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四百七十三章 狂僧

来曜虽然只是一个校尉,可是读过书,也有些见识。
我也鏖战一日,乏了,先去歇息。如果封思业率部前来,也不要打搅我的休息。”
提升保大军地位,任命军使……来曜到现在还不太清楚杨守文的来历,只知道他是从神都而来。但杨守文具体是什么身份?什么地位?来曜并没有刻意打听。
杨守文没有继续留守这里,命米娜率黄胡子出山口扎营,以防万一。
他不是针对你,而是针对某些人……不过,青之对将军你,倒是很欣赏。他有一句话让我转告你:将军这次前来碎叶河谷,回去后至少也能领一军军使之职。
这话里话外,怎么觉着封思业是在给他下马威?
封思业这又是什么意思?
“长老,你瞒的我好惨。”
来曜很聪明,立刻明白了杨守文的意思。
他如今是一个校尉,虽然是陌刀军的校尉,可说到底,只是一个基层军官罢了。
“嗯?”
来曜和杨守文并肩而立,站在山口外的一处高岗之上,看着吉力元英的人马向西而去,消失在雨雾之中。从千泉山里吹来的山风,拂动杨守文衣袍猎猎作响。听到来曜的问话,他扭头看了一眼,只见来曜的眼中,流露着不甘和愤怒。
若是能挂上太子,哥舒部落一定能够发展起来,而他也可以从此平步青云,有了靠山。
“哥舒将军不要在意,青之就是这暴脾气,你无需放在心上。
吉力元英撤走之后,阿史不来山口的危机也随之化解。
吉达也留和图书了下来,看得出,他很在意米娜。
“哦,刚才得了消息,封都护已经出昆陵山古道,不过由于下雨,天色已晚,道路又不好走,所以封都护决定,今晚在裴罗将军城休整,并且让我们前去拜见。”
“封都护今在何处?”
他那两团陌刀兵几乎被打残了,以后再想训练出来,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心血。
天黑,下雨,道路难行……杨守文可以理解。
“也罢,这次拼着倾家荡产,也要争一争这游击将军的位子……”
来曜一愣,诧异看着杨守文,有点不太明白。
“将军,你这就说错了,贫僧还真是出家人。”
一行人到了大帐落座,封常清和杨十六才上前向杨守文见礼。
——嘶!
也难怪,来曜来到碎叶城的时候,手下有三百六十五名陌刀兵。
“我不知道。”
“杨君的意思是……”
联想到之前明秀所言,杨守文就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。
杨守文轻声道:“苏弥射肯定会离开碎叶河谷,而且我也为他谋划了一个好去处。
杨守文并没有表示反对,只告诉米娜,让她率黄胡子在此坚守一夜,到明日会有人来替换。
杨守文不痛快,也就不会让对方痛快。
但哥舒道元并没有在意这件事!
他‘哦’了一声,神色淡然道:“哥舒将军,请你派人告诉封思业,就说碎叶城大战方歇,叛军才退走,行踪不明,恕我无法脱身。我记得,我给郭虔瓘的信里说的很清楚,要他驰援碎叶城和*图*书,而不是裴罗将军城,不知郭都护是怎样吩咐?”
杨守文眼睛一眯,沉吟不语。
只是随后,天气并没有变得晴朗起来,下起了细细密密的小雨,令气温也变得凉爽很多。
老子在这里拼死拼活守住了碎叶城,你身为北庭副都护,救援缓慢不说,在到达碎叶河谷之后,不连夜来碎叶城查看,反而驻足不前,又算是什么状况……
不过,北庭都护府下设十游击,尚有空缺。若将军此次能设法成为其中之一,青之就会把你推荐给太子……该怎么做,就看将军的本领,他会静观将军手段。”
来校尉,你也看到了……这碎叶河谷虽然远离中原,但却是朝廷在西陲一个极为重要的根基所在。它北面突骑施,西临五弩失毕,遥控吐火罗,更要监视大寔人的动向……一旦碎叶河谷出现动荡,整个安西都可能会面临战火。这里很重要,是朝廷的西大门。所以,这里需要有一位忠于陛下,忠于太子的人留守。
“哥舒将军,青之如今虽然出家,但是在陛下和太子面前说上话,却不是难事。”
“好了,咱们进营地再说。”
“来校尉,我们的敌人,不是吉力元英。”
哥舒道元一个人呆呆站在大帐里,感觉仍有些发懵。
随后,他和明秀,领着幸存下来的陌刀兵离开,并在傍晚时抵达碎叶城。
来曜暗自倒吸一口凉气。
不过这话出口,又抬起头,眼中流露出疑惑之色。
已是五月中,洛阳此时,正和图书烈日炎炎。
除了那大营外的河滩上丢弃了数百具死尸之外,一切都显得很正常。
哥舒道元拉着杨守文的手,笑道:“我就知道,似长老这样的人物,又怎会是僧人?”
