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六 神龙变

第七百五十二章

但是,这似乎又很正常……他身处这样的环境,怎可能没有改变?若还是似圣历二年,刚回到洛阳时那般唯唯诺诺,又怎可能稳固地位,与相王李旦分庭相抗?
杨守文看清楚了怀中的佳人,不禁一怔。
可未等他再开口,裹儿已伸出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,紧跟着献上了一个香吻……
在后世,李林甫是个毁誉参半的人物,而且毁大于誉。但不可否认,这绝对是一个能力出众的人物。天宝之后,盛唐依靠着李林甫持续了十数年的盛世。而李林甫一死,便发生了安史之乱。倒不是说,李林甫活着就能阻止安史之乱。
杨守文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杨守文闻听,笑了。
他猛然翻身,把裹儿压在了身下,却引来了裹儿的一阵惊呼……
可未等他看清楚,一阵香风袭来,夹带着一丝丝酒气。一个娇柔的身体扑入了杨守文怀中。
杨守文疑惑的走到门开,把房门打开。
裹儿虽千百个不愿意,可是见长兄走上前来,她还是强忍着心里的不快,迎了上去。
他没有主动去和李裹儿说话,而是透过车窗的缝隙,不时看到裹儿在车中向他凝视。
一边走,两人的衣衫一边脱落。
杨守文可以觉察的出来,李林甫是个极有野心的人!
而裹儿则蜷缩在他怀中,炸了眨眼,把粉靥贴在了杨守文的胸口。
竟然把一直隐藏起来的飞龙兵拿出来,加强上阳宫的守卫呢?
这些日子,吉达并不常在铜马陌。大部分时间,他都在陪伴米娜。因为米娜的压力很大,在经过了和太子李显的沟通之后,米娜最终决定,不会使用萨珊波斯帝国的名义立国,而是改用呼罗珊国的名字,与大周朝廷进行沟通和谈判。
想当初,在荥阳刺杀他和杨承烈的人,怕是和韦氏有着莫大的关系。而在杨守文抵达洛阳之后,韦氏和他颇有一种王不见王的意思,从来都不会单独召见他。
所以,杨守文m•hetushu.com不准备站出来。
听到杨守文的询问,她犹豫一下,轻声道:“兕子哥哥,我与你说一件事……但是,你不能生气,也不能怪我,好吗?”
“啊?”
待东宫大门闭拢,杨守文才率领缇骑前往上阳宫值守。
更何况,李林甫而今方及冠,尚未成丁。张说据说即将执掌凤阁,而张九龄也在步入政坛。有这两人在,杨守文有的是时间,来调教李林甫。只可惜姚崇宋璟两个开元宰相对李旦忠心耿耿。据说,李显数次招揽,都被二人严词拒绝……
四目相交,杨守文都会还以微笑。
“裹儿,你今天这是怎么了?”
“皇祖母已经决意改元,中秋赏月大会之后,她就准备还政,让我父亲登基……
这种场合里,他不方便站出来说话,一切都应该是由李重润出面。
当然,他能帮忙,也是看在杨守文的面子上。
“裹儿,大庭广众,切莫失态。”
不过,杨守文并不在意!
她所相信的人并不算太多,而杨守文父子,绝对在其中。所以,她才把飞龙兵,也就是如今的飞骑交给杨守文。这,也足以让杨守文,感受到了一丝丝的警惕。
李显,还会如历史上那样,对韦氏百依百顺吗?
