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五 蜀道难

第六百一十四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

杨守文、明秀、封常清以及杨十六聚在大屋之中,三人齐刷刷看着杨守文,等他发话。
同人不同命,谁让人家生了个好人家?
杨守文不禁疑惑,扭头向明秀看去。
“小馒头,你说的贱人又是哪个?”
这让杨守文非常不快,同时又对武则天,产生了一丝丝的怨念。好嘛,我在西域出生入死的为你做事,你倒好,却把你侄孙召回了洛阳,跑来骚扰我未来老婆?
杨守文把热粥送到了小馒头的手中,感觉到小馒头的手冰凉。这小丫头,恐怕在外面等了很久才过来,以至于手脚冰凉。这也让杨守文有一丝丝不祥的预感,可是又想不明白,李裹儿能出什么事情。在神都,哪怕李裹儿不再是公主,可又有谁敢惹她?
那么宗正寺出面,也就在情理之中……只是,杨守文却知道,李裹儿虽然有些刁蛮任性,却并非不讲道理之人。她好端端在这边出家修行,为何要去烧别人府邸?
他依稀记得,武崇训在去年武科之后,就外放了出去。是外放去了何处?杨守文记不太清楚了,只记得好像是关中的某个地方。按道理说,他不是该在关中吗?
李裹儿烧了寿昌郡主的府邸,妥妥打李旦的脸。
小馒头喝了一口热粥,稳定了情绪。
这里是神都,是天子脚下。李裹儿何等和图书身份,又能出什么事情?
若是这样,倒也说得过去,为什么会是宗正寺派人把李裹儿关押。那相王好歹也是皇子,虽然最终功亏一篑未能成为太子,可是这底蕴却很深厚,远非李旦可比。
这就左卫将军了?
杨守文顿时懵了,脱口而出道:“寿昌郡主又是哪个?”
此前,公主听闻长老你在金城遇险,非常担心。于是她就想去大兴国寺为你做一场法事祈福。正好寿昌那小婊砸过来,公主也没有防备她,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那个小婊砸,还约她一起前去。谁料想法事当天,公主到了大兴国寺之后,却遇到了……”
小馒头一脸的忧急,见到杨守文的一刹那,竟哇的哭了起来。
“武崇训,回洛阳了?”
公主也就是因为这件事,一怒之下烧了寿昌的房子……那天是寿昌跑的快,不然公主一定会收拾她。不过,她虽然跑了,公主还是把郡马崔真狠狠的收拾了一顿。”
不过,陛下登基之时,杀了不少的宗室子弟。
杨守文沉着脸,思忖片刻,对小馒头道:“小馒头,你现在住在何处?”
小馒头好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,然后跟着杨十六出去,在旁边的茅屋里歇息。
杨守文一听,不禁一阵头疼。
不等明秀回答,那小馒头的小hetushu.com嘴就好像机关枪一样的响了起来,“长老居然不知道寿昌郡主?寿昌郡主,就是相王的嫡长女,早些年嫁给了崔真,就住在铜驼坊内。”
“遇到了谁,说啊!”
杨守文连忙把小馒头领进了屋中,让她坐下。
说实话,杨守文对武崇训并没有什么恶感,甚至觉得,这家伙还算直爽。
“小馒头,快说,小过她怎么了?”
他没有再询问下去,因为他大体上已经猜出了端倪。
小婊砸这种妥妥的后世口头禅,还是杨守文教给李裹儿的。
“小铃铛在宗正寺大牢里照顾公主,奴婢现在还住在太微宫……公主让奴婢等长老回来。”
当然是要维护她那个侄孙喽!
小馒头偷偷看了一眼杨守文的脸色,怯生生道:“长老你别生气,这件事真的和公主无关……武崇训回来之后,曾到太微宫找过公主,但是公主并没有理睬他。都是寿昌那个小婊砸,她偷偷把消息告诉了公主,结果那个家伙跑去大兴国寺捣乱。
杨守文咬牙切齿道:“上次未能收拾那武二郎,却不想这家伙贼心不死……我堂堂六尺男儿,怎能容他如此嚣张?天亮之后,咱们就进城,我要找那武二郎麻烦。”
不过,由于唐代是以道教为国教,所以这宗正寺的职能还包括了天下僧道的管理。
m.hetushu•com“为什么要烧那郡主府邸?”