提升保大军的地位,也就代表着,保大军以后将会成为一支正规军。
可按道理说,他封思业应该来碎叶城才对,为何要驻扎裴罗将军城,并且让他去拜见?
“那……”
慢慢的,他平静下来,在大帐里来回踱步,良久后停下来,狠狠一跺脚,嘴里用突厥语骂了一句。
他,究竟是谁?
好在,暴雨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杨守文微微一笑,伸手拍了拍来曜的肩膀。
明秀笑了,手里把弄着那枚太子定命宝。
说完,杨守文站起身,带着封常清和杨十六走出大帐。
战友战死疆场,身为校尉的来曜,又怎能甘心?
……
倒是明秀留了下来,并且将哥舒道元拦下。
以来曜的资历,想要独掌一军还需要时间,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哪怕保大军的品级很低,可也是一个中层军官。能够成为保大军军使的话,对于来曜而言,绝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升迁。
来曜的脑袋,嗡的一声响,整个人都懵了!
“吉力元英不过是一个替罪羊而已,真正的元凶,是乌质勒,是薄露……可惜,乌质勒已经跑了,不晓得去了何处。而且就算我们知道,朝廷也不会轻易动他。
他直呼郭虔瓘和封思业的名字不说,言语中的意思,分明是在说,是他命令郭虔瓘http://www.hetushu.com派兵救援碎叶河谷。
这位‘杨君’也忒狂了吧!
他在意的,是明秀那句‘把你推荐给太子’。
“此前,朝廷对于碎叶河谷过于轻视,才造成了薄露独大,起兵造反。
与其追击吉力元英,不如把他留下来,让他去找乌质勒的麻烦。”
所以,我准备向朝廷奏疏,找一个可以托付的人镇守此地,不知来校尉可愿意?”
来曜犹豫了一下,也起身走了。
“明君,你刚才说的,当真吗?”
“来校尉,有没有兴趣来碎叶河谷?”
可是,听这位的意思……
只是,你可愿意担此重任?”
哥舒道元倒吸一口凉气,紧跟着心中涌起一阵狂喜。
大帐之中,哥舒道元和来曜闻听这番话,顿时睁大的眼睛。
他敏锐的觉察到,杨守文似乎在谋划一盘很大的棋,这个吉力元英怕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颗棋子。
“杨君,吉力元英可信吗?”
来曜想都没有想,立刻躬身道:“来曜愿为陛下分忧。”
哥舒道元率部在辕门外迎接,当他见到杨守文的时候,眼中更流露出惊喜之色。
想到这里,杨守文就有点不痛快了!
而保大军军使,确是一个中层军官。
杨守文并没有在大营外和他寒暄太久,毕竟还下着牛毛细雨。
吉力元英在正午前,率部撤离阿史不来山口。
阿史不来山口一战,如今只剩下几十个人……
仔细想想,杨守文说的不错……那吉力元英终究是听命行事,虽然双方一场恶战,但要说元凶,的确是轮不到他和图书。想那吉力元英也够凄凉,被自己的亲生老子当成替死鬼抛弃,这心里恐怕也会非常难过。想必此刻,他会很怨恨乌质勒。
而碎叶河谷的天气却变幻莫测,前两日是晴空万里,站在太阳下,好像置身在火炉子里一样。可一转眼,却阴云密布,狂风肆虐。到正晌午时,大雨倾盆……
这次我会提醒朝廷,提升保大军的地位,至少也要达到最基本的边军地位方可。到时候,我需要找一位可靠的人出任保大军军使。只是我在这里,认识的人并不多。经过昨日一场恶战,我以为来校尉能力出众,可以担当保大军军使职务。
哥舒道元一怔,露出疑惑之色。
但保大军却必须重建,到时候需要有人能坐镇此地。
胡人善变,难以捉摸,实不宜担此重任。
哥舒部落是突骑施一个小部落,实力算不得强横。也正是因为弱小,哥舒道元无奈之下,最终投奔唐军,并且成为合河戍守捉使。他在军中,没什么靠山,一步一步的从基层做起,做到这守捉使,已经很不容易。这次凭借驰援碎叶河谷的功劳,做一个军使倒是足够。可若是成为北庭都护府的游击将军,却不容易。
眼前这个容貌清秀的青年,开口闭口是陛下和太子,言语中隐隐有能够代表两人的意思。
这位杨君的来头,恐怕比想象中的要大。
“杨君,不追击吗?”
“好了,就这么说吧,今晚就拜托哥舒将军值守,来校尉带部曲休息。
说完,他便转身离去。
碎叶城很平静,没有任何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