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五 蜀道难

第六百一十五章 火烧武家楼(一)

杨茉莉说完,招手朝站在城门边上的十几个人喊道:“听到没有,清化坊,武家楼。”
那十几个人,全都是杨府家丁。
三名僧人来到城门口,甩镫下马。
只是,早已虎视眈眈的杨茉莉,又岂能容他们靠近杨守文。只见他大喝一声,横身拦住了那些家丁,手中大槌翻飞,就听乒乓一阵乱响,十几个家丁已被砸翻在地。
“茉莉,随我杀人去。”
“外面,外面有一个和尚,带着一群人闯进来,还砸了咱家的大门。”
家丁们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,两只獒犬就被扑倒在门阶下,被撕咬的哀嚎不止。那为首的家丁见状,忙抄起木棍就冲下来,可是不等他靠近,眼前人影一闪,一个看上去颇为瘦弱的僧人就拦住了他的去路。那僧人也不说话,抬起手,手腕一翻,亮出两口弯刀,便扑向家丁。那两口刀上下翻飞,刀光闪闪……家丁只觉得冷气袭人,手中的木棍更在瞬间,被那两口弯刀斩为数段,衣服更被割裂成一条条,一道道的碎布。
隋炀帝说:“朕宿于宫中,即便你不在朕身边,可只要朕看到那座楼,就能安心睡觉。”
那日,他醉酒后,与同在左卫效力的崔真聊天。
“茉莉,给我砸门。”
杨茉莉手中这两支槌,加起来足有二百多斤。
小馒头告诉过杨守文,武崇训现在就住在清化坊的武家楼。
奉宸府而今在神都可谓是权势熏天,可是被人杀了之后,却悄无声息,没有任何动静。
“什么事?”
趁着黎明的曙光,门卒仔细看去,不禁吓了一跳。
食不知味的吃了两口粥,武崇训就整理衣衫,准备去拜见武三思。可就在这时候,他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声。紧跟着,下人武安跑和_图_书进来,一脸的慌张之色……
明秀双手舞刀,在其他人的眼里,好像是两把弯刀在空中回旋。
还真是倒霉,怕什么,他就来什么……
杨守文也不客气,翻身上马,阴着脸道:“清化坊,武家楼。”
门卒一见,顿时缩了回去。
说着,他上前揽住了缰绳,示意杨守文上马。
当他看到杨守文,不禁愣住了。
门卒突然激灵灵一个寒颤,立刻转过身,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。
其中一人拿了三个度牒,交给门卒检验。
隋炀帝被宇文化及所害,沈光为了给隋炀帝报仇,密谋兵变,结果被战死于乱军之中……
……
瀍水支流流经清化坊的西面,而武家楼,就坐落在瀍水东岸。
武家楼的獒犬,血统自然不凡。
“二郎不好了!”
好赖,杨承烈而今是千骑将军,更兼洛州团练使,在洛阳也算的是一个人物。铜马陌而今已经扩大了不少,家中也蓄养了不少家丁。虽然这些个家丁不认得杨守文,却也知道,在铜马陌这个寨子里,杨承烈之下不是宋娘子,而是眼前这个僧人。
武崇训当然也听到了消息,这心里面不知为什么,就有些发慌,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。
是他?
杨守文看也不看他们,纵马便跃上了门阶,跨过门槛。
“想死吗?看清楚再说。”
只是,与悟空它们相比,不管是个头还是力气,包括凶狠的程度,都远远不如。
“杨茉莉,你又胖了。”
那门伯却瞪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听清楚没有,是清化坊,武家楼……老杨家这是要对武家开战,保不齐又要出什么状况。警醒点,咱们最好不要掺和进去……”
三匹快马风驰电掣,眨眼间就来到和_图_书了城门口。那守城的门卒刚准备上前阻拦,就被门伯一把拽住。
“杨守文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
武崇训拔刀指向杨守文,厉声喝道。
“何人敢如此大胆,来我家闹事?”
紧跟着有人大声呼喊:“谁敢在武家楼闹事。”
杨守文一听,二话不说,牵马就走。
……
门卒已经听说了,这眉清目秀的僧人,正是早年名动两京的杨守文。
杨茉莉闻听,二话不说,健步便窜上了门阶。
杨茉莉对杨守文不带他去西域,把他一个人留在洛阳非常不满。杨守文只得轻声安抚,总算是稳住了杨茉莉,而后扭头喝问道:“十六,可曾检验完毕,我还有事。”
于是,家丁们齐声响应,跟着杨守文等人便直奔清化坊。
与此同时,从城中跑来了十几个人。为首的,身高大约在两米靠上,生的膀阔腰圆,雄壮无比。那大个子身后,还跟着四只獒犬。当看到了僧人,獒犬发出一连串的吠叫,便奔跑过去,然后围着那僧人打转,并且不时从口中传来了呜咽声音。
武崇训闻听,顿时暴怒。
大半年里,凭借着他老爹武三思的帮助,再加上自身也确有真才实学,成功剿灭了几股盗匪,在年中被召回了洛阳。只是,武崇训这心里面,对李裹儿还是念念不忘。
他阴沉着脸,大声说道。
他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想要告诉武则天,我家二郎会如同沈光一样,终于武则天。
可是昨晚当他听说杨守文回来的时候,就隐隐觉得,事情有些不妙。
杨茉莉顿时破涕为笑,咧着嘴说道:“阿郎,你让杨茉莉打谁,杨茉莉就打谁。”
“魏叔,看这样子,要出事啊。”
杨守文见状,抬手摘枪就要迎上去。可没等他和图书动手,明秀从马背上长身而起,手中弯刀唰的脱手飞出,在半空中划出一抹晶亮弧光。刀光过处,就听那些家丁一阵惊叫。
“悟空,八戒,沙和尚,小白龙……”
大雪刚过去,天寒地冻,气温很低。
虽然他才十八岁,可如果单论力气,即便是杨守文,也远远不如。
所以,杨茉莉现如今在洛阳的名声很大,即便是这些个门卒,也都能认得杨茉莉。
回到家之后,才知道李裹儿一怒之下,烧了寿昌郡主的房子。
沈家楼,是隋炀帝专门为沈光修建的一座楼,几乎与皇城的城墙一样高。
后来隋炀帝移驾江都,沈光也随同前往。
杨守文跨坐马上,厉声喝道。
之前武延晖他们在洛河畔圈地,少不得遇到一些麻烦。特别是那些在中桥附近讨生活的闲汉,当然不甘愿让出地盘。武延晖等人用官府的力量,未免有些杀鸡牛刀,于是便找了北市的沈庆之出面,约中桥的闲汉们赌斗。当时出战的,便是杨茉莉。
说他是个痴情种子倒也没有错,自从认识了李裹儿之后,他就再也没去过风月场所。
那马上的人,他倒是不陌生。三个僧人打扮的男子跨坐马背上,为首之人,看年纪不过二十出头,生的眉清目秀。不过,在眉宇间,却流露出一股子煞气,令人不寒而栗。
由此可见,隋炀帝对沈光是何等的信任。
僧人蹲下身子,挨个抱了一下獒犬,那张俊秀的脸上,露出了灿烂笑容。
天刚蒙蒙亮,安喜门便开放了!
