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四十三章 呼罗珊国

这件事,还真是非同小可呢!
洛州判佐?
在李林甫的引领下,一群人穿过了一片花海,来到一处院落。
休小看了这判佐的差事,要知道当年狄公明经科登第,也不过是做了一个汴州判佐,比之哥奴的起点还要低一些。可最后呢?狄公名满天下,更位极人臣,乃朝廷栋梁。
杨守文暗中观察两人的表情,旋即心中有了些许明悟。
这里风景很美,视野也很广阔,更重要的是,周围空空荡荡,很难有人藏身偷听。
吉达犹豫一下,向米娜看去。
米娜脸色一滞,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。
杨守文想了想,轻声道:“这个名字不好,倒不如该做安乐?”
水,已经烧开,杨守文却并不记忆冲泡。
而李林甫则被吓了一大跳,忍不住咽了口唾沫。
物有所值,这里的一草一木,乃至于每一个游戏,都会做到最好。
杨守文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,破感到满意。
有一朵小火苗,开始在他心底出现。
他向杨守文行礼道:“一晃三载,杨大哥风采越发卓尔不群。”
没办法,谁让这青园背靠东宫,其成员更是一群勋贵子弟!
“你也听说了?”
“哥奴,好久不见。”
别人称呼他,要么是杨君,杨公子,再亲近一点,如武延基这些人,会直呼他的表字,以示双方亲近。
口蜜腹剑李林甫!
他这才扭头,对吉达道:“大兄,你也听到了,哥奴不会骗我。”
杨守文当然不会真的因为那一句话,而对李林甫轻视。这个在历史上,可谓是执掌了盛唐中后期的宰相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才干绝非等闲。当然了,现在的李林甫,还远远达不到历史上那个执掌生杀大权的李林甫,至少在杨守文看来,便是如此。
表面上看,青园是被一群纨绔子弟经营起来的游乐场所。但如果没有人在背后支持,他最多也就是一个销金窟,绝达不到而今的这种地位。青园有两个自大的特点,一个是贵,另一个就是好。
再加上濛池的那些突厥部落和_图_书,也时常和我们发生冲突,使得我们颇有些艰难。
“哈哈哈,哥奴,你现在可是懂得享受了。”
杨守文觉得,以这一点来看,李林甫在盛唐后期,绝对是一个定海神针的存在,更不是那个徒有虚名的唐玄宗可以比拟。
大寔人已经霸占了波斯帝国的土地,而且以大寔人的实力,绝非米娜手中那点波斯余孽可以抗衡。她当然想建国,然后召集更多的波斯子民,壮大力量,和大寔人抗衡。
许多在外人看来,根本是无法解决的事情,可是到了青园,却能够迎刃而解……
她当然想要重建萨珊波斯帝国,但实际上,又不太可能。
另一个,便是眼前的这个青年,李林甫!
后来是韦鐬私下里告诉他,李重润之所以点他的名,是李裹儿的推荐。
李林甫之前,一直是郁郁不得志。直到去年底,他才被李重润点名,被召入了青园的圈子之中。别看他只是个判佐,可事实上在洛州府衙里,却有着非凡的影响力。
吉达则比划道:你没事就好……如果真有人想找你麻烦的话,我就去杀了他!
他做得出将入相,我也可以做到!
而本土的吐火罗人,对他们怀有提防之心,自然会有所压制。于是,米娜等人对外,要面临大寔人的攻击,对内,需要地方濛池的突厥部落,以及吐火罗人的偷袭。
也正是这样子,过去三年里李林甫很不得意,一直到去年底,情况才算是有了好转。
但那双眸子里,却闪烁灵动光彩。
在唐代,明经科是科举的一科,但却远不如进士科。
而今,他听了杨守文的话,心里不由得一动。
日进斗金,怕是无法形容青园的收益。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势力支持,纨绔子弟如何能够撑得起来?
