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五百一十章 真主信徒

前路,充满了未知和危险。
每一个宗教,都有其独特的流珠式样。
进入庭州之后,杨守文明显感受到了一些不同。
“大和尚果然是佛心坚定,既然如此,那就祝你西行成功,能获得你虽追求的无上法吧。”
我只听说黄胡子猖獗,但是却不知道他们是真主信徒。不过,想想似乎也不是不可能,那黄胡子第一次出现时,是在康国地区。而康国地区却是有一些真主信徒。”
“大和尚,西行之路可不安全……我听人说,你们中原有一部书,叫做《西游》。套用那书上所言,这西行之路有很多妖魔鬼怪,难道你就不怕死在这西行路上?”
“哦?那念得什么佛?”
杨守文听罢,不由得暗自在心里叫苦。
但由于倶六城位于金满西北,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关隘,更驻扎了兵马,于是便有了不小的名气。
“废话。”
“你是佛门弟子?”
“若得无上法,安得惜此身?”
由于倭马亚家族的旗帜是白色,故而在华夏历史上,把倭马亚王朝也称之为白衣大食王朝。
明秀和杨存忠,显然对真主教徒并不了解。
好在他们的度牒真实,而且上面有沿途的通关印信。加之西域本身就是一个崇佛之地,僧人的地位相对较高。所以http://m.hetushu.com,他们虽然受到盘查,但是却没有遇到刁难。
相比之下,杨十六对真主教徒的认识,显然更加深刻。
庭州,也就是后世的乌鲁木齐地区。
目送黄胡子离去,杨守文只觉腿一软,险些坐在地上。
“没想到,这些个黄胡子,居然是真主信徒。”
白天好像抱着一个火炉,到了晚上,又想要抱着一个火炉。
杨守文此行到倶六城,目的非常明确。
贫僧不想招惹是非,所以觉察到被利用之后,便与那位拔悉密施主分开,带着这三个徒弟上路。这一路上,未曾再见到那位拔悉密施主,估计他是走了另一条路。”
公元661年,倭马亚家族的叙利亚总督继位哈里发,以大马士革为首都,建立了倭马亚王朝。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,哈里发由原来的推举,而转换为世袭,从而使得天下大乱,真主教从此开始了大规模的军事扩张,声势也随之越来越大。
黄胡子首领看着他,而后又把目光从明秀三人身上扫过。
这里,充斥着浓浓的异域风情。
也难怪,杨存忠出身坊市,可以说一直是在洛阳长大;而明秀生而奉道,或许对佛教徒有了解,但是对于其他的宗教信仰,显然就不是很http://m.hetushu.com清楚,更谈不上了解。
一想到这些,杨守文就不仅感到一阵头大。
武则天让他来找人,原以为不是很困难的事情。
“念得什么经,修得什么法?”
“甚深般若,一行三昧,念佛者谁?”
道路,变得通畅许多,路上往来的胡商,也变得频繁不少。
说完,那黄胡子首领拨转马头就走。
于是,庭州也就随之演变成为丝绸之路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贸易枢纽,同时又担负着统辖西突厥十姓部落,以及防制突骑施、坚昆等少数民族,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。
他那车队里,不知道藏了什么物品。也许知道玉门关的哥舒将军喜好诗词,而当时贫僧见玉门关景色,一时兴起,赋诗一首,得哥舒将军所重,也就没有为难贫僧。
此时,白衣大食又唤作白衣大寔,占领了波斯之后,与大唐以乌浒河为界,陈兵对峙。
而戈壁的气温,更是昼夜温差巨大。
“你没有看到她脖子上的流珠吗?那打结的方式,是真主信徒特有的手法……没想到这西域之地,竟然还有真主信徒?莫非,那大寔人已经向西域渗透了吗?”
途径此地,故而在此留宿。敢问施主前来,把贫僧试图围困,又是什么意思呢?”
