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五 蜀道难

第六百一十三章 无题

相王,李旦……一个皇室贵胄,声望极高的大人物。别看现如今李显是太子,可事实上,李显远离中枢十余载,根本没有多少根基。可李旦不一样,他一直身处中枢,明里暗里的不断博弈,根基牢固。此前若非狄仁杰坚决支持,只怕李显也难坐稳太子之位。而最关键的是,李旦素以仁厚君子的面目示人,这声誉也非常好。
陛下只是让我老实一些,不要招惹是非,然后就让我离开了……不过离开上阳宫后,遇到了老爹。他送了我一程之后,我觉得气闷,所以一个人走回了桃花峪。”
他看上去很平静,只轻轻点了点头。
杨守文脱下了身上的貂皮大氅,丢给杨十六。
有些事情,你我父子心里明白就好,莫要轻举妄动。我想,陛下未必不知道这些。”
“师父,你怎回来的这么晚?”
他想了想,轻声道:“左右天快亮了,等天一亮,我去青牛观走一遭就是。”
也正是这原因,李元芳在昌平出现。
最后那两个字,杨守文突然压低了声音。
也正是这原因,陈子昂跑去昌平寻找书信。
这句话出口后,不知为什么,杨承烈觉得一下子轻松了不少。
武则天老了,很多时候,未必能像以前那样果决。这种情况下,明家的动作,也和_图_书要加快了。
封常清欢快的跑了出去,杨十六也跟着离开。
杨守文甚至快要忘记了那封被他和杨承烈烧了的书信。不过,当杨承烈重又提起的时候,杨守文立刻回忆起来。
“父亲,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。”
“胡说什么,太子怎会和这件事扯上关系?
你忘了,圣历元年,太子刚从庐陵返回神都。而在此之前,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陛下的监控之中,怎可能做这样的事?好吧好吧,我告诉你,你可不许和任何人说。”
但是没有弘农杨氏,他父子就会更加危险。
说实话,杨守文已经记不清楚那封信的笔迹是什么样子了。不过他倒是相信杨承烈所说,因为杨承烈在这方面,确实非常出众。十年的县尉生涯,让他对一些细节极为敏锐。
“师父,你吃饭了吗?”
“陛下看上去很疲惫,同时也和我说了很多话。
“父亲,你能够确定吗?”
这也让杨承烈有些不好意思,犹豫一下,从口中吐出两个字来。
就在这时,屋外传来了杨十六的喊喝声:“什么人,鬼鬼祟祟,还不立刻给我出来。”
“我想一个人走走,天不早了,父亲早点回去吧。
我觉得,很多事情陛下其实都清楚,只是难以决断……四郎,我觉得,http://m•hetushu.com陛下老了!”
“父亲,你是说……”
目送着杨守文的背影,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,杨承烈突然笑了。
明秀点点头,又捧起了书本。
杨守文说着,瞥了杨承烈一眼。
仔细想想,如果不是李旦,其他人恐怕也没有能力去做这样的事情!
毕竟,武则天已经老了,很难再像十年前那样,大肆屠戮李唐宗室。如果她对李旦下手,肯定会触动很多人的神经。也许,武则天早就知道李旦的动作,却也无可奈何。
寒风呼啸,但是在吹入峪谷后,却变得轻柔许多。杨守文登上门廊,房门吱呀一声打开。
开门的是封常清,那小脸上带着几分焦虑。
也许是有人和他分享了秘密;也许是因为,他找到了一个可以相信,甚至依靠的人。
杨守文闭上眼睛,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。
想当初在昌平的时候,杨守文就猜到这件事绝不简单。能够能让慕容玄崱出兵造反;能够令唐波若这种勋贵子弟勾结黙啜,开城献降;能够使河北道几乎不予抵抗,使得突厥兵长驱直入……这绝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事情,其背景一定深厚。
杨承烈轻轻搓揉了一下面颊,显得有些挣扎。
杨守文说完,挑车帘从马车上下来。
和图书青之,谢了!”
