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五百三十五章 碎叶之变(八)

如果杨守文晚出手一点,苏弥射便难以活命。
杨守文也懒得再废话,斩马刀扬起,铛的崩开了铁枪,二马旋即错镫而过。跟在杨守文身后的苏弥射顿时傻了……他现在连挥刀的力气都没有,如何能敌得过坎高。
等他觉察到危险,向躲避已经来不及。一口短剑正中他后脑勺上,坎高惨叫一声,便跌落马下。
吉达想要反击,却有点来不及了。
……
他这时候,哪敢再考虑太多,忙催马便向杨守文追来。
此前,他的刀法诡异多变,可是上马之后,却顿时大开大阖,杀法也变得格外凶狠。
而就在这时,一匹枣红马从他身旁掠过。
斧头紧随他身边,在后面是苏弥射。两个人,一群马如同风一般掠过,冲出重围,杀入了广场之中。
好险!
从后宅,传来希聿聿战马的嘶鸣声。
它希聿聿长嘶一声,在他身后的枣红马骤然加速,便到了杨守文的身边。杨守文愣了一下,探手抓住枣红马的辔头,翻身跨和图书坐马上。
两个瘦小的身影旋即没入黑暗中,消失的无影无踪!
“上,给我上,杀了他!”
他二话不说,手中铁枪分心就刺。
“丑奴,咱们去哪儿?”
斩马刀和板门大刀在瞬息间撞击了十数次,只听叮当声音不绝,两道人影旋即分开。
吉达看到斧头,顿时愣住了!
而这时候苏弥射也纵马从他身边掠过。
……
“快闪开!”
黑马一马当先,风驰电掣般跑来。
“长老,救我!”
这个和尚,果然不寻常,怪不得鲁奴儿会对他倾心……可越是如此,薄露就越是觉得,必须要把杨守文留下。他有一种预感,若是被他逃脱,必惹来杀身之祸。
但他并没有呆愣太久,旋即跨坐斧头背上。
杨守文要和吉达汇合,只有这样,才好集中力量突围。
他纵马拧枪,便扑向杨守文,口中同时高声喝道:“我就知道你这和尚不是好人。”
他连忙冲过去,一刀逼退了两个家奴,然后扶着hetushu•com苏弥射,大声道:“苏弥射,咱们去广场。”
……
两个瘦小的身影躲在暗处,其中一个个头矮小的人道:“十六哥,咱们赶快撤退。”
据娑葛说,这匹马是乌质勒爱马的后代,血统纯正。
而随后,枣红马带着几十匹马便冲过去,把那家奴踩成了烂肉。
他在马上大喊一声,纵马便走。
杨守文上马之后,刀势骤然变化。
“流星九击!”
薄露的脸上,露出凝重之色,同时又不禁赞赏的点头。
坎高本恶狠狠挺枪正要击杀苏弥射,却不想身后暗器袭来。
他纵马冲进了广场,迎面就看到一个骑士拦住了去路。
杨守文落地之后,根本没有去管阿合莽的死活。
可就在这时候,有人突然喊道:“着火了,着火了……马厩着火了!”
斩马刀斜撩,化作一道电弧闪过。
火光冲天,他也看清楚了杨守文的样貌。阿合莽先是一怔,旋即听到薄露的命令,二话不说便带人冲上前来。
和-图-书守文这时候,已经来不及去考虑斧头为何会出现在这里。
薄露脸色一变,忙喊了几个人向后宅跑去。但没等他跑出多远,就看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。一匹色泽纯黑的战马,领着一匹枣红色的战马跑过来。而在两匹马的身后,还有几十匹战马紧紧跟随。那匹黑马,薄露并不认得,可他却认得那匹枣红马,正是他娑葛刚从俱兰城带来,送给他作五十大寿的礼物……
“斧头,走!”
他话音未落,就见杨守文在马背上突然扭身,一只手臂扬起,一道寒光掠过。
薄露忙回身看去,就见后宅方向,火光冲天。
那马上的人抬手,一口短剑呼啸飞出,正中一名骑士的面门。几乎就是在那骑士落马的一刹那,枣红马上的人猛然长身而起,手中斩马刀劈出,口中更发出一声暴喝。
大蟾气化作奇妙的精神异力,使得杨守文进入一种奇妙的精神状态。
师父如果能杀出去,一定会设法来救咱们;如果……那咱m•hetushu.com们就留下来,把碎叶城闹个天翻地覆。”
斧头冲入广场之后,就看到了吉达。
它兴奋不已,长嘶一声便向吉达冲去……吉达背着米娜,腾身一枪,把一个骑士刺落马下。他双脚刚落地,斧头就到了他身旁。就见斧头前腿一软,便匍匐地上。
没想到……
“好!”
“长老自寻死路,我便送长老去见佛祖吧。”
“不管去哪儿,先找地方躲藏。
他大吼一声,苏弥射二话不说,也忍着痛选了一匹马骑上去。
斧头再次一声长嘶,呼的站起身来。匍匐在吉达身上的米娜身体一歪,险些从他背上摔落。吉达忙伸出一只手,托住了米娜,让她在马背上坐稳。可就是这么一分心的功夫,就见两个骑士纵马驰来,一左一右,对吉达形成了夹击之势。
那骑士,倒也不陌生,正是坎高。
因为苏弥射在这眨眼的功夫,已陷入了危机之中……
一个家奴上前想要阻拦,就见那黑马仰蹄,一蹄子便踹在他的额头,当场倒地身和-图-书亡。
“大兄,我来了!”
“苏弥射,上马!”
鲜血,喷洒在空中,一只断掌落在地上。那家丁跌跌撞撞退后两步,胸前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口子。鲜血喷涌而出,他惨叫一声,倒在地上,很快便气绝身亡。
薄露拔出佩刀,指着杨守文厉声喊喝。
还有贼人?
说时迟,那时快,坎高已经到了杨守文面前。
薄露连忙闪身躲开,黑马却直奔杨守文而去。
他小垫步、探步、错步、回旋步……以苏弥射为中心,杨守文在方寸之间,犹若鬼魅。一边,要斩杀对手,另一边,又要保护苏弥射的安全。可是他却显得游刃有余,丝毫没有慌乱。沉甸甸的斩马刀,在他手中却混若无物一般,划出一道道,一条条奇亮的刀光。刀光过处,血流成河……在片刻之间,就有六七个家奴被杀。
这时候,原本在广场上参与绞杀的阿合莽带人赶来。
阿合莽手持一口板门大刀,厉声吼道,扑向杨守文。
薄露后宅,马厩已经被熊熊烈焰吞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