“哪有什么享受,不过是当差做些小事情,替人跑腿罢了。”
消费贵,若无丰厚身家,休想来此消费。
这样的考试内容,对于进士科的考生而言,当然是不足一提。也正因为这样,明经科出身的官员http://m.hetushu.com,大体上地位都不算太高。狄仁杰明经科出身,却能够出将入相。而李林甫,乃宗室子弟,不管是在出身还是人脉上,可都不是狄仁杰当初能比拟。
判佐,就是判官的副手,如果按照后世的官僚体系来对比,相当于一个副主任科员的待遇,在唐代,书从七品下的低阶官吏。李林甫好歹是李唐宗室子弟,却只能做一个判佐。哪怕洛州是上上州,其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判佐……更何况,洛州治下,多豪强望族,王公勋贵。一个小小的判佐,在这里又算得是什么官职呢?
青园,如今被许多人在暗地里称之为‘东宫外围’。
“不瞒杨大哥,及冠之后,我那舅父为我求了一个千牛卫直长的差事。我在千牛卫做了一年,后来因为得罪了上官,便又离开。我舅父本想为我求个司门郎中,可你也知道,那郎官难做,哪怕我舅父求了人,到最后也没能成功,所以只好把我暂时安排在洛州,做一个判佐的差事……每天嘛,倒也悠闲,却颇有些乏味。”
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身份,他们就无法在濛池立足下去。
杨守文的心里,也不禁一暖。
这次他们来洛阳,怕是有事情,所以你留下来帮我参谋一下吧。毕竟而今神都内的情况,我并不是非常清楚。你一直在这边,有什么问题,想来也能够给我提醒。”
可问题是,他们如今占居的濛池,本是大唐所治。
米娜忙开口道:“杨君,是这样的。
李林甫眼睛不禁一亮,看杨守文的目光,顿时多了些感激之色。
“大兄,你我在洛阳重逢,本应先痛饮三杯。
杨守文留意到,李林甫对他的称呼,与其他人有很大不同。
他拉着吉达走进凉亭,看到一旁放着一个白瓷炭火火炉。
出后院,便是一座小型码头,码头上还停靠着一艘小小的画舫,可以随时畅游河上。
所为贴文,又叫做贴经,主要是靠对经文的记忆程度,类似于默写和填空题。
“南山?”
这也http://m.hetushu.com让不少人认为,这青园其实就是东宫对外的一个窗口。
一个是杨存忠,而今随杨承烈在庭州效力。
而吉达却紧张比划道:什么麻烦,可要我帮忙吗?
这里,靠近洛水,地势很高,可以鸟瞰络南。
李林甫一开始还不明白,自己如何就成了青园一份子?
他正要回答,却听一旁李林甫道:“杨大哥说的,可是那倭奴的事情?”
“大兄,你不想太子素来谨慎,何时会有这如此旗帜鲜明的动作?
杨守文听到这里,那还能猜不出米娜的想法。
“哈哈,杨大哥,不是小弟吹嘘。
李林甫道:“大兄休要臊我,我哪有大志向?”
“英雄不问出身,更何况哥奴乃皇室贵胄,起点本就高过他人。
虽然他的话,听上去有些粗暴,但是杨守文却能体会到,吉达那浓浓的关怀。
杨守文闻听恍然,同时激赏看了李林甫一眼。
“你们,想要建国?”
加之经营青园的人,大都和东宫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。
这也是李林甫为什么称呼杨守文‘大哥’的原因。
听了李林甫的话,杨守文微笑着朝他点点头,便把目光落在了吉达和米娜的身上。
杨守文眉头颦蹙,向李林甫看去。
“杨大哥,咱们坐下说话?”
“这是魏王专门给杨大哥安排的住所。
杨守文笑着答应,与武延基等人分别。
到底是自家兄长,到底是我的结义大哥!
不入青园,不知青园背后势力的强大。
杨守文认识两个‘哥奴’。
但李林甫却已兄长称呼,似乎别有含义。
“那好,你可别跑了。”
“这里的水,是依照兄长《茶经》中所著,选北邙山上,照样初升时,晨光所照的初乳泉水。其水质极轻,且非常甘甜。据说,连圣人如今也是选的这北邙初乳。”
而后,他领着杨守文、吉达和米娜,走进了一座凉亭中。
米娜,说到底是萨珊波斯帝国的公主,也是萨珊波斯帝国王室中,唯一的正统继承人。
只是我现在,身上还带着一些麻烦,虽见过和_图_书圣人,但一日没有结果,便一日不好放松。
这洛阳城里有什么风吹草动,小弟还是比较清楚的。
狄公可以凭判佐而出将入相,成为朝廷的顶梁柱。我李林甫为何就不能在判佐的位子上,做一番事业出来?我虽不似如狄公那般,明经出身,可我却是宗室子弟!