他轻轻掂了掂裹儿的鼻子,低声道:“其实我很清楚,我并非官场中人。
杨守文也忍耐不住,一把将裹儿抱在了怀中,大踏步向八角楼上行去……
八角楼外,小铃铛咧嘴轻笑,上前把房门关好。
好在,杨守文拜托了李林甫帮忙。
母亲就是因为这个,所以在家宴过后,找父亲讨要官职安排族人。
裹儿倒是想要跑过来,却被李仙蕙拦住。
车马,早已备好。
原来……
拉拉小手,亲亲小嘴也很普通,不过两人始终恪守着礼数。
虽已入秋,但天气仍旧炎热,两人的衣衫都很单薄。特别是杨守文已经准备睡了,所以只穿了一件半臂汗衫。和_图_书温香软玉入怀,再加上裹儿那柔柔的声音在耳边回响。那场面,便是柳下惠重生,怕也难以把持住,更不要说两人早有感情。
裹儿还俗,要先返回东宫。
李显,是个好人。
不过,她很开心,因为杨守文来接她了……这对于裹儿来说,已经非常的满足。
一方面,漫长的谈判令她心力憔悴,另一方面,则是在感受了大周朝廷强大的国力之后,更急于取得成果。这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来说,绝对是一种折磨。
毕竟,李重润是太子李显的长子,是李裹儿的长兄。他带了太子内率府的兵马前来,其实也表明了太子李显的态度,想要趁此机会,来确立李重润未来地位。
杨守文笑道:“其实,我也不喜欢在洛阳……洛阳居大不易啊!
只是,杨守文却没什么胃口。
这个时候,会是谁来找我?
裹儿似乎有些害怕,道:“其实,张九龄让幼娘随行,是因为我。”
杨守文眼睛一眯,敏锐觉察到了裹儿这话里,似乎有别的内容。
说句实在话,杨守文心里也不是很清楚。
家中,有我父亲支撑,足以稳定局面。
“兕子哥哥,等一切都稳定下来,我们可不可以像之前那样,再出去游玩呢?”
云雨方歇,裹儿好像一只小猫,蜷缩在杨守文怀中。
不知道裹儿为何会这样,但一切都已经不重要。
杨守文则把她搂在了怀中,轻轻抚摸着那一头柔顺的秀发。
“好啊!”
这,可不是一个丈母娘对女婿的态度!
而且他还知道,如今的李显,并非那个历史上懦弱的李显。在稳固地位的过程中,李显已经展露出来,李氏血脉之中那特有的冷酷。而韦氏,却是一个野心勃勃,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武则天一样的女人。那么他二人之间,必有矛盾。
以韦氏这么大的野心,这么要强的性子,早晚会和李显冲突。
其实,在去剑南道的路上,两人便和图书有耳鬓厮磨。
谈判双方,一边是米娜等人,一边则是代表太子的韦鐬。同时,太子府更派人前往庭州与杨承烈联络,一方面需要杨承烈呈报朝廷,另一方面也需要调查呼罗珊国的具体情况。这,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期间的谈判也会非常的艰苦。
“为何?”
但如果他活着,至少可以避免巨大的损失。
米娜第一次面对如此事务,难免压力巨大。
可就在这时,八角楼的门却被人叩响。
“什么事?”
想到这里,他不禁用了些力气,把裹儿搂抱的更紧。
李显的变化,他当然可以感受得出来。
“嗯?”
末了,她说道:“可我并未让张九龄把幼娘带去长安,只是想让他提醒你,向我父亲提亲。没想到,他领会错了,居然把幼娘带走。我听说,长安那边有些混乱,好像还死了人,非常危险。所以,我后来又找了神秀大师,请他帮忙。
裹儿泪眼朦胧,看着杨守文。
“兕子哥哥,要不我们去游玩吧……我记得你说过,这天下很大,咱们一起去看看?”
“兕子哥哥,裹儿今晚不走了!”
裹儿听罢,笑得很快活。
“裹儿?”
兕子哥哥,你不会怪我吧。”
“可不管父亲还是母亲,都很宠爱我。
杨守文当然理解李显的心思,于是跟着队伍,一路返回洛阳。
不过这好像也怪不得裹儿,一方面是张九龄自作主张,另一方面,幼娘也是自告奋勇。
晚饭匆匆吃罢,他就回到了八角楼内。
说到这里,裹儿抽泣起来。
虽说李林甫只是一个小吏,却毕竟出身宗室。
毕竟,上官婉儿已经和他说的清楚,要尽快掌控上阳宫,以保证上阳宫的安全。
他话锋一转,轻声道:“裹儿,你今天……是怎么了?”
当然,这种谈判,只是一个低层次的谈判,更不会通报鸿胪寺。
相比之下,我一直觉得,我那兄弟其实比我更适合官场。我听说,他这几年在hetushu•com国子监颇有些得意,如今虽我父亲去了庭州,可依旧有人会时不时提及他的名字。
也许在他二人眼中,李旦才是真命天子吧!
