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四百七十四章 轮不到你做主!

“就是那个黄胡子啊。”
不过,他传信说,那封思业要他随乌质勒一起前往裴罗将军城,苏弥射将军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。”
虽然不知道封思业召见乌质勒的用意,但杨守文却觉得,那封思业不会惩治乌质勒。
而在入唐之后,波斯已经开始呈现衰败。
也许,杨守文没有看出封常清的缺点,但明秀却看出来了。
其实,从魏晋南北朝时期开始,华夏和波斯之间的往来就很频繁。
这也使得城外的营地空旷不少,变得冷静许多。
“哦,你是说米娜啊……丑奴,我警告你,不许叫她番婆子,没有半点礼貌。”
个人有个人的性子,明秀有时候很沉静,有的时候则很逗比,甚至还有一些愤青的意思。
“为什么?”
“嘿嘿,你是想给吉力元英争取机会吧。”
又有许多人开始迁入城内,使得碎叶城变得热闹起来。
细雨停歇,微风徐徐。
可现在,就算是陛下震怒,我也要坚持我的建议……这碎叶城,绝不能交给胡人。”
“番婆子?”
他身为朝廷在碎叶城的密探,实不宜继续出现。因为,他以后还想要留在安西,杨守文这样安排,从某种程度上,也是对他的保护。李客心里,非常的清楚。
“那苏弥射将军,今在何处?”
李客身处安西,对于神都的事情了解不多。
我处理了这边的事情之后,会去龟兹与你汇合,到时候再给你新的安排。”
李客还没有睡,直接点点头道:“疏勒有直通小鸾台的方法,李君可是要我前去?”
对此,杨守文也不好说太多。
明秀的言语中,透着一丝戏谑。
“要不要玩这么大?”
那毯子很轻薄,而且做工也很精细。
给你,洗脸水……还有,今天一早,哥舒将军就带着人前往阿史不来山口,却替换那个番婆子。”
不过,吉力元英要洗劫俱兰城的话,需要充足的时间。
“李君,可有办法把书信密送神都?”
这里是安西,不是北和*图*书庭。
杨守文记得,盖嘉运曾对他说过,高舍鸡对他极为推崇。
整个碎叶城,包括他在内,恐怕只有一个人会用这种物品,那就是明秀……
明秀没有回答,而是站起身来。
要让乌质勒知晓厉害,更不能让封思业和乌质勒汇合。
但除此之外,杨守文便没有谈及其他。
当时大寔人已经崛起,波斯人甚至还派遣使者向唐太宗求援。
“那就开战嘛。”
“对了,明天给我把头发剃了……你师父是出家人,你作为他的弟子,怎能俗家打扮?”
“哦,我知道了!”
“师叔,你说师父今天为什么要发怒?”
杨守文话音刚落,就听身后有人说道。
事实上,封常清是个军事天才,可惜情商却不是很高。在历史上,他贵为安西大都护的时候,也一样不会处理日常的人际关系。最终,被唐玄宗设计斩杀……
“你派人告诉三郎,让他转告高舍鸡,请他留守巴什岭。”
但后来,波斯大势已去,随着伊嗣埃被杀,波斯王朝彻底结束,双方就失去了来往。
“把这两封书信送出去,要用最快的速度送出,把它交给上官姑姑,她自会处理。”
李客愣了一下,旋即躬身领命。
“好啦,不说这个,外面局势如何?”
所以,他们开始放心的搬进城里,准备重建家园。
“师叔,师父在做什么?”
比如,强化朝廷对安西的控制……
是啊,非常正常!
明秀微微一笑,看着封常清道:“封思业是北庭副都护,而你师父要在安西说话。”
相信丘升头一定会挑唆吉力元英洗劫俱兰城,这样的话,乌质勒和吉力元英之间的恩怨,也会更深!