李林甫今年,正好二十岁,已不复当初那副青涩的模样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稳重气概。
想到这里,李林甫声音有些颤抖道:“杨大哥今日教诲,哥奴定不敢忘怀。”
说起来,以能力来说,李林甫不差。
“哥奴,我大兄你也认识,他而今在安西定居。
“甚好!”
他心里其实很清楚,自己而今能够混入青园,是怎样的缘由。
杨守文说着,朝武延基点头道:“王兄,让哥奴陪我就是,等我说完了事情,就去找你。”
除非……
昨日那倭奴狼狈回来,之后便告状到了鸿胪寺。听说,鸿胪寺卿高霞寓很是愤怒,要找大兄的麻烦……不过,刚才我在那边听魏王他们也说起了这件事,言今天一早,太子已让韦鐬前去,痛斥了高霞寓,言他只重倭奴,却不似自家百姓死活。
李林甫安排园中仆从,去安顿那些波斯人。
他指着李林甫笑道:“哥奴有大志向啊!”
看看在他之前,都是那些人做宰相吧!姚崇、宋璟、张说,张九龄……不管哪一个拎出来,都是声名显赫。而李林甫为宰相时,同样政绩斐然。至少,他活着的时候,安猪安禄山在他面前战战兢兢,不敢存半点小心思……可李林甫死后不久,安猪造反,旋即引发安史之乱,令大唐盛世戛然而止,并由此开始走向了衰落。
“杨大哥既然吩咐,哥奴敢不从命!”
所以,只好以茶代酒。
哥奴你为人聪慧,依我看,将来一定能有大成就。”
李林甫说到这里,冷笑一声道:“那高霞寓既然不知好歹,想必那鸿胪寺卿的位子,也坐不久了。”
他把茶叶投入茶壶之中,待水温稍稍降低一些后,才开始了一整套的茶艺表演。
不过……m.hetushu•com
“哥奴而今,做什么差事?”
毕竟,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多,必然会给吐火罗人,以及突厥人造成无法想象的压力。
李林甫眸光一闪,笑道:“确是一个好名字。”
他或许比不得盛唐前期的那些名相,但是在中后期,绝对可称之为翘楚。
而李裹儿之所以推荐,也是因为当初李林甫是杨守文的小兄弟,故而给予了照顾。
“不说这些了,大兄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,来神都究竟为了何事?”
“哦?”
如果不是他舅父喜爱他,根本没有人会管他的前程。
杨守文可不相信,李林甫没有留意到他称呼的特别,甚至有可能,是故意为之吧。
别看李林甫是宗室子弟,可实际上,落魄的很!
当初,我听从杨君的计策,返回呼罗珊后,带着族人从呼罗珊迁徙到了濛池。靠着吉力元英的协助,我们总算是在濛池站住了脚。但是从去年开始,大寔人加强了对呼罗珊的围剿,越来越多的族人投奔我,希望能够得到我的庇护……濛池虽然地域广袤,但各方势力错综复杂。吐火罗各国一开始还算欢迎我们,想要依靠我们,抵御大寔人。可随着我们的人口越来越多,吐火罗人也对我们生出了提防……
凉亭中,摆放着一套白瓷茶具。
我这次和吉达来神都,是为了向大周皇帝递交国书,希望大周皇帝能够认可我们的存在。”
看着吧,今天朝堂上定有激变。
乃至于他的上官,有时候也要讨好他,希望从他口中,获得一些内幕消息。
“安乐园吗?”
因为地处洛水南岸,地势也比较高,故而称之为南山。不过若杨大哥不喜欢,可以随时改动。”
其主考的内容,大体上就是先贴文,而后口试,经问大义十条,答时务策三道。
等我把麻烦解决了,咱们在一醉方休。”
太子敢派韦鐬出面,那定是得了圣人的准许。若不然,他或许会出面周旋,但绝不至于让韦鐬出来说话。韦鐬如今在东宫,职位虽不高,但却足以代表太子脸面。”
杨守文闻听,露出恍然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