我,更喜欢陪着你,浪迹天涯的那种生活。”
……
裹儿当下,把之前的事情和杨守文说了一遍。
武则天发现了什么?
裹儿,好久不见!
看着裹儿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,杨守文又如何真的生气。
“兕子哥哥,怎么不说话?”
这一整天,杨氏就带着一月在家中玩耍,看到杨守文回来之后,便张罗着开饭。
“到时候,带上幼娘,咱们离开洛阳,好不好?”
“裹儿,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”
看了一会儿书,杨守文有些累了,便准备歇息。
杨守文把裹儿送到了东宫外,便告辞了……虽说他和裹儿的婚事已经确定,但毕竟没有成亲。李显在东宫摆设家宴,既然是家宴,那么杨守文参与就有些不太合适。所以,他虽然很想和裹儿说话,却还是按捺下来,目送车仗进入东宫。
可他们的事情,我又不好开口。母亲虽说犯了错,却并非故意;父亲虽责罚母亲,也事出有因。这是我长这么大,第一次看到他们争执,也是第一次看父亲责骂母亲……兕子哥哥,自从我回来洛阳,就发现父亲变化很大,越发的冷酷了!”
但是面对着九五之尊的皇位,他也会发生变化。
他没有见过韦氏,但是却听说过,韦氏对他并不是很满意。
她便坐在门廊上,和匍匐在门廊上的四只獒犬相视,那张俏丽的小脸,更红扑扑的。
这也让裹儿心满意足,一路上都带着灿烂笑容。
杨氏已经带着一月休息,而在门口值守的獒犬,也没有任何的动静,想必不是陌生人。
那丁香小舌进入了杨守文的口中,令杨守文血脉贲张。
杨氏知道,幼娘不是普通人。
她无法了解太多内情,索性也就不再过问。
我真害怕,有一天他们真的反目,我该如何自处呢?hetushu.com
想当初,父亲被贬庐陵,母亲族人的确是受了许多的苦。但说到底,便是母亲当初干预太多,令皇祖母最终发怒。现在,父亲才有了一些起色,母亲就又要……
从某种程度上,似乎也表明了,武则天可能觉察到了一些状况!
又是忙碌的一天。
李裹儿甚至未来得及与杨守文说话,便登上了车仗。
……
对此,杨守文不予置评。
裹儿心里的苦,他当然清楚。
在知道幼娘去了长安后,杨氏也不再慌乱。这几年,铜马陌杨府其实一直都在动荡。先是杨守文出家,后来是杨承烈前往西域,到如今女儿刚回来,就被委派了任务。
“你真愿意离开洛阳?”
天黑下来时,杨守文返回铜马陌。
而且,在杨守文看来,李显对韦氏的责罚并无过错。他甚至觉得,如果李显能够保持对韦氏的这种管教,就不会再出现什么被韦氏毒杀的事情。当然,历史上李显到底是被谁杀死?没有人清楚!史书是由胜利者所书,而那时候的胜利者,是李旦。
她又在杨守文的怀中挤了挤,那胸前的丰腴,只让杨守文又是一阵血脉贲张。
到那时候,让裹儿又该怎么办才好?
“我不想在家。”
“父亲和母亲争吵起来,确是心烦。
李重润和杨守文说过,李显今天为了迎接裹儿,特意留在家中等待,并且安排了家宴。
我不知道她这样做是为了什么,可我觉得,她会给父亲带来灾祸。”
杨守文站在李重润身后,朝裹儿颔首,却没有开口。
对于这种事情,他的眼界和能力,绝非等闲人可比。或许,他拿不出什么大主意,但是在一些细节方面,却给予米娜一些指点,也足以加快这谈判的速度……
杨守文就觉得,张九龄当初要带上幼娘,有点古怪。
裹儿你想要离开,我就陪着你。嗯,咱们带着幼娘,浅黄擎苍,可以到处走,到处看。”
昨日上官婉儿的突然到来,使得铜马陌总算是稳定下来。