当他领着杨茉莉等人来到武家楼大门口,看着那紧闭的大门,内心里顿时一阵火起。
十几个武府家丁冲出来,还有两只獒犬跟随。只是,不等那两只獒犬站稳,悟空它们就随着杨守文一和-图-书声口哨冲了出来,两两分开,把那两只獒犬围住,便是一阵凶狠撕咬。
就在他快到后院的时候,武崇训提刀迎了出来。
虽然杨守文并未入城,但是他被带去了上阳宫,却被许多人所知晓。
“杨茉莉知道怎么走。”
门卒不无羡慕的看着一行人远去,忍不住和门伯小声嘀咕。
从门内,传来了一阵狗吠声。
那天,他狼狈离开。
天已大亮,武崇训正在家中吃饭。
“茉莉乖,茉莉不哭,以后阿郎不会再丢下你不管的。”
“武二郎,若有胆子,就给我出来。”
城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准备进城的人,门卒一边手里哈气,一边打开了城门,准备进行检验。
那些家丁见状,齐声发喊,就扑上前来。
而入唐之后,沈家楼的名字几经变化,至武则天执政,就把这处宅院赏赐给了武三思。
杨茉莉在中桥二十天里,打得那些闲汉落花流水,无人能敌。
去年,他在武科之后,被外派到了关中。
清化坊,与东城隔水相望。
而此时,武家楼外,已乱成了一团。
武家楼的家丁又何曾见过这种刀术,还以为遇到了神仙,吓得连连后退。杨守文则策马上前,直奔后院。
而这时候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。
今天,正逢他轮休,不必去军中值守。所以他也就起的晚了一些,准备吃罢了饭,就去给他老爹请安。
这武家楼,原本名叫沈家楼。说是楼,其实是一处宅子。据说这宅子始建于百年前,颇有些历史,是当年隋炀帝在洛阳时,为其爱将沈光所修建。这沈光,在大业年间有‘肉飞仙’的绰号,后被隋炀帝赏识,封为折冲郎将,对沈光极其看重。
清化坊,武家楼?
说着话,他抬手从刀架上抄起一和图书口唐刀,大步流星向外面走去。
这一年来,杨茉莉在洛阳可谓是威风八面。
武崇训返回洛阳后,武三思就把这宅子送给了武崇训。
这也让武崇训心里忐忑不已,他不知道,李裹儿会不会找他麻烦……好在没过两日,宗正寺就派人把李裹儿带走,并关进了宗正寺大牢,也让武崇训松了口气。
那年轻僧人他认得,就是昨日在城门口,杀死了奉宸府门客的僧人。
他反手从背上取下两支铁槌,抡圆了,蓬的一下子,就砸在那沉甸甸的红木大门上。
门卒认得这大个子,是如今神都洛阳城里鼎鼎有名的人物,据说名叫杨茉莉,绰号巨灵神。杨守文的一部《西游》,如今在洛阳已是妇孺皆知。不过,杨茉莉‘巨灵神’的绰号,没有任何贬义。盖因他体型巨大,又使双锤,力大无比,故而才有这个称号。
足有两米高的大个子跑到了僧人身前,竟好像孩子一样抱住了僧人,发出了呜咽。
那,可是去年武科的武魁!
原本,他想说点场面话吓走杨守文,可未曾想,杨守文看到他之后,却红了眼睛。
“已经检验妥当。”
“武二郎,看你往哪里走!”
武崇训也记不清楚和崔真说了什么,反正过了几日,崔真偷偷告诉他,李裹儿要去大兴国寺作法会。已经有近一年未曾见过李裹儿的武崇训,耐不住对李裹儿的思念之情,于是跑去了大兴国寺。本来,他只想偷偷看两眼,却不成想在见到李裹儿后,他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,竟跑出来和李裹儿说话,也一下子惹怒了李裹儿。
两百斤重的大槌落在那厚厚的大门上,轰得一声巨响,红木大门立刻飞了出去,四分五裂。
昨日,杨守文返回洛阳。
武家楼里,又涌出几十名家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