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五百一十三章 金山雏鹰

“好吧,这件事就不说了。”
马味道显然没想到明秀会问这个问题,所以在愣了一下之后,半天说不出话来……
我想趁天黑前动身,前往碎叶川。所以就不吃酒了……等我回来,咱们再痛饮一番。”
“他,只有我这一个亲人。
马味道让封常清又陈述了一遍,确认无误之后,这才松了口气。
杨守文叹了口气,对马味道拱了拱手。
马味道起身,送杨守文一行人出了房门。他手扶门框,颇有些不舍的看了封常清一眼,而后郑重其事拜托道。
封常清轻声道:“外公,家里已经没钱了,如何买得酒食?”
“丑奴,好好的,外公等你回来。”
“我知道……但我实在是想不出更合适的人。
当时他虽然没有说起公子的身份,但小老儿后来细一想,便隐隐约约猜出了端倪。
“丑奴,你去买些酒食回来吧。”
“走吧,走吧……记得你的梦想,向金山的雄鹰那样在天空中翱翔,让封常清三个字,被所有人都知道。”
他颤巍巍站起身来,便要给杨守文行礼道谢,但是却被杨守文拦住。
不知为什么,有一种非常古怪的情绪在心头萦绕。
封常清是犯官之后,日后想回转中原,难度很大。
和_图_书“傻小子,你外公我如今好歹也是个校尉,害怕找不到人照顾?
“马校尉,佩服。”
他从围榻后面取出一个小包裹,还有一口短刀,递到了封常清的手里。
马味道的言语中,有着很清晰的逻辑。
估计,此前他一直是在强撑着,为了封常清而撑着……
他不能暴露身份,并且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也不能够和当地的官军联络。他的任务,就是弄清楚密探的失踪之谜。一旦暴露了身份,很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情况。
马味道连连点头,便把封常清叫了过来。
“马校尉,有什么话,你直说吧。”
他想要给封常清找一条出路,而不是让封常清留在这动荡不堪的西域……
杨守文迎着那双浑浊的眼睛,看着马味道,良久后沉声道:“马校尉,你放心吧。”
杨守文此次西行,最大的软肋便是秘密行事。
杨守文沉默不语,端起陶碗喝了口水。
明秀突然开口,沉声问道。
“外公,我走了,你怎么办?”
丑奴的事情,我可以答应你。但你必须要保证,关于我的身份,不能为外人知晓。”
“既然如此,那你当年在蒲州,为何要抗命出战?”
中二少年封常清用力点www.hetushu.com头,然后和马味道告别。
杨守文看着他,心里却突然有一种疑惑:这马味道不是一个莽撞的人,那当时在蒲州,为何要走出抗命出击的事情?这里面,恐怕是有些周折,不为外人所知吧。
这老家伙……
“知道了。”
他的神色,变得轻松许多,而整个人的精神,也一下子发生了变化……过了一会儿,封常清回来。马味道本来还打算请杨守文吃饭,但是却被杨守文给拒绝了。
唯一的办法,就是让他有一个靠山。
小老儿只这一个亲人……所以我想给他找个靠山。”
目送杨守文、封常清等人的背影渐行渐远,马味道那双浑浊的老眼中,突然间泛起了泪光。
杨守文又忍不住看了马味道一眼,见他朝着自己摆手,便点点头,转身离去。
而明秀则闪身来到门口,担当起了警戒的任务。
而杨守文则看出了他的心思,于是沉声道:“丑奴,你带十六和哥奴去买些酒食,他们身上有钱。”
不过,他并没有恶意,更不是为自己谋划。
马味道是犯官,而且他这年纪就算返回中原,在没有任何背景和靠山的情况下,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出路。所以,他并不介意留在西域,唯一担和图书心的,便是自己的外孙。
封常清别看叫做封呆子,却并不是真呆。
“公子,丑奴很聪明,也读过很多书。
盖二郎人不错,可他那父亲和兄长,特别是他那个大哥,却不是一个能够信任的人。本来我想过,实在不行,就只有让丑奴跟随盖二郎。但我能看得出来,丑奴未必服气盖二郎。都是少年心性,万一丑奴得罪了盖二郎,日子怕会更加难过。
他扭头看了一眼仍显得有些茫然的封常清,沉声吩咐道。
“嗯!”
“公子放心,小老儿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……
看得出来,马味道似乎不想提及此事。
外公这是为了你好,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,你这一辈子恐怕就再也难走出安西,更无法为你父亲报仇……飞吧!公子会带你飞的更高!唯有如此,你才有报仇的希望!”
“公子,丑奴就交给你了,请你多多费心。”
被杨守文看穿了意图的马味道,并没有露出任何尴尬之色。
马味道的脸上,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我活着,还能照顾他;可现在,我这身体越来越糟糕,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走了。我很担心,我如果走了,以他那倔强的脾气,说不定会惹来什么杀身之祸。
“马校尉,非是我不答应www.hetushu.com,实在是我还有事情要做。
而杨守文的出现,无疑给了封常清一个堪称是千载难逢的机会……马味道,又怎可能放过?
“丑奴,别怪外公。
封常清用力点点头,然后迈步向外走。
“丑奴,去吧!”
杨守文和明秀相视一眼,突然有了一种在面前围榻上坐着的是一个修行千年的老狐狸的感觉。
他总算是反应过来,外公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杨守文谈,而且谈论的事情,也和他有关。
“为什么是我?”
“丑奴,以后要听公子的吩咐,公子的话,就是我的话,你绝不可以违背半分。”
“我就知道,我这点小心思瞒不过公子。”马味道等封常清离开之后,突然间好像变了个人一样,靠在围榻上,精神也变得很差。他先是一阵剧烈咳嗽,然后又喝了一口水,才说道:“小老儿如今已近花甲,身体是越来越差,有些撑不住了。”
杨守文摆摆手,沉声道:“马校尉,我必须说你掐住了我的要害。
“当然记得。”
从一开始,马味道就在等待这个机会。
马味道一怔,那张布满了岁月沟壑的老脸上,难得露出了一抹羞愧之色。
封常清怀着一腔困惑,走出房间。
马味道的笑容很诡异!
也怪我和-图-书,从他记事开始,我就和他说一些打仗的故事,让他从小就对武事痴迷不已。他若是个健壮的孩子也就罢了,偏他身体很弱,想在安西出人头地会很难。”
“丑奴,按公子说的去做,买些好酒食来。”
马味道不愧是当过官的人,他猜出了杨守文的身份,也看破了杨守文的软肋。
在杨守文提出让封常清给做向导的时候,他几乎不带思考的便答应下来。
方才小老儿提及此事的时候,公子并未反驳,也说明小老儿猜对了!”
马味道冲着封常清摆了摆手,脸上笑意盈盈。
记住,公子是贵人,你要尽心为他做事。将来有朝一日,能返回家乡的话,记得给你爹娘祭拜一番。你还记得你爹娘的坟地位置吗?我以前和你说过很多次的。”
这老家伙还真是掐住了他的七寸,让他不得不就范。除非,他真能狠下心来,杀死马味道祖孙。可即便是这样,也会带来不小的麻烦,弄不好有可能暴露了身份。
马味道所为的,是封常清。
他轻声道:“你应该知道,我不可能留在西域。”
只这一转眼的功夫,马味道看上去就老了很多。
杨守文点点头,表示理解。
“这……”
那日,盖二郎与我说起了这件事。
“外公,丑奴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