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五百四十二章 斩将(一)

但多年来,大唐国在西域强大的威慑力,让他始终对大唐国,对朝廷有一丝畏惧。
遭遇攻击的军卒们立刻反应过来,把那些叛军包围。
而这时候,保大军军营里,已经沸腾起来。
只刹那间,赞摩冷汗淋淋。
塞黎尕又看了那校尉一眼,而后扭头看着李客道:“你说是奉苏弥射将军差遣来,为何要刺杀赞摩?还有,苏弥射将军今在何处?他为什么不回来?还有,你怎能证明,你是奉苏弥射将军所命?”
裹头青年的异动,亲兵们觉察到了。眼看着赞摩发懵,他们连忙高喊提醒,总算是唤醒了赞摩。只是,当赞摩清醒过来的时候,裹头青年已经到了他跟前。那支切割火漆封口的匕首,如同闪电般刺过来。赞摩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,就见那匕首已经没入了胸口。
“正是。”
而那支匕首也格外锋利,没入赞摩胸口复又拔出,而后再次刺来。
生死,只在瞬息间决断,不管是胡人青年还是那裹头的青年,手下更没有半分留情。
只是,那营中的号角声不断,喊杀声此起彼伏,把李客的声音淹没。
那些亲兵,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到了。
那裹头青年的声音有些诡异,仿佛和图书可以勾起他内心中最深处的恐惧一样。
当赞摩听到‘副使你勾结薄露造反’这句话的时候,脑袋嗡的一声响,整个人都懵了!
随着他一声断喝,军卒们立刻退后,但是仍旧虎视眈眈,严密监视着杨守文三人。
同样是五十岁,这老将比之薄露,明显透出了老态。
“住手!”
杨守文和吉达一左一右,保护着李客。
赞摩这个人,有勇无谋。
看样子,他在军中的地位不低。
“唐国人,你刚才说,你是奉苏弥射将军差遣吗?”
裹头青年和胡人青年并肩而战,竟逼得亲兵连连后退,连滚带爬的从大帐中逃出来。
“是副使!”
不管是杨守文还是吉达,都还没有狂妄到这种地步!
巨大的力量,把那校尉直接劈翻在地,肩胛骨更被打得粉碎,钢刀铛的一声落地。
一场大雨,给了他们一个完美的掩饰,一路奔波下来,人困马乏,满身泥水,所以也瞒过了赞摩手下侦骑的眼睛。按照他们的计划,李客假冒安西都护府的特使,带着杨守文和吉达混入军营,而后由杨守文负责刺杀赞摩。一俟得手,他们必须要尽快和苏弥射在军中的亲信取得联系,若不然,他hetushu.com们三人便难逃一死。
他运转一口大蟾气,猛然发出一声巨吼。
伴随着一声厉喝,围困着三人的军卒骤然向两边分开……
话音未落,那胡人青年已经抢身到他跟前。
几名校尉从人群中走出,为首是一个老将,看年纪少说也有五十,须发灰白。
塞黎尕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,忙扭头道:“鲁克沙来,速带人……”
暴露了,暴露了,真的暴露了……
杨守文从刚才,便监视着那校尉的动静。
‘盖嘉运’便是李客。
猛虎硬爬山!
由于是在大帐内,赞摩并没有披挂甲胄。
你若是不信,大可以命人前去迎接。赞摩派出侦骑追杀苏弥射将军,你若去的晚了,恐怕他有性命之忧。”
就在那校尉拔刀的一刹那,杨守文猛然扑出,如同下山猛虎。
他的表现颇有些古怪,屡屡打断塞黎尕的话,很明显是和赞摩一党,甚至有可能是阿悉吉在保大军中的另一个同谋。杨守文可不相信,薄露在保大军中,会只有赞摩一个内应。他一定还有别的暗子!现在赞摩死了,那暗子也就浮出水面。
而那两个青年,则是杨守文和吉达。
而这时候,叛军的头领,也就是那个和-图-书校尉已经倒在了塞黎尕的脚下……
“塞黎尕,这些人刺杀了赞摩军使,不可以饶恕。”
赞摩懵了,却不代表他那些亲兵也懵了。
方才接连阻挠的校尉,突然间拔出钢刀,反手就要劈斩塞黎尕。
“塞黎尕,塞黎尕何在?谁是塞黎尕!”