相王的嫡长女?
小馒头说到这里,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,突然停了下来。
杨守文的脸上,强挤出了笑容。
“李千金,为何要带走小过?”
宗正寺?
听小馒头这么说,杨守文不禁蹙起了眉头,沉声问道:“小馒头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与我详细说来?”
杨守文心里很不痛快,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“这还真是平步青云,升的好快啊……”
“长老,公主她,公主她出事了!”
不仅是他,就连明秀也感到非常吃惊。
“因为,因为……”
仆固乙李苦苦等待了一年,才得了机会,外派成为一军军使。可这武崇训倒好,一年的功夫,已经成了左卫将军。而他这个武魁,现在还苦兮兮的在桃花峪出家。
杨守文顿时懵了。
她这一哭不要紧,着实让杨守文吓了一跳。
核算着,这所为的宗正寺,就是明清时期的宗人府。
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轻声道:“三天前,宗正寺的李千金带着十名门仆突然上山,把公主带走了。之后,公主就一直没有回来,我去东宫询问,才知道她被关进了宗正寺大牢。”
太子也正就这件事,和宗正寺那边争执。可是宗正寺却咬死了太子无权干涉,非要处置公主不可。陛下那边,到目前为止和*图*书都还没有动静,也不知道她老人家怎么考虑。”
小馒头压低声音道:“武崇训,武二郎。”
杨守文听罢,恍然大悟。
上官婉儿没有提起,武则天没有提起,包括老爹也没有提起……
“啊?”
“亏得公主把那个小婊砸看作是朋友,没想到那小婊砸却勾结外人,企图陷害公主。
“那宗正寺怎么说?”
“对啊,为什么要烧郡主府邸?小过虽然任性了一些,却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。”
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这件事?
毫无疑问,肯定是这个武崇训贼心不死,跑去骚扰李裹儿,结果把李裹儿惹怒了。
“嗯嗯嗯!”
“这么晚了,路不太好走。
“宗正寺,始建于北齐,宗正改称宗正寺卿或者宗正卿,副官为宗正少卿,皆为宗室人员出任,执掌皇族事务,管理皇族、宗族和外戚的谱牒,守护皇室陵庙。
你今晚就在这里凑合一下,明日一早去宗正寺大牢见公主,就说我已经安全回来。”
明秀一旁,忍不住插嘴问道。
之前,他已经知道了相王的真实嘴脸,而今又听到李裹儿烧了相王长女的府邸,难不成是要和相王李旦撕破脸皮的节奏吗?只是,他目前还没有做好翻脸的准备。
那又是什么玩意儿!
“两个月前,他就被召回了洛阳,如今是左卫将军。”
“四郎,和图书你说该怎么办?”
“嗯?”听到这个名字,杨守文愣住了。
所以如今的宗正,是由吴王嫡长子李仁担当……李千金,是李仁的弟弟,从年纪上而言,比李仁还要大几岁。此人自幼入道,后为宗正少卿,还兼管着天下僧道。”
可是,如果这么一个人,整日里惦记着自家媳妇,杨守文对他的好感也就烟消云散。
小馒头懦懦,犹豫了好久才轻声道:“公主在几日前,一把火烧了寿昌郡主的府邸。”
一旁封常清捧了一碗热粥进来,看到屋中的景象,也不由得一愣,露出了疑惑之色。
“小馒头,你这是怎么了?”
她气呼呼道:“因为那个贱人陷害公主。”
明秀闻听,顿时笑道:“你说怎么办,就怎么办,我奉陪就是。”
这件事,士可忍庶不能忍。
小馒头把热粥放在一旁,挥舞着小拳头,显得格外愤怒。
提起这个,小馒头那张胖乎乎的圆脸顿时通红。
“宗正寺说,公主此次行为,让宗室颜面无光,所以要严惩。
怎么考虑?
“就是寿昌郡主那个小婊砸……是公主教我的,她对我说,寿昌就是一个小婊砸。”
杨守文正听得入迷,李裹儿对他的关心,他非常感动,同时又很好奇,李裹儿到底为了什么要和那个劳什子寿昌郡主开撕,而且还撕的这么狠,把人房子都给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