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五百三十三章 碎叶之变(六)

席吉尔大声喊喝,不过用的却是波斯语。
杨守文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,隐隐约约猜测出,薄露隐藏的后招是什么……
杨守文也在这瞬间,做出了一个决定!
“救我!”
也许看到杨守文是唐国人,苏弥射大声喊道:“薄露要造反,他要背叛大唐国。”
“咱们走。”
就在这时,厮杀也即将结束。
大寔护卫手持弯刀,向苏弥射扑过来。
“苏巴什,我一定会为你报仇。”
杨守文贴着帐篷横移两步,走到一具尸体旁边。这是薄露的护卫,方才被苏弥射所杀,就倒在地上。杨守文蹲下身,轻轻揭开了那护卫脸上的黑巾。他,有着非常明显的西方人特征,是个白人。肤色略有些黑,显然是长时间风吹日晒,皮肤有些粗糙。而那一部浓密的胡子,更让杨守文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奇妙感觉。
大寔人招数刁钻,两口弯刀翻飞,围着吉达打转。
他的拼死反击,也使得大寔人有些慌乱。
席吉尔闻听,http://www.hetushu.com二话不说便转身冲进大帐之中。
可即便如此,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薄露的这些护卫都是近身搏杀的高手,而且他们的武器和招数,也颇为诡异,举手投足间,无不透着一种决死的狠辣。
“别走!”
他是保大军军使,可以调动保大军。
苏巴什的手下伤亡殆尽,面对着三个大寔人的围攻,他突然睁大了双眼,朝其中一个人扑去。任由对方的弯刀凶狠斩在他的身上,可苏巴什却好像失去了知觉,丝毫不感觉疼痛,一下子撞入那大寔人的怀中。苏巴什的身体庞大,体型也很壮硕。他这一撞,力量极为强横,把那大寔人一下子撞飞了出去,长刀顺势从那人的身体中拔出。
“吉达,不要恋战,有机会就跑。”
苏弥射不能死!
杨守文手中的九环锡杖,却在这时候唰的扬起。
大帐中的无辜之人,纷纷躲在角落。
“苏弥射,快走……杀m.hetushu•com出去,调集兵马回来。”
这些护卫,虽然身着胡服,但是却以黑巾蒙面,看不出样貌来。
杨守文便混杂在其中,默默观察。
与此同时,米娜带着黄胡子也是节节败退。那些突骑施骑士的出现,令广场中所有的人,都感到心惊肉跳。不少人,特别是哥舍处和苏巴什的手下,已经有人投降。倒是阿勒皮家的那些残余之人,和黄胡子汇合一处,拼死抵挡着对方。
而这时候,广场之中,吉达再也无法似之前那样横冲直撞。
是个绿绿?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阿芒凶猛,手中铁锤有千钧之力。
他很清楚今天的局面,薄露显然是准备赶尽杀绝。
而这时候,苏巴什已经倒在了血泊中。他在干掉了两个大寔人之后,终于支撑不住,被对方一刀砍在了要害之上。就在苏巴什倒地的刹那,剩下的三个大寔人冲上来,双刀轮开,一阵劈斩,把苏巴什砍成了一滩烂肉。可是他们没想到,杨守文会突然和图书间出手……因为在此之前,薄露似乎还表现出想要招揽的意图。
他被阿芒和一个大寔人联手夹击,虽然未处在下风,可是想要冲过去支援米娜却有些难了。
可就在她说话间,一个不留神,被砍翻在地,鲜血顿时染红了衣衫。吉达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米娜,一双眼睛顿时充满了血色。手中大枪一颤,他发出如同狼嚎一样的声音,枪法随之变得如同狂风暴雨一样,生生从阿芒两人之间冲了出去。
大寔人轮刀,向苏弥射劈落。
他说着话,手中长刀便劈开了结实的牛皮帐篷。
杨守文蹲下身子,轻声道:“你知道详情?”
苏巴什满脸是血,嘶声吼叫。
三个大寔人见状,齐声喊叫,便追了上去。
那大寔人立刻高声喊喝,不过杨守文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也无心想要理睬他说什么。
一进大帐,他就看到遍地的尸体,以及那破开的帐篷外,杨守文和苏弥射的背影。
大帐中的厮杀已经接近尾声,苏巴什和苏弥射和_图_书两人的护卫几乎死伤殆尽。
苏弥射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地,大声喊道。
只有苏弥射出去,重振旗鼓才可能有一线生机。如果他们今天都折在这里,那么苏巴什家族和哥舍处家族也将步阿勒皮的后尘,成为碎叶城的历史。苏巴什,可不希望是这样的结果。
说实话,他不想插手这件事,因为他身上,还背负着使命。
但就在他准备冲出去的刹那,一个大寔人手中的弯刀突然飞出。那口弯刀,在空中划出一刀如同弯月似的弧光,狠狠斩在苏弥射的后背上。苏弥射惨叫一声,一头倒在地上,正摔在杨守文的身前。
这也是夺回碎叶城的唯一机会,杨守文自然不可能把他丢下。
九环锡杖在手中突然旋转,那杖头崩开了大寔人手中的弯刀,狠狠砸在他的胸口。巨大的力道,直让你大寔人惨叫一声,便飞出两三米远。趁此机会,杨守文伸手从苏弥射的肋下穿过,把他搀扶起来。
苏弥射顿时感到压力倍减,也顾不得苏巴http://m•hetushu.com什,扭头就走。
苏弥射的情况要好些,毕竟行伍中人,身手比苏巴什强悍不少。
米娜心知,这一次恐怕是真的危险了,于是大声喊叫。
苏巴什遍体鳞伤,鲜血已经湿透了衣服。不过,他仍手持钢刀,和对方拼死搏杀。
不对!
铛,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,弯刀狠狠砍在了九环锡杖的杖头之上。
也就是这个时代,俗称的大寔人。
薄露也听到了他的喊声,脸色不由得一变,“鲁奴儿,跟我来。”
他大喊一声,拔刀冲进了帐篷里。
这些人好像不是安西人。
“席吉尔,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?”
吉达到现在生死不明,颜织更音讯全无。可是现在,他不插手不行了……因为他很清楚,那薄露一旦控制了碎叶河谷,会给安西造成什么样的后果。碎叶,不能乱;碎叶河谷,更不能乱……它是安西的重镇,如果一旦失去控制,后果不堪设想。
在大帐外的薄露听到里面的响动,感到有些不太对劲,连忙对站在身后的席吉尔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