十天里,从最开始的提心吊胆,到最后还是提心吊胆,着实耗尽了他的精力。
脑海中,浮现起一张黑俏的俏脸……鲁奴儿!也不晓得她现在如何了……
“胡人骨子里有狼性,多见利忘义之辈。
武则天成立了奉宸府和奉哀府,张易m.hetushu•com之兄弟气焰正炽。
杨守文觉得,他和明秀实在是太有默契了。
若不是有金蟾引导术撑着,杨守文早就顶不住了。
朝中那些腐儒整日里道德文章,难不成还能感怀不成?自太宗登基以来,凡朝廷占据上风,多是将士们奋勇搏杀换来的结果;但凡去讲究仁义道德的时候,那些胡人有哪个受了感化?这西域,可不是靠道德文章得来,而是靠着卫国公和薛大将军凭借赫赫武功杀出来的……现在,朝中多是一群不知事腐儒,早晚坏事。”
“叫我师伯……我比你师父年纪大。”
“诶呦喂,会背诵孙子兵法了吗?”
帐篷外,封常清坐在明秀的身边。
封常清目送明秀离去,仍呆呆的站在帐篷门口,半晌后才摇摇头,转身回到自己的住处。
杨守文一直都知道,明秀看不上朝中的那些大臣。
他封思业是北庭副都护,不是安西副都护……我相信郭虔瓘给他的命令,是要他驰援碎叶城,击杀叛贼,而不是留在裴罗将军城发号施令。让苏弥射告诉乌质勒,若是不前往龟兹说明情况,到时候唐都督那边就不好交代,便是封思业也保他不得。”
有点晚,但还是送上一声祝福:大家粽子节快乐!!!
不用回头,杨守文也知道是谁,于是头也不回道:“兵者,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……岂能擅言开战?”
没错,他就是要给吉力元英争取时间……乌质勒如今不在俱兰城,那俱兰城必然守备松懈。而吉力元英要前往锡尔河下游去建城,没有足够的辎重,如何能行?
封常清显得很疑惑,有点不太明白明秀的意思。
杨守文直接称呼上官婉儿做‘姑姑’,也是为了引起李客的重视。
接下来,碎叶城会是一处博弈之地。
满朝文武,能够被明秀尊重并且称道的人,不过寥寥。在他口中,大多数是尸位素餐之辈。
说实话,杨守文甚至觉得,他多多少少有些亏欠鲁奴儿。
和*图*书说完这句话,杨守文突然停顿了一下。
杨守文冷笑一声。
根据《魏书》记载,波斯使臣曾数十次来到华夏,给北魏皇帝送来了各种礼品。
天晓得那弥勒寺的据点会不会被张易之控制,所以杨守文才会对李客有这样的吩咐。
“明老四,你给我说话尊重点。”
杨守文发现,他身上盖着一件毯子。
但是在给太子李显的信中,杨守文却提及了吉力元英。
不过他旋即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。
杨守文无法给予他支持,但乌质勒可以。
这时候,封常清端着一盆清水过来,笑嘻嘻说道:“师父,你怎地在帐篷外面就睡着了?
杨守文的帐篷里点着油灯,光线昏暗,他却浑不在意,伏案奋笔疾书。
“嗯,就是他……”
“可师伯就是这么叫的。”
现如今大局已定,他是真真感到了疲乏,所以一个人坐在营地里,小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,那困意涌来,让他忍不住就闭上了眼睛,坐在帐篷外面就睡着了……
“他是他,你是你……他以后不会留在安西,可你将来还想在安西建功立业。这安西到处都是胡人,你左一个‘番’,右一个‘蛮’,很容易引起冲突和矛盾。”
杨守文闻听,苦笑一声,“我要是不闹的话,又怎么完成陛下的使命?”
醒来时,天已大亮。
……
他前脚刚想出的主意,明秀立刻就猜出他的用意。
他在帐前徘徊,片刻后道:“明秀,立刻派人前往巴什岭,拦住乌质勒,不许他前往裴罗将军城。
明秀听得一愣,疑惑看着杨守文道:“青之,你要做什么?高舍鸡可是北庭游击,未必会听你差遣。”
把毯子掀开,杨守文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。
我就是要让那个封思业明白,这碎叶城不是他发号施令的地方,还是乖乖去给我追杀薄露吧。”
“对了,不要走弥勒寺,告诉那边的人,想办法直接交给上官姑姑,明白吗?”
杨守文离开洛阳的时候,张易之兄弟正www.hetushu.com在抢夺小鸾台的资源。
杨守文眉头一蹙,旋即冷笑道:“莫不是想去洗白自己吗?”