不过,他http://www.hetushu.com依旧保持平静之色,把九环锡杖倒插在身边的地上,双手合十微微欠身。
杨守文侃侃而谈,一脸坦然之色。
杨守文这半年的佛经,可不是平白看得。
别看他刚才表现的从容不迫,可是在看清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,心里面却颇为紧张。
它治下不过三县,原本与高昌相连结。贞观十四年,唐灭高昌,设立了庭州。它东联伊州,西通弓月城,碎叶川,也是大唐帝国在天山以北地区重要的军事重镇。
“拿着这牌子,若是有危险时,说不定能够救你们一命。”
但是对杨守文他们而言,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,便没有别的退路,只能继续下去。
这黄胡子首领,似乎对佛门弟子很有兴趣,于是开口问道。
“正是。”
“啊?”
“贫僧见过……在玉门关的时候,他曾邀请贫僧一同出关。不过在出关之后,贫僧便与之分道扬镳。”
“和尚,那我问你,你从玉门关来,可曾见过一支从狼山来的商队?”
在数日之后,杨守文一行人绕过了金满城,来到倶六城外。
他听到杨守文的话,忍不住道:“阿郎居然还知道真主教?”
“正是。”
佛门弟子的流珠称为念珠,道家弟子的珠子,则唤作流珠。
杨守文是万万没有想www.hetushu.com到,大名鼎鼎,叱诧安西的黄胡子首领,会是一个女人!
相比起瓜州、伊州的空旷戈壁滩,庭州显然是热闹很多。
“贫僧在出关时,感觉那位施主似乎有利用贫僧之嫌。
杨守文一行人进入庭州后,也遇到过多次盘查。
杨十六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,“我也不知道啊!
文明元年,也就是公元684四年,唐在此设置瀚海军。
可杨守文却知道,如果他一个回答错误,就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。
“为什么?”
就是在这种寒暑交替变幻的环境里,杨守文四人一路西行,穿越了金山之后,便进入到了庭州境内。
他们在柳谷水河畔休息了一晚之后,第二天便继续启程。
安西的气候,越来越热。
于是,他双手合十道:“贫僧愚鲁,念得《楞伽经》,修得念佛禅。”
黄胡子首领道:“原来修得东山佛。”
“贫僧召机,来自东土,欲效三藏法师前往西方求法。
杨守文瞪了杨十六一眼,轻声道:“黄胡子是真主信众,你之前怎么没告诉我呢?”
别的不说,身为神秀弟子,这东山法门诸般要点,他还是能够朗朗上口,抵挡一下。
而安西,则是以佛教以及诸多原始教为主。
据说,这佛门念珠还是从道家的流珠而来……除此之外,真主教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徒也会佩戴独特式样的流珠,乍看与道家和佛家的流珠相似,但若是仔细观察,还是能看出区别。
甚至连那些佛寺,和中原的寺观也不太一样,呈回字形状,遍布于庭州各地……
……
说着话,黄胡子抬手,啪的掷出一物,落在杨守文面前。
“正是。”
可现在看来,这安西地区,恐怕比他想像中的更加混乱。这里不仅有各种族之间的矛盾和冲突,还有宗教之间的矛盾和冲突。想要完成武则天的任务,恐怕会有些困难。而且,吉达的失踪,莫非也与这宗教有关?他到底为什么会失踪呢?
北庭都护府设置以来,往来于庭州官路上的巡兵也增加不少。
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盖嘉运曾对他说过,到了倶六城之后,找到一个名叫马味道的人,便可以与他取得联系……
杨守文合十回道:“施主所说的,可是一个名叫拔悉密阿吉的商队?”
至少在小鸾台的情报里,是这样记载。可没想到,那大名鼎鼎的黄胡子居然是真主信徒。这也就说明,白衣大寔已经开始向安西渗透,并且已经开始取得成果。
这倶六城,其实是一个小镇。
出家人云游四方,所为者乃无上佛法。
羯笛声再次响起,紧跟着哨声不断,马贼们呼啸而来,眨眼间有呼啸而去,只留下了满天烟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