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五百二十九章 碎叶之变(二)

此十大恩,子女需牢记心中,不可忘怀。”
眸光不由得一凝,他迈步想要上前,却听得有人喊叫:“长老,长老,你怎在这里?”
杨守文不认识什么阿勒皮家族的人,只是更深刻的感受到了,成王败寇的含义。不管是在什么年月,人们只会追捧胜利者,谁又会在乎那些失败者的生死呢?
没钱的人家,则会把子女聚在一起,为老人祈福。
两人一边走一边比划着,很快随车队自大门进入。
“待会儿请圣僧入席,此乃大德圣僧,鲁奴儿这番试探,未免是亵渎了佛祖……”
不是,估计只是像而已……他如今应该是在洛阳,怎可能来到这里?我可能看错了。
杨守文来到薄露家的时候,大门外已是车水马龙。
阳光渐渐吞噬着那些阴凉地,杨守文突然感觉到身上有些灼热。
思绪,突然间变得有些混乱。
就在杨守文准备随众僧人离开的时候,忽听得有人高喊。
“愿此报恩经功德,普及父母与一切。
①、报父母恩咒
阿芒在前,鲁奴儿和那青年在后,齐刷刷向杨守文躬身施礼,以表达内心中的感谢。
一个胡人从侧门里快步走出来,站在门外打量了一下,目光便落在了杨守文的身上。一群衣装各异的胡人之中,一个白衣飘飘,俊俏丰朗的年轻僧人,就显得格外与众不同,好似鹤立鸡群一般。有道是腹有诗书气自华,杨守文便是如此。
一篇增福增寿经诵读完毕之后,杨守文随众僧人准备起身。
在他身边的女子,轻轻比划手势。
至于阿和图书芒……
看着那一个个曲意迎逢,笑脸示人的客人,让他感觉非常怪诞。
杨守文诵经声阵阵,合着那磬钟和木鱼的声响,以及身后众僧人口诵佛号的声音,回荡不止。
当初阿勒皮家族还在的时候,这些人也许就是这样子捧阿勒皮的臭脚。而今,阿勒皮家族……
“谨遵佛旨。”
除此之外,尚有阿芒等人也都跪在两侧。
杨守文记不太清楚了!
……
他熟读《楞伽经》,同时对于佛教的一些科仪斋醮也多少有一些了解。特别是这次要以游方僧人的身份前来西域,这增福增寿经,报父母恩咒更需要牢记心中。
碎叶城共有四个元老家族,但随着阿勒皮家族被灭门,其余两个元老家族似乎被吓破了胆,都不复抗争。没办法,薄露势大,连阿勒皮这种老牌家族都被灭了门,剩下的两个元老家族实力还比不上阿勒皮,又怎敢再去和薄露家族争锋?
本来,这些被阿芒请来的本地僧人,对于杨守文坐在第一排本不甚服气。
幸好出发之前,上官婉儿曾对他进行了一次培训,才让他多少有了一些把握。
杨守文知道,鲁奴儿对他仍怀有深深的戒心。
只是大家都不会撕破脸,以免再开启战端。
他那种气质太过于独特,以至于在人群中,也很容易被找到。
杨守文手捻佛珠,沉声道:“父母十大恩,此生当牢记。
那声音虽不大,却可以清楚的传入所有人的耳中。
他越是如此,杨守文就越是警惕……他不过一个诵经的僧人,何至于和图书被如此厚待?这也说明,薄露家的那个红忽鲁奴儿绝对是对他产生了怀疑,所以要更加小心。
他想了想,又旋即笑着摇摇头。
我真的是看错了吗?
说完,他又盘膝坐下,手中拿起木鱼槌,铛的敲击磬钟。
忽然,他的目光落在了那队伍中的一个人身上。
杨守文抵达的时候,哪怕是侧门外,也排起了长龙。
杨守文好奇的朝那车队看去,心里想着:这又是谁来贺寿?这排场看着可不小啊。
于是,这篇佛咒,也就流传开来,逐渐成为了寿宴上不可或缺的仪式。
回甘就是恩,哺乳养育恩。洗濯不净恩,远行忆念恩。
老人后来活到了百岁高龄,被当地人传颂。有人就问那位儿子,你老爹为什么能如此长寿?那位儿子就说,当年有位法师曾传我佛咒,每日为老爹诵读祈福。
即便是在后堂的薄露,听完这十大恩后,也不禁动容。
“哈哈,那快些随小人来,待会儿就要诵经了,莫耽搁了时辰。”
杨守文为了加强效果,在诵读十大恩的同时,运转大蟾气,声音中带着一丝蛊惑之音。
不过,他觉得没错,只有胜利者才能搞定公主,而失败者……他也许连说尽力的机会都没有。
这娘们的花招可真多啊!
这是前世看到的哪一部电影里的台词?
不可能的……二弟而今应该是在洛阳才对,怎可能会来到这碎叶城呢?