他甚至没有说起吉力元英的事情,毕竟这种挑拨别人父子为敌的事情,不太好说出口。
“啊?”
“乌质勒去裴罗将军城?”
“我很尊重你,但是我不赞同你的言论。”
既然你想要出幺蛾子,那就别怪我先发制人……看到了最后,咱们俩个是谁倒霉!
从他到达碎叶城开始,到现在已过去了整整十天。
明秀脸色一沉,轻声道:“刚才敬忠送信,说是苏弥射将军派人传报,今晨丑时,乌质勒突然对薄露发动了偷袭。薄露不防之下,被乌质勒所败,五千大军几乎全军覆没。薄露带着他的儿子和孙女突出了重围,逃往五弩失毕中,目前下落不明。”
四郎,那就烦劳你辛苦一趟,持我太子定命宝前去见封思业,告诉他,他的任务是追击反贼薄露,而不是呆在裴罗将军城发号施令。如果他不愿意为朝廷出力,我不介意再派人前往北庭找郭虔瓘,实在不行,我就和他去陛下面前评理。”
果然,听了杨守文的称呼后,李客立刻变得郑重起来,沉声道:“那我这就去疏勒,这两封书信,最迟会在十天后送达。”
“果然……”
杨守文把毛巾丢进了水里,转过身很无奈的看着明秀。
至于我刚才的话,你慢慢去想。什么时候想明白了,我就让你师父给你些奖励。”
临走的时候,杨守文又拦住他,轻声道:“此事结束后,你先去龟兹吧……我记得嫂夫人身怀六甲。这次动荡,想必嫂夫人也受到了惊吓,你在那边陪陪她。
倒不是说杨守文喜欢鲁奴儿,只是他很喜欢鲁奴儿的性格。爽朗,果断,同时又带着些天真。
“他率本部兵马,仍停留在巴什岭。
“好啦,早点休息吧……最近一段日子,大家都很辛苦。
封常清轻声道:“那位封都护找他,似乎也很正常啊。”
他立刻收拾了行囊,便准备离开。和图书
知我者,明秀也!
没错,李显而今是没有什么权力。
“对了,我记得之前说过,前往巴什岭驰援苏弥射的那个游击将军,叫什么来着?”
他活动了一下身子骨,对明秀道:“四郎,你有一句话说的不错,胡人无信义,可以以利诱之,但绝不可不加防备。本来,我还担心昨晚的书信会让陛下震怒。
这也是他进入西域之后,第一次书写奏疏,向武则天汇报情况。他把碎叶城的前前后后都加以说明,并在信中提到了波斯流亡公主米娜,以及她麾下十万子民的事情。
随着官军抵达,虽然薄露仍在巴什岭鏖战,但明眼人已经看出,这大局已定,不会再有什么变化。
“高舍鸡,是个高句丽人,如今在河西定居。”
除了吉力元英之外,他还谈到了哥舒道元和来曜,并且把封思业行军迟缓的事情也写了进去。
封思业是碎叶河谷目前官位最高的人,召见杨守文,也在情理之中。
师伯说你太累了,不让叫醒你。
杨守文把奏疏写好,便走出了帐篷,找到了李客。
明秀笑骂着,拍了一下封常清的脑袋,目光却落在了杨守文的帐篷上。
而张易之兄弟而今要抢夺小鸾台在神都的控制权,根本没有精力理睬安西这边。
他说完,揉了揉封常清的脑袋。
杨守文道:“不试试又怎知道?
杨守文笑道:“什么吉力元英,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……我难道说错了吗?他乌质勒,难道不该向田扬名都护解释清楚?这里是安西,他乌质勒理应向安西都护府说明情况。
不过,封思业那边也要有个交代才行。
说到这里,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。
可这并不代表,他收拾不得一个北庭副都护。
夜色,渐浓。
送走李客之后,杨守文也累了。
杨守文在奏疏中,提到了大寔人可能会带来的威胁,以及他在安西所看到的种种复杂情况。杨守文认为,如果能够收留波斯遗民,说不定能够为安西带来变数。
李客点头,“卑职明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