几乎是在一眨眼的时间里,那匕首已经反复七次没入了赞摩的胸口。随后裹头青年踏步上前,贴在赞摩的怀中,身体一抖。那一抖的姿势,好像一头老熊晃动。巨大的力量从胸腹传来,赞摩呼的一下子飞出,扑通便摔在了地上,口鼻中黑血流淌。
他话音未落,忽听得有人道:“校尉,小心。”
杨守文的声音,压住了号角声,也淹没了那喊杀声。
而裹头青年也已经闪身返回,手中的匕首唰的飞出,正中一名亲兵的额头。那亲兵惨叫一声,便倒在身亡。而胡人青年则舞动长刀,刀光闪烁,刷刷刷便劈翻了三人。
塞黎尕看了一眼身旁说话的校尉,眼中闪过一抹冷意。
几乎是在杨守文出手的同时,原本安静的保大军,突然间发生了哗变。
“苏弥射将军就在离此不远的雪山脚下,阿史不来山谷。
与此同时,他更高声喊道:“塞黎尕与和图书贼人勾结,刺杀了赞摩将军,休要放过他。”
几乎是裹头青年刺杀赞摩的同时,胡人青年也猱身而上。
好在,亲兵队长也是阿悉吉的族人,他马上就反应过来,忙大声喊道:“杀了他。”
“将军,小心啊。”
赞摩脑海中不断回荡着这个声音,整个人的意识都感觉飘了起来。
当赞摩的尸体落地,胡人青年也到了那亲兵队长的身前。就见他劈手一掌,就按在那亲兵队长的胸口,而后踏步一顿,另一只手已经抓住了那队长手中的钢刀,单手发力向外一推……亲兵队长惨叫一声,便飞出去两三米远,更撞到了三个在他身后站立的亲兵。落地刹那,他的胸口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肉眼看见的凹陷。
大帐里发生的变故,已经被人发现。营中响起了号角声,原本刚刚起床的保大军军卒听到号角,纷纷抄起兵器冲出住所,向中军大帐逼来。这可是有三千人的军营,就见一队队兵马杀出,景象格外壮观。而‘盖嘉运’见此状况,忙站在那两个青年的身后高声喊叫:“你家主帅苏弥射命在旦夕,再不住手可就晚了。”
三个人对三千?
“我自有主张。”
没错,他要造反,他要跟随叔父重振阿悉吉。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
一部分军卒抬手就向身边的同伴发动了攻击。只是没等他们成气候,就见之前得到了塞黎尕提醒的两个校尉同时呐喊,“所有叛逆,一个不留。”
其余的亲兵终于清醒过来,齐声呐喊,拔刀出鞘。
这不是切磋比试,更不是什么表演。
双方距离本就不算远,加之杨守文又是全力扑击。所以,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,他已经到了那校尉身前。踏步向前,双手如同两柄巨斧便劈在他校尉的肩膀上。
他朝其他两个校尉看了一眼,就见那两个校尉立刻露出了然之色,轻轻退后一步。
“塞黎尕,不要听他胡言乱语,苏弥射将军又怎会让他们刺杀赞摩军……副使!”
只是没等他话音落下,一道人影已经飞扑而出。
“塞黎尕何在,我们是奉苏弥射差遣。”
他的威望源自于他骁勇的战绩,曾多次斩将杀敌。保大军是以胡人为主体组成,对于勇士自然非常敬重。现在,他们尊敬的勇士被人杀了……虽不清楚是什么状况,可也使得这些军士们产生了同仇敌忾之气,把杨守文三个人团团包围。
见李客声音传不出去,杨守文心中大急……这要是拖下去,用不得多久就会战死。
但是在保大军军中,还是有一些威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