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四 凉州词

第五百九十章 小鸾台的前世今生

于是,他笑了笑,“没什么,只是随便问问。”
他打开箱柜,从里面取出一摞厚厚的,差不多有半米高的卷宗。
“你答应过波塞黎,要带他去洛阳,让他在白马寺修行。
颜织是小鸾台的人,那么他所使用的显影水,想必和小鸾台所使用的显影水一脉相承。
小鸾台是在陛下登基之后,改门下省为鸾台之后,才秘密设立。不过,小鸾台在设立之前,还有另外一个名字,叫做:内卫。那是陛下在仪凤三年时,由我叔祖建议,得陛下恩准之后开设的机构,全部是以女性为主,故而又称之凤卫。
好了,老衲这二十二年来唯一牵挂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个交代,总算是可以解脱了。”
后来,高宗皇帝驾崩,太子继位。
“四郎,你觉得如何?”
他曾拜托老衲一件事,就是让老衲把在安西的所见所闻,都记录下来,整理成卷宗。当时老衲以为,不会在天马城停留太久。可谁料想……明施主最终还是未能www•hetushu•com躲过血光之灾,而老衲则在这天马城中,一住就是二十二年光阴……二十二年来,老衲走遍了安西的每一个城镇,每一个部落,并且把所见到的一切,都记录下来。
两人相视一眼,隐隐约约,似乎明白了当年明崇俨的意图。
他看向了杨守文,发现杨守文也正看着他,面带微笑。
小鸾台的构架,其实就是明师一手建立起来。
杨守文虽然只粗略的看了一遍,就知道眼前这些游记的重要性,恐怕还胜于当年玄奘法师的《大唐西域记》。因为,尸密罗多记载的更清楚,更准备,更详细。
尸密罗多一愣,疑惑问道: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
看着眼前两摞厚厚的卷宗,杨守文和明秀都傻了。
脸上,还露出了疲惫之色。
“如今的情况,似乎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。把书信带回洛阳,你我也算是完成了陛下的使命。”
这些卷宗,必须要仔细的整理,才能够变成真http://www.hetushu.com正的方志。
杨守文和明秀商量妥当,决定尽快启程,返回洛阳。
其中的缘由?
“法师,我还有一个疑问。”
“呵呵,甚的高义,不过是认赌服输罢了。
明秀闻听,顿时笑了。
杨守文不知道,也不清楚……想必,是因为这些游记从没有问世,更无人知晓。
二十二年的记载,走遍了安西……那岂不是说,眼前这两摞卷宗,便是最完整的安西方志吗?
回到寺院后,杨守文便询问明秀的意见。
杨守文和明秀相视一眼,忙快步上前。
“法师高义,相信叔祖若泉下有知,也会感激法师。”
“青之,你可能不知道这小鸾台的来历。
说到这里,明秀突然停顿下来。
“敢问法师可曾听明师提过‘小鸾台’这个地方吗?”
“你刚才为何要问法师小鸾台的事情?”
只是未等他把整个构架搭建完成,就遭遇暗杀,死于非命。这也是尸密罗多法师二十二年来和图书做了这么多的事情,却无人知道的缘故。明师死后,却给陛下留下了一份完整的计划。于是在先帝驾崩之后,陛下扩充内卫,而后建立了小鸾台?”
卷宗上,灰尘很厚。
“二十二年前,明崇俨明施主把老衲赶来安西,留在了天马城中。
他一目十行的扫了一遍,大体上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内容。尸密罗多毕竟不是地质学家,他只是一个僧人。所以,他是用一种游历体来记载他所见到的一切。
“青之,你什么意思?”
尸密罗多也就没有再追问,在蒲团上坐下,闭目不语。
杨守文抱起卷宗往外走,但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,却突然间停下了脚步。
他想了一想,轻声道:“亦或者,明师被人刺杀,也与这小鸾台有密切的关联……”
“既然如此,咱们收拾一下,准备动身。”
尸密罗多没有反对,不过却找来了波塞黎。
现在,你要走了,便带上他一起走吧。波塞黎在这里,继续修行下去用处不大。不入红尘,和图书焉知世人苦难,又怎能普渡众生?波塞黎,你随杨君,一同走吧。”
“怎么可能!”
尸密罗多的文采极其出众,同时也精通绘画。
不过,尸密罗多旋即让波塞黎退下,站起身来,走到禅房一侧的箱柜前停下脚步。
“嗯?”
说着话,他挥手示意让杨守文二人把卷宗拿走。
杨守文走上前来,拿起一本卷宗打开。
“哦?”
杨守文这才想起来,鸾台是武则天在登基之后,把门下省改名而来。小鸾台也是在鸾台建立之后才设立。尸密罗多早在高宗调露元年便离开大唐,不知道鸾台也在情理之中。
可关键在于,怎么显现书信上的文字?
两人各自抱起一摞,把卷宗摆放在禅房之上。
现在,请你们把这些都带走,至于该交给什么人,老衲不清楚,就由你们决定吧。”
陛下这才开始慢慢吸收男人进入内卫。之后,女为凤卫,男为龙卫,至陛下登基后,两卫合并一起,有上官姑娘接掌,改名为小鸾台……这其中,叔hetushu.com祖还……”
杨守文轻轻点头,看着明秀道:“会不会是有这样一种可能……明师当年为帮助陛下,决意为陛下组建一个秘密机构,一方面是保护陛下,另一方面则为陛下搜集情报,清除障碍。
“小鸾台?”
而且,里面有很多图画,画的是一些独特的地理形状,甚至还有一些奇特的建筑。
明施主虽然已经过世,但老衲终究未曾辜负他的重托。
杨守文抱着卷宗,一边走一边轻声道:“我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,只隐隐感觉着,明师似乎和小鸾台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”
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立刻转道,把书信带回洛阳,交给上官婉儿去处理。
相信,上官婉儿一定会有办法。
颜织虽然已经死了,杨守文却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,那就是吉达的那一封书信。
“站在那里做什么,过来帮忙。”
说到这里,杨守文又停顿了一下。
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只是这样一部游记,在历史上有任何的记载。
天马城堡一行,终究还是有些收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