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五百二十八章 碎叶之变(一)

“师父!”
这,也是这个时代里,最为朴素的价值观。
“一旦碎叶城发生变故,你手无缚鸡之力,跟着我只能是拖我后腿。
大雨过后的凉爽来去匆匆。
“不要了!”
在碎叶城已经待了两天,各坊的位置自然熟悉。
杨守文点点头,看了一眼斧头,而后上前轻轻拍了拍斧头的脑袋。
……
十六,丑奴的性命就交给你了……”
封常清脱口而出道:“师父,我要留下来陪你。”
这两人一个是性子倔强执拗,一个是古灵精怪。
杨守文说一千道一万,终究是忘了算杨十六和封常清的性子。他可以赶他们走,但是他们,却不会丢下他。
这千层甲是上官婉儿从大内库府里挑选出来的内甲,以蛇皮鞣制而成,内衬金蚕丝。贴身穿戴之后,在一百步距离内,可抵御一石弓的力道。这也许算不上非常保险,但却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防护的作用。最重要的是,这千层甲贴身穿戴,丝毫不会影响到身体的协调性,从外表看去,和普通的汗衫内衣没有区别。
只这一点,就让封常清感恩,更不要说他心里清楚,他祖孙的未来和杨守文连在一起。
封常清忍不住抓住了杨守文的袍袖,露出不舍的表情和*图*书
“师兄,咱们先找一个藏身之地。”
那清凉甚至连一天都未能坚持下来,很快被炎炎烈日驱散。
这一夜,无事。
第二天杨守文起了一个大早,不过并没有立刻出门。
两人的脸上,都露出了担忧之色。
“我现在还不清楚,但我有一种预感,要有变故。”
“啊?”
他们相视一眼后,磨磨蹭蹭的也跟着进入了客栈,然后找了一处阴凉地,继续监视。
杨守文重又把他召到麾下,也使得十六的人生又多了光明,感觉自己是有用之身。
当杨守文走出来之后,两人忙双手合十见礼。
他从桌上拿起佛珠,戴在了脖子上。
杨守文浑似不见,抱着佛像往客栈走。
用封常清的话说:“我们是三位一体,走了谁都不可以。
未来的名将,可不应该陨落于此。
“把斧头带走,就说是出去遛马。”
杨守文笑了笑,又拍了拍他的脑袋,而后和十六点点头,便迈步从小院里走出。
但是为了他二人的安全,杨守文却让他们离开……阿郎可以为我们涉险,我们有怎能弃阿郎不顾?这原本就不是十六的风格,所以封常清提出建议之后,他二话不说便答应下来。到时候,阿郎m.hetushu•com怎么责怪我都可以,但让我弃主逃命就是不行。
他出了大清坊之后,便直奔雪山坊。
而封常清更不用赘言。
只能说,两个探子的跟踪技术实在太弱。当他从店铺里走出来的时候,那两个探子的反应明显有些不同寻常。别人都是该干什么干什么,他二人却立刻站起身。
“好。”
……
他在房间里打了一套拳,而后做了一套拉伸身体的引导术,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。
两人愣了一下,杨十六忙道:“师父,究竟是什么情况?”
只是,杨守文是个心智坚定的人。
郭四把十六赶走,也使得他心灰意冷。
“师父。”
杨守文说着话,走到封常清面前,轻声道:“丑奴,路上听十六的话,休要逞强。”
两人坐在屋檐下的门廊上呆呆发愣,看着斧头悠然自得的在院子里转了一圈,又转了一圈……
杨十六和封常清,也都穿戴整齐,站在院子里。
封常清还想争辩,可是被杨守文瞪了一眼之后,那到了嘴边的话,又咽了回去。
忠义仁孝,于杨十六而言,他是杨守文的仆从,必须要尽忠守义;而对于封常清来说,杨守文是他的师父,师徒如父子,他既然拜杨守文为师,m•hetushu•com就必须要尽孝守义。
而就在杨守文前往薄露家的时候,一行商队也抵达碎叶城外……
杨守文又拿出一对金蚕丝织成的护臂,而后在护臂内藏了两把匕首。
打扮梳理妥当后,杨守文又在铜镜前照了照,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,他抬手抄起九环锡杖,而后把挎兜斜跨,拿起褡裢便走出房间。
杨守文并不清楚,他离开之后,杨十六和封常清两个家伙自作主张,没有离开碎叶城。
不过这么热的天气,倒也算不得什么。
杨守文的口气凝重,让两人都紧张起来。
目送杨守文返回客栈,两个探子才算松了口气。
封常清道:“师父,那咱们该怎么办?”
杨守文说完,便起身抱着佛像返回房间。
一旦咱们走了,若没有发生变故,师父便被暴露了。”
对封常清的这番话,杨十六深以为然。
杨守文苦笑着摇摇头,轻声道:“我也想现在脱身,不过……我现在已经被人盯上,如果撤走,很可能会引来更大麻烦。而且这里是碎叶城,我估计只要我前脚出城,后脚就会被人追杀。所以,我现在不能离开,以免刺激对方提前发作。”
他们也知道,杨守文不会没有想到这个。
两个探子进入m•hetushu.com了他的视线。
他决定的事情,绝不会更改,他二人,又该何去何从?
杨十六和封常清相视一眼,知道想要劝说杨守文,似乎不太可能。可是让他们丢下杨守文一个人在碎叶城,他们又不太甘心。杨十六的心思单纯,当年为了郭四公子,甚至不惜杀进观国公府。后来杨守文救了他,并且放走了那郭四公子。
两个探子在犹豫了一下之后,也急急忙忙跟在杨守文的身后。
“明日一早,我会去参加薄露的寿宴……我离开之后,你二人就带着斧头离开。”
听我的话,随十六出城。师父别的本事没有,打打杀杀倒也不惧……你们不在我身边,我也方便行动。总之一句话,如果真的发生变故,你二人一定要小心。
“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,总之要离开碎叶城。
“那……咱们赶快离开?”
……
杨十六和封常清闻听,不由得相视无语。
杨守文回到客房,便把佛像摆放在屋子里,然后把杨十六和封常清找了过来。
“十六,丑奴,碎叶城怕是要出事情。”
如果今天没出事,晚上咱们再回去;如果今天出了事,咱们在暗处也可以帮助师父。
他看了看杨十六,就见杨十六朝他点点头,两人转身回到屋中,和图书收拾妥当后,便牵着马,从客栈离开。他们没有带什么行礼,只一人背了个挎包,杨十六则把一对弯刀藏在马背上。两人溜溜达达离开了客栈,出门的时候,还和客栈的伙计打了招呼。
封常清和杨十六才不会离开碎叶城,他们要等杨守文回来。
唯一的缺陷,就是这内甲没有袖子。
“陪我作甚?你能打吗?”
出城之后,十六你带丑奴立刻南下,前往龟兹找到明秀,告诉他安西可能会有变故。然后,你们就跟着明秀,等我回去找你们。记住,千万不要节外生枝。”
这一起身,也就把两人彻底暴露!
“啊?”
走出弥勒瓷坊,杨守文故意把那尊佛像抱在怀中,在店门口扫了一眼。
杨守文不嫌弃他长的难看,更对他关照有加。
“那咱们的坐骑呢?”
待杨守文离开,封常清的脸色立刻变了。
穿上僧衣,从外面看去,看不出半点破绽。
说穿了,都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。
人封常清本来是好好的,如果因为他杨守文的出现致使封常清提前陨落,那可是罪莫大焉。
就这么决定!你二人好好养精神,到时候设法出城就是。”
“好了,不要再和我讨论此事。
而后,他洗了一个凉水澡,贴身换上一件千层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