势,在于他领先于这个时代一千五百年的观念。
“召机长老,请随我来。”
武则天摆摆手,示意他不要起身,而后上下打量了几眼后,沉声道:“朕听说,你要去西域?”
武则天慈爱的看着李裹儿,探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看着杨守文的目光也柔和许多。
杨守文其实并不是很清楚!
杨守文对宋三郎这个人选,颇为满意。
桃花峪的一次聚会,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?
武则天凤目微合,沉声道:“朕记得,你不是称呼婉儿做姑姑吗?怎地现在用不着了,便改口和-图-书了不成?”
他是个配军,因犯了罪,被流放庭州。早先马味道是独山旅帅,因为得罪了独山守捉使,差点丧命。他有一个外孙年仅十岁,我看他可怜,于是就找了人求情。
“回去之后,什么都别说,等我前去和你汇合。”
‘奴婢’二字出口,杨守文顿时了然。
我会让他配合二哥,有什么事情,也方便联络。”
杨守文先是拜见了武则天,而后对上官婉儿道:“上官才子别来无恙。”
送走了盖嘉运之后,杨守文继续在桃花峪耐心等待。
杨守文用了一个‘玩’的概念,希望能够让武延基们找到一个更为合适的赚钱途径。他也相信,这帮家伙绝对能‘玩’出各种花样,他们的资源,可说是无人能比。
一进禅院,杨守文更感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凝重气氛。他睁开开口询问,却见禅房门开启,从里面走出一个男子。虽然那男子一身便装打扮,可是杨守文却一眼认出了对方的身份。正是那天晚上在太微宫里,自称是‘张大年’的内侍。
李显这番举动,自有他的用意。
而李裹儿最后决定派出的代言人,是宋三郎,也就是宋氏的三哥。
不过,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要去庭州的事情……对了,你在庭州,有没有可以信任的www.hetushu.com人?”
杨守文虽然已经出家,却还背着个征事郎的散官职务。
因为她知道,宋氏也是个经商奇才。
“我明白!”
心中,已经隐隐猜到了那禅房里的人是谁,杨守文顿时紧张起来。
这是宫里的人……怪不得看上去有点古怪。
“长老切莫误会,是李真人让奴婢守在这里,等候长老前来。
“长老,坐吧。”
不过,他也有不满意的事情。
又过了数日,眼见着清明就快到了。
给杨守文开门的,是一个便装男子。
裹儿对这件事很有兴趣,甚至还拜访了宋氏。
“长老,快进来吧。”
“青之……哦,不对,应该是召机长老,别来无恙。”
“杨大哥!”
她在禅房,已经恭候多时,长老只管随奴婢来便是……”
而武延基们,却掌握了这世上最强大的政治人脉。
但朝廷一天没有松口,杨守文就一天不得动身。
正中间的人一身男人的装束,头大纱帽。
盖嘉运如果等,不晓得要等到什么时候。所以在三思后,杨守文写了一副字,让盖嘉运带给盖老军,到时候转送给北庭都护郭虔瓘,也算是全了当初在昌平的情意。
杨守文前世曾看过一本书,里面有这样一段话:政治和商业,就如同太阳和大地。
“还请陛下恩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