明秀在坐在火塘旁边的白狼皮褥子上看书,杨十六则蜷在一隅打盹。
其实,这并不难猜测。
他掀起车帘,沉声道:“兕子,你也多小心。”
听明秀这么一说,杨守文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杨守文一怔,露出愕然之色。
杨守文不禁奇道:“四郎,你难道不想问我,陛下都给我说了些什么?”
“也好。”
当杨守文回到桃花峪时,已经是后半夜了。
“还没有呢。”
更不要说,这是一场博弈。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相王李旦未必会心甘情愿的退出角逐,甘心对李显俯首称臣。如果从这个角度来想的话,一些一直以来无法解释的事情,似乎一下子都有了答案。
杨守文能够理解杨承烈的这种感觉!
杨守文突然明白,杨承烈为什么这么突然的决定,要回归弘农杨氏。
他当然知道小馒头是谁,就是那个总跟在李裹儿身边,长着一张胖乎乎圆脸的小丫鬟。
小高因为要回去交代任务,所以也没有过来……不过,一清道长一直都没有出现,却让我感到有些奇怪。按道理说,她若是知道你回来了,一定会跑来看你才是。”
杨守文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。
杨承烈深吸一口气,苦笑道:“这种事,哪能那么容易确定?
www.hetushu.com谷中的茅屋依旧,亮着灯。
明秀说的没错,居然没有看到裹儿,的确是出乎杨守文的意料。
杨守文说着,从火塘的架子上取下铁皮水壶,给自己倒了一碗热水。
明秀抬头看着他,从那两个字当中,也领会了杨守文的意思。
如果被李旦知道,哪怕有武则天护佑,杨承烈也会非常危险。
杨守文笑了笑,取下了身上的挎包递给封常清,迈步走进屋内。
出乎杨承烈的意料,杨守文并没有表露出惊讶之色。
他在赤足走到火塘旁边坐下,道:“需要胡说八道,哪有什么祸事?
“相王。”
那批被劫持的元文都宝藏;颜织为何会暴露了行踪;薄露如何突破的播密川;以及疏勒边军的古怪行为……
“哥奴被你父亲召回去了,说明日让茉莉带着悟空他们过来。
火塘里的炭火很旺,上面挂着一个铁皮水壶,里面的水已经沸腾,正咕嘟咕嘟的冒蒸汽。
不过凭我十年县尉的经验,我可以肯定,八成以上就是相王笔迹。这件事,我谁都不敢说,甚至连你阿娘都不敢告诉。现在说出来,我这心里面,也就轻松许多。”
明秀笑道:“若是能说,你自然会告诉我;若是不能说,我问了你,岂不是让你难做?”
一个糯糯的声音传来,杨守文已长身而m.hetushu.com起。
杨守文看着他,脱口而出道:“莫非是和太子有关?”
“晚上十六哥做的羊肉羹很好吃,我去热一下,给你垫垫肚子。”
杨承烈坐在车里,没有下车。
有弘农杨氏,不一定安全。
“知我者,四郎也。”
“我像是那种嘴巴不把门的人吗?”
银装素裹,火树梨花,是眼前桃花峪的真实写照。月光照进桃花峪的谷口,更显得几分清冷。
“那封信的笔迹还记得吗?前些日子,我又见到了那个笔迹。”
当杨守文进来,明秀放下了手中的书本,笑着道:“青之,看样子这次你惹得祸事不小。”
“我找召机长老,我是一清道长身前的奴婢,我叫小馒头。”
“谁?”
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坐在火塘旁边,呆呆看着红彤彤的炭火,各自想着心事。
明明不过两年,却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。
已是隆冬,桃花峪早已不复那苍郁景色。
只是,这么晚,她来作甚?
也正是这原因,迫使卢永成勾结粟末靺鞨人,甚至不惜攻打县衙……
……
那个时候,昌平县绝对是八方风雨汇聚之地。也正因为如此,杨承烈杨守文父子在找到了那封信之后,即不敢声张,甚至还迅速烧掉,就是因为知道这里面很复杂。
这件事太大了,大到杨承烈甚至感到无法承受的地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