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五百零三章 刺客信条(一)

哪怕宜城公主已经被贬为县主,可是在普通百姓的眼睛里,裴巽依旧是一位驸马。
说实话,她对这个名字感觉有些熟悉,也很亲切。但不知为什么,她还是更喜欢公孙暖这个名字!
最终,武则天同意宜城入道,并赦免了裴巽。
圣历三年三月,清明雨纷纷。
记住,哪怕是明明有机会杀了对方,可如果你之前才有过行动,也不要出手。
靡靡细雨飘在空中,轻柔落在幼娘的脸上。
想要杀了黄文清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师父说过,做刺客要有耐心和足够的观察。
不过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武则天下旨,废除了裴巽和宜城公主的婚事。宜城现在已经入道,婚约自然无法继续。之后,裴巽被封为白渡桥使,命他看守白渡桥。
若换做自己的话,早就自杀算了,那还有脸继续活着?
而黄文清,更是能够比拟师父的绝世刺客……
幼娘躲在暗处,默默观察黄府的动静。上次,她杀了老陆之后,黄府曾经有一阵子的搜查。幼娘曾在黄府生活过,当然知道那和图书黄府犹如龙潭虎穴,危险至极。
心里面,对杨守文也多了几分忌惮。
每年这个时候,巴蜀的雨水格外充沛,而且极为频繁。
杨暖!
甚至连闻喜裴氏宗房,都宣布要断绝和裴巽的关系。
如此有情有义的公主,还能说什么呢?
如今她在长安,一方面把先前强占的土地房屋退还,一方面又把长安的宅院变卖,然后拿去铜川赈灾。铜川今年出现了大旱,从年初到现在,一滴雨都没有下。
自从遇到了陈子昂之后,幼娘就在陈府安顿下来。
也许,是因为梅娘子最后不惜舍身引敌,救下幼娘的缘故。
你要学会忍耐,学会等待,慢慢的观察,寻找目标的破绽。
由于下雨的缘故,那些个巡兵也变得极为懒惰。
入夜,又是一场小雨。
至于裴巽……谁还会在意他?
最终闹到了武则天的面前。
宜城的做法,引得不少人称赞。
那也许是陷阱,也许就会暴露你的行踪……
因为在武则天的旨意中,裴巽此生不得离开白渡桥,要在白渡桥当和-图-书一辈子的白渡桥使……
韦氏也笑着连连点头,表示赞成。
她也没有向陈子昂说明,因为她不知道,是否应该相信陈子昂。
可是现在……
可这个时候,却闹出了裴巽的事情……
陈府已经安静下来,屋外寂静无声。
原本并不是很出名,甚至因为之前被宜城公主砍掉了头发的裴巽,一下子变得人尽皆知。
裴巽霸王嫖,而且嫖的是两个其丑无比的女人!
她总觉得,公孙暖还有手里的梅花剑,是梅娘子留给为数不多的记忆。
因为,在事情发生的时候,杨守文正在荥阳!
甚至包括一些之前被她抢占了土地的受害者,也站出来称赞宜城。
雨水,顺着幼娘的脸颊滑落。
如果改回了杨暖,她害怕有一天,会忘记了梅娘子……
武则天闻听勃然大怒,便要下旨斩杀裴巽。
杨守文这手段,全无名士之风。
事情,愈演愈烈。
间隔的时间越久,你的特点会隐藏的越深。一个优秀的刺客,绝不是杀人如麻的屠夫。”
梅花剑,是梅娘子hetushu.com留给幼娘的那口剑。
她藏身在暗处,见左右无人,突然似灵猫一般窜出,来到了黄府的院墙外,纵身便翻过了高墙。
更重要的是,她至今仍没有梅娘子的音讯:师父究竟是生是死?她如果死了,尸体在哪里;如果她还活着,又会在何方?
不过,却没有人再为他说一句好话。
为了纪念梅娘子,所以取名梅花。
然后,你还要记住,千万不要随意出手。频繁的出手,也代表着你的特点,很快会被人发现。一旦你的特点被人发现,你就会明白,你的行踪会被对方所掌握。
“青之这手段,未免有些阴毒了!”
幼娘睁开眼,屋子里漆黑一片。
雨水有点凉,却让幼娘变得更加冷静。
李显在裴巽被押送去白渡桥后,忍不住对韦氏道:“不过,这样的结果,确是极好。”
她没有按照梅娘子的话去做,没有去洛阳找杨守文。
巴蜀地区,也迎来了多雨时节。
在这件事情中,太子李显和宜城都成了受害者,被许多人安慰。
更重要的是,除了李显和少数http://www.hetushu.com几人之外,根本没有人知道这是杨守文的主意……
所以,唯一的线索就是射洪的黄府。
大街上,行人稀少。
不过,她并未感到有什么不适应,而是翻身坐起,从床上下来。
宜城,因为裴巽的缘故,被贬为县主。
这就是在羞辱裴巽了!
所以,对外陈子昂唤她杨暖,但内心里,幼娘还是在提醒自己:我叫做公孙幼娘。
“幼娘,一个合格的刺客,首先要具备常人所无法比拟的耐心。
一早一晚几乎是两种天气,若非久居巴蜀的人,说不定就会对这天气很不适应。
……
陈子昂说,这是她原来的名字。
凭着陈子昂在射洪的地位,她轻而易举就获得了一个新身份。
宜城此时已返回洛阳,在武则天面前苦苦哀求,更表示愿意出家入道,以求免了裴巽的死罪。
她想要打听明白,梅娘子到底是生,还是死呢?
整个洛阳都在讨论此事,太子李显,以及宜城县主都变成了被议论的对象。不过这一次,宜城从之前的残暴不仁,变成了一个妥妥的受害者。甚至有人还和*图*书站出来说,如果不是裴巽蓄养小妾,纵容小妾,令那小妾在宜城面前张狂,宜城怎会爆发?
……
这小子手段下作,而且阴狠毒辣。不出手则已,出手就让裴巽永无翻身之日。看洛阳城里,谁说起裴巽,不是一副不屑之色?甚至包括不少裴巽以前的朋友,提起此人名字的时候,都会忍不住啐一口唾沫。这样的人想东山再起,根本没可能。
太特么丢人了!你就算霸王嫖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也可以啊,怎么能够……
夜间,细雨靡靡;白昼,阳光明媚。
之前,裴巽以为被宜城追砍,在许多人的眼里,似乎是受尽了委屈,故而颇为同情。
她一身夜行衣,轻手轻脚来到窗边,小心翼翼把窗户推开。而后,她把那口梅花剑背在身后,腰间系好了兜囊,纵身从窗户跳出去,然后如同一只灵猫一样,悄无声息便来到了墙角下。
……
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名字!
那两个女人更成了名人,她们睡得可是公主的丈夫,那可是驸马啊!
这消息好像插了翅膀一样,在最短的时间里,传遍了洛阳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