唐代的增福增寿经,又名报父母恩咒。
胡人正是坎高,他满面笑容,快步走来。
自己,如今不也处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http://www.hetushu.com下。
吉达也随之比划道:刚才看到了一个人,有点眼熟。
怀胎守护恩,临产受苦恩。生子忘忧恩,咽苦吐甘恩。
自古以来,从来都是锦上添花。
于是,鸠摩罗什便在老人的寿宴上诵经一篇。
不过,当吉达走进大门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朝侧门方向看了一眼。
杨守文宏声颂道,身后众僧人闻听,不由得面色一肃,宏声道:“南无密栗多,哆婆曳,娑诃。”
似一些小门小户的商人,则只有从侧门而入。
相传,鸠摩罗什东渡传法时,途径西域某个城镇。
他会成为李显的女婿,日后会成为李裹儿的夫婿……然后呢?他将会和李显一家休戚相关,成为一体。一旦李显失败,他也将堕入深渊。所以,为了李裹儿,为了他自己,以及他身边的人……杨守文觉得,他没有别的出路,唯有不断胜利。
身为东土来的僧人,他虽然年轻,却地位超然。
失败者总是说自己尽力了,只有胜利者才能搞定选美皇后!
“长老怎么在这里?刚才阿芒老爷还有红忽鲁奴儿询问长老,特意让小人来看看。”
如果他连这增福增寿经都不会念,那绝对是有问题。
嗯,那小心点,咱们该进去了!
他被坎高拉扯着从侧门进入,而车队中,一个男子看到了他的背影,不由得一怔。
杨守文倒是没有放在心上。
②、取自《心地观经》。
今时今日,恐怕有不少人,已经忘记了那个被灭了门的阿勒皮家族。
杨守文虽然是个假和尚,确是注定要成为神和图书秀和尚弟子的人。
扮高僧,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而此时,杨守文则继续道:“善男子,于诸世间,何者最富?何者最贫?父母在堂,名之为富;父母不在,名之为贫。父母在时,名为日中,父母死时,名为日没……②
③、取自《六方礼经》。
薄露五十大寿,绝对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再加上他刚灭了阿勒皮家族,整个碎叶城,谁敢不给面子?不仅仅是碎叶城,还有碎叶河谷其他几座城镇的大人物也纷纷前来道贺。不过,就算来道贺,也要分三六九等。如叶支城城守,如贺猎城城守这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,自然能够得到热情招待,并且从中门进入。
“我等,送长老。”
子事父母,当有五事:一当念治生,二早起令奴婢于时做饭时;三不增父母忧;四当念父母恩;五父母有疾病时,当恐惧求医治之③……”
“诸位施主,如今诵经祈福完毕,贫僧且先行告退。”
薄露身为碎叶城的元老,阿悉吉家族如今更是碎叶城最大的家族,这场面自然不会小了。
就在这时候,一队车仗来到了薄露家的大门外。
当然了,明面上不争,暗地里争。
好在,这次西行他着实做了一番准备。听鲁奴儿说完,他微微一笑,双手合十道:“女施主有此孝心,佛祖定会保佑。”
时方晌午,阳光尚不算炽烈。
但随着杨守文这一首佛诗诵出,僧人们也顿时庄重起来。
四生六道与含灵,皆共同登圣觉岸。”
坎高一副热情的笑容,拉着杨守文就走。
南无密栗多,哆m•hetushu•com婆曳,娑诃①。
红忽鲁奴儿跪在一旁,在她身边,还跪着一个青年。
她快走几步,恭声道:“长老,我外公吩咐,长老佛法高深,想请长老留下,为他化解怨力,祈求长生。外公已命人在后院安排了静室,还请长老莫要推辞才是。”
一场经文诵完,杨守文明显可以感受到,众人对他态度的变化。
这是孩子在父母寿辰时诵读的经文,据说诵读七七四十九遍,可为父母祈福增寿。
红忽鲁奴儿突然道:“召机长老,我听说东土佛道昌盛。长老孤身西行求法,想必也是佛法精深。我想请长老再为我父诵经一篇,权作我这个外孙女为他祈福,不知可否?”
杨守文心里,骤然产生出一种荒诞的感觉。
时逢当地一位老人做寿,老人的儿子拦下了鸠摩罗什,并赠送千金,祈求鸠摩罗什为老人祈福。
深加体恤恩,究竟怜悯恩。
自剿杀了阿勒皮在碎叶城的实力之后,薄露可谓是气焰熏天,无人敢触其锋芒。
“呃,贫僧见人多,所以便在这边等候。”
“且慢!”
加之鲁奴儿有心考验,所以特意把他安排在最前面,就是想要考验一下杨守文的水平。
原来,已近正午。
“吉达,你怎么了?”
他也不急着进去,于是找了一个阴凉之地坐下,看着那人来人往的热闹场面……
今天的碎叶城,显得很热闹。
是熟人吗?
紧跟着,就见一个胡人男子从屋内走出,在鲁奴儿身边低声细语两句,鲁奴儿连忙点头。
时间,也在不知不觉中流逝……
有钱的人家,会